第511章 挂羊头卖狗肉-乡野大刁民-
乡野大刁民

第511章 挂羊头卖狗肉

    楚天娇微笑道:“呵呵,当我看到你身边那么多姐妹的时候,感觉你的确很多情,但还真的没有反感你。

    因为我当时并没有想过要做你的女人,只是想着要跟你好好合作,开创一番自己的事业。”

    洪土生本想问楚天娇,当时是不是还想着跟冯约翰继续交往,但感觉没必要再提起这个人,索性问道:“那你是什么时候想的呢?”

    “我也是跟姐妹们熟悉了,感觉她们都对我不错,还说了很多关于你的事情。

    我听多了,就对你越来越在意了。

    另外,我也感觉姐妹们组成的这个大家庭很不错,即便是没有你存在,跟她们在一起生活工作,也是很好的。

    而我对冯约翰一直就没有什么感觉,只是对他六年来坚持不懈的追求所感动,才带他回家见了家里人。

    但扪心自问,我并不喜欢他,也谈不上讨厌他,总之就把他当作一个可有可无的普通人。

    他给我打电话,我也越来越不想说什么,后来干脆不接,最终加了黑名单。

    而从那个时候起,我就越来越喜欢跟姐妹们在一起了。

    但姐妹们总是跟你在一起的,所以我自然而然的就跟你越来越熟悉,对你的了解越多,好感很自然的越来越深。

    尤其是当我得知家世不比我差,也不比我长得差的胡玉仙,她竟然愿意不要任何名分,也要做你的女人后,我就觉得我是不是也该考虑加入……”

    楚天娇说的都是真心话,洪土生估计楚天娇除了比较喜欢他之外,还有跟胡玉仙攀比的情绪在里面。

    但现在已经无所谓了,只要楚天娇成了他的女人,尝到了他的甜头之后,自然就会对他死心塌地的爱上的!

    “呵呵,玉仙已经是我真正的女人了。

    天娇,你打算什么时候呢?”

    此时洪土生已经为楚天娇按揉起了颈部,楚天娇感觉很舒服,小声的笑说道:“土生,你实在想要,今晚也可以。

    但是,我最担心的是我的月事好像也是今天要来,所以我都贴上苏菲保护了。”

    “你今天坐飞机坐车的,肯定很累,还是过几天吧。”

    洪土生说完,又为楚天娇推拿起了后背,楚天娇感觉越发的舒服,忍不住发出了舒畅的轻哼……

    还没到天大休闲广场,洪土生就接到了卿凤舞的来电,希望他和楚天娇在到了之后,就去“诚实香鹅掌”大学城分店,跟她和魏圆圆一起吃晚饭,她和魏圆圆要请客招待楚天娇。

    洪土生随即道:“凤舞,我是打算直接回井盐村的。”

    “吃了饭再回去也不算迟嘛!”卿凤舞笑道。

    “土生,既然凤舞请我们吃,那我们就吃点再走吧。毕竟你还没吃晚饭呢!”

    楚天娇这么说起后,洪土生随即答应下来。

    宝马车直接停在天大休闲广场的“诚实香鹅掌”后,洪土生邀请董大志也下来吃饭。

    但董大志也不是傻子,婉言谢绝后,开着车一溜烟的走了。

    卿凤舞和魏圆圆看到楚天娇之后,就热情的拉着她,说说笑笑的很快上了早就包了的二楼雅间,洪土生就仿佛是多余人一般,跟在了身后。

    “天娇,今天是你回家的大好日子,也将正式成为我们的姐妹。

    我和圆圆代表家里的姐妹们先表示欢迎!

    这是菜谱,你看我们要吃点什么?”

    卿凤舞将菜谱递给楚天娇后,楚天娇看了下,说道:“谢谢凤舞、圆圆,以后我们就是最亲的姐妹了!

    我看就吃他们的招牌菜,香锅掌翅,我们四个人要个微辣的中锅就行了。好吗?”

    “可以啊!”

    二女点头后,洪土生也随即点头,还要了一大**鲜榨椰奶,女店员赶紧离开去安排了。

    楚天娇发现,现在的卿凤舞二女对她,比起以往对她更好,而且跟她聊的事情也特别多,还将她拉进了微信群里。

    不久之后,中锅微辣的香锅掌翅和鲜榨椰奶送来后,女店员又很快离开了。

    三女都兴奋的挑选了掌或者翅吃了起来,洪土生也品尝了一片土豆,感觉味道还算可以。

    不过,他看了下三女吃的掌和翅之后,就生出了疑问:“凤舞,这是鹅掌、鹅翅吗?

    鹅掌跟鹅翅咋才这么大?这是啥品种的鹅啊?”

    “额,土生哥,鹅掌跟鹅翅不一直都是这么大的吗?”卿凤舞很奇怪的问起。

    洪土生给三女倒鲜椰奶的时候,闻到鲜椰奶的香味特别浓郁,怀疑是加了香精什么的物质,在给他自己也倒上一杯后,品尝了一口后,又皱起了眉头:“这是鲜椰奶吗?”

    “是啊!我们最近经常喝的!”魏圆圆说完,还马上喝了一大口。

    “你们没感觉只有少量的椰奶,大部分都是加了香精和糖的水吗?”洪土生问道。

    “没有啊。如果是勾兑的水加香精和糖,那这奶怎么这么浓?”

    魏圆圆继续问过后,楚天娇随即道:“圆圆、凤舞,我学过勾兑技术。。

    要想水变成看着很白的奶,是很简单的,只需要加些瓜尔豆胶、增稠剂等就可以了。”

    “额,这么说,我们喝的是假椰奶咯?”

    卿凤舞瞬间站了起来,打算去找店老板要个说法。

    洪土生也站了起来,说道:“岂止是假椰奶,这个鹅掌鹅翅很明显就是,掌和翅比普通鸭子大些的樱桃谷鸭的鸭掌鸭翅。

    如果选用的是进口国外的冷冻货,价格是很便宜的!

    这些鸭掌鸭翅加起来不会超过两斤,再加上一块、几毛的土豆、洋葱、豆芽、黑豆腐这些配菜,还有卤料、干锅料和油料,大量采购的话,成本不会超过三十元,却要卖我们两百。

    成本不超过三块的假椰奶,卖我们30元一**,这利润比贩毒还高啊!

    利润高低就不说了,关键是打着鹅掌的旗号卖鸭掌,推荐的鲜榨椰奶是勾兑的假奶,明明就是欺诈我们这些消费者啊!”

    “土生哥,这是真的吗?”魏圆圆听到后,也站了起来。

    洪土生笑道:“我可以肯定。鹅掌和鸭掌、鹅翅与鸭翅的大小,还有肉质、口感什么的,我还是能分得清楚的。”

    “那我们不吃了。我们去找店长!要她好好解释!”卿凤舞很是气愤的说起。

    “不用!你们继续吃,但假奶就不要喝了。我去找店长就行了!”

    洪土生说起后,三女都点了下头,又坐下吃了起来。

    洪土生出门给12315打电话时,竟然没人接听。

    但他还真的很想让工商局甚至质检局,来查查这种挂羊头卖狗肉,而且还起名叫“诚实”的奸商,索性给纪忠诚打去了电话。

    从洪土生口中得知,竟然有以诚实的名义卖假货的奸商,作为区长的纪忠诚首先想到的是整个新北区的商业环境。

    虽然新北区现在的社会治安好了,但商业环境不好,口碑不佳,对新北区的形象还是很伤害的。

    很有必要通过对“诚实香鹅掌”这个典型,进行严厉处罚,来达到杀一儆百,整治商业环境的效果。

    他对洪土生说起,会亲自来诚实香鹅掌大学城分店察看后,就给工商局、质监局、卫生局、食药监局、税务局这些相关部门的局长逐一打去了电话。

    要求五大局马上组织执法队,严查在新北区的“诚实香鹅掌”总店和几个分店。

    与此同时,他还要求这五个局的局长跟他一起,到诚实香鹅掌的大学城分店,一起去现场察看情况。

    洪土生在给纪忠诚打过电话后,感觉已经没必要亲自出面了,找女店员要了一小桶米饭和一碟泡菜,又回了雅间,继续吃起了晚饭。

    不过为了保留证据,他让三女留几个鸭掌和鸭翅,保留那**所谓的“鲜榨椰奶”,防止店方消灭证据。

    不到五分钟,洪土生和三女还在说说笑笑的就餐,女店长领着几名女店员突然走了进来。

    “先生,三位女士,我们诚实香鹅掌今天有特殊活动,你们的餐费一律免了。

    我现在就帮你们打包带走剩下的菜品,鲜榨椰奶也可以带走……希望你们能配合一下。”

    女店长说完后,洪土生笑道:“谢谢了,我们吃过之后会付钱,不会少你们诚实香鹅掌一分钱的。

    等我们吃完了,你们再来吧。现在请你们出去,我们还得聊天呢!”

    女店长马上皱起了眉头:“额,先生、女士们,我们老板说了,要求我们马上打烊,食客全部免单,没吃完喝完的都可以打包带走。

    我只是个打工的,不能不听老板的话啊。”

    “可我们正在吃饭,等一会儿行不行?”洪土生顿时板起了脸。

    “额,那等多久啊?”女店长苦着脸问道。

    “半个小时!”

    洪土生估计半个小时内,纪忠诚他们肯定会来,索性这样回应。

    “太久了,五分钟行不行啊?我们可以免单的!”女店长又说道。

    洪土生稍稍一考虑,随即敷衍道:“你别耽误我们时间,也许能行!赶紧出去吧!”

    女店长也不敢逼急了食客,担心引起更坏的影响,只能说起:“好吧!好吧!

    先生、女士们,你们尽快吃完喝完吧,我们真的会免单的!”

    “知道了!你们都出去吧!”

    洪土生见女店长等离开后,马上又给纪忠诚打去了电话:“纪叔叔,你来了吗?”

    “还在等五大局的局长来会合呢。”

    纪忠诚说完后,估计洪土生不可能专门催促,赶忙问道:“是不是消息泄露了?”

    洪土生随即道:“是啊!估计诚实香鹅掌总店和几个分店,现在都在关门,或是在消灭证据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