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5章 坏人的克星-乡野大刁民-
乡野大刁民

第515章 坏人的克星

    “挺好嘛。一定要确保六位设计师的绝对安全,防止出现各种意外和野生动物危害。”洪土生提醒道。

    “土生,你放心吧。

    每一名设计师,都有两名治保队员和一名熟悉山里情况的村民陪同保护,不会有事的。”林清歌笑道。

    洪土生点头道:“你们办事,我很放心。以后这些事情就不要对我说了,姐妹们商量后,在跟村组干部们商量就行了。”

    尹月随即道:“好吧。土生,姐妹们以后尽量不烦你。让你安心去发展金州市和康边市。”

    洪土生回应道:“其实也是为了发展我自己的事业。尤其是包括中医药产业在内的天然工业!”

    “嗯……土生哥,你说的吞塑虫和吸塑草,什么时候培养啊?它们到底是什么呢?”秦玉艳问道。

    “这是秘密,回家再说吧。”

    洪土生说起后,六女都点起了头。

    洪土生和六女说着无关紧要的话,回到家里开始做晚餐时,洪土生这才对六女首先说起了吞塑虫。

    “吞塑虫其实是我随口起的名字,其实是有两种常见的昆虫。

    小时候我就发现装米和装粮食的塑料编织袋,经常被我们这叫的蛀牛子,也就是米虫的幼虫啃咬出小洞。

    还有一种就是读初中、高中之后,看到有些养鸟的老大爷随身带着的塑料包里,装有喂鸟的、比米虫大十几倍的黄粉虫,那个塑料包也是经常被黄粉虫咬出很多的破洞。

    到了城里以后,我有了专门的研究室,就对米虫和黄粉虫进行过研究。

    我发现它们吃进去塑料之后,都能将塑料有效的转化为能量和营养物质。

    但是要说吞食塑料和转化速度,黄粉虫比起小很多的米虫要快十几倍。

    考虑到米虫是仓储害虫,而且很难控制有翅膀又很小的成虫逃离、

    我考虑用可以做畜禽饲料,甚至可以摆上餐桌,因为体积大不容易逃离的黄粉虫来作为吞塑虫,好好的培养。

    相信连续培养出多代之后,吞塑虫能尽量的多吃塑料,少吃糠麸、菜叶。

    这样就能尽可能的通过生物治理方式,最大程度的消除塑料垃圾的污染。

    而已经埋进土壤中的塑料,则可以选用长期适应垃圾填埋场环境、吸收塑料微粒效果最好的胭脂草。

    经过数代的选育培养,形成吸塑草,用来吸收塑料微粒,尽量减少塑料对浅层土壤的危害,同时果实和成熟的叶子还可以作天然的胭脂粉和指甲油。

    另外,很常见、适应性很强的构树,叶子可以作为青储饲料,树皮可以造高级白纸,根和种子可以入药,白色的树液可以治皮肤病。

    这个构树,似乎也有不错的吸塑效果,但我还没来得及做研究。

    如果经过研究,可以转化塑料微粒为无害物质,还是可以进行选育培养成吸塑树,用来洁净较深层次土壤的。”

    洪土生说完后,六女对他更加的佩服,感觉他就是个善于发现思考和行动的天才。

    柳香云忍不住问道:“土生,按理说你并不是兽医,更不是农业局植保站的专家。

    那五种药液,你是什么时候研制出来的?”

    其实这五种药液,只是洪土生以往在卫华社位于燕京北郊山区的秘密基地里,为了让基地里种的农作物和养的禽畜少用农药和兽药,确保口感更好。

    让社员们吃上安全放心的粮食、肉、蛋、奶和蔬菜、水果,闲着没事的时候研究出来的。

    在前年上任元首最后一次视察,吃过基地的饭菜后,就赞不绝口。

    临走时就提出,要求秘密基地长期为元首府提供粮食、肉蛋奶和蔬菜、水果等。

    不过涉及到元首和卫华社的事情都是机密,是不可以说的,洪土生随即敷衍道:“也是在城里,没事的时候,瞎琢磨试验出来的。”

    “土生,这五种药液,你怎么不授权大型的兽药厂和农药厂进行大规模生产呢?”王巧巧突然想到了一个来钱快的好法子。

    “药材太贵了!熬制出来的药液成本比起兽药和农药要高几倍甚至十几倍,销售价格还会更高,你想想普通农民可能接受这样的药液吗?”

    洪土生这么一说后,六女都点起了头。

    “土生要是长期用这种药液的话,那农作物和禽畜的成本就高多了,村民们还有钱赚吗?”秦玉艳问道。

    洪土生微笑道:“我要打造的是纯天然有机的农产品,质量好肯定价格就高,主要供应中高端人群。

    只要有稳定的消费群体,有不断增长的消费量,村民们自然能多赚钱,而且不会受市场价格波动的影响!”

    “嗯……”六女齐齐的点头回应着。

    说说笑笑中,已经做好了晚饭。

    和六女吃过晚饭,趁着六女还在收拾整理做家务,洪土生去了左侧卫浴间洗漱淋浴,之后就躺在了左侧主卧里,只保留着侧灯,很快睡了过去。

    练了两次七动操,最后一个洗漱淋浴之后,穿着睡衣的曹婉婷出了左侧卫浴间,随即将左侧主卧门关闭。

    虽然今晚的气温稍稍有点高,但曹婉婷还是将窗户关好,拉上了窗帘,这才到了被单旁。

    看着正在熟睡的洪土生,曹婉婷微微一笑,估计他凌晨制作十四香后,肯定没有睡好,也没有惊扰他,只是轻轻褪下了睡衣,钻进了薄薄的被单里,与没穿任何衣物的洪土生轻轻的挨着手臂。

    已经是九点半过后,本来想很快入睡的,但想到洪土生之前答应的话后,曹婉婷又兴奋得无法入睡。

    她深情的看着洪土生,如果不是他的出现,也许现在的她已经被迫让李家华搞了,失去了纯洁之身。

    虽然当时会风风光光的,但一旦李家出事,她肯定也会被抓进监狱。

    但如果没有洪土生的出现,也许就不会有父母惨死,她成为孤儿,还被两次暗杀的情况。

    他的父母短时间内,肯定会更加荣耀,但估计也不会太久,就会被抓紧监狱,跟她一样失去自由和尊严。

    眼前的土生,到底是拯救她的福星,还是克她父母的灾星呢?

    曹婉婷好好的想了下,感觉洪土生应该是好人的福星,坏人的克星。

    现在父母没了,唯一能依靠的,就是眼前这个年轻英俊帅气能力非凡的男人,她的挚爱洪土生了!

    曹婉婷的呼吸逐渐急促起来,她细嗅着洪土生身上独特而又好闻的药草香,那细嫩柔滑的双手,轻抚起了洪土生的脸庞,还有那一直很自信很迷人的微翘嘴唇。

    在这之后,她又轻抚过了洪土生的脖颈和身躯,感受着他那精壮结实却不突兀的肌肉,很快就来到了还很柔软的某处。

    听姐妹们说,土生比常人有很大的不同,激动的曹婉婷双手握住后,依旧瞬间的张大了嘴,震惊起来。

    只是稍稍的捏了几下,感觉已经有了些膨胀和发热的现象,曹婉婷的心“砰砰砰”的跳得厉害。

    想松开,但双手却有些不舍得离开。

    就这么一直僵持着,不知不觉之间,已经越发的大了起来,热度也是越来越高。

    而之前本来没什么异样的曹婉婷,此时也是满脸羞红,感觉空虚之处越来越痒,似乎还能感受到正在慢慢的出水,她明白身体已经无可救药的动了情。

    “土生……”

    曹婉婷不想再受煎熬了,她温柔的在洪土生耳边叫了一声后,随即紧贴在了洪土生身上。

    滑腻柔嫩的雪白肌肤,紧贴着洪土生那极具爆发力的阳刚之身后,曹婉婷没想到竟然会带给她仿佛触电般的感觉,她忍不住发出了一声“额唔”的低哼。

    “土生,我好爱你,你怎么还没醒来呀?”

    曹婉婷目光如水般的温柔说完,就亲吻起了洪土生的额头,双手握成了“”型,开始不断的动作着。

    变化越来越大了,热度也越来越高了,曹婉婷此时变红的唇,也已经主动亲上了洪土生的微翘嘴唇。

    36的娇嫩浑圆,一小搓浓密的香草,粉紫滑嫩的秘境,圆规般莹润修长的白皙双腿,磨蹭着洪土生的全身,感觉越来越急切,越来越想要,发出了仿佛梦呓般的哼哼之声。

    曹婉婷毕竟是第一次挨着男人睡觉,也是第一次亲男人,她很多事情都不懂,只能不断的胡乱做着动作,期盼着洪土生能快点醒来……

    原本睡得很香的洪土生,突然感觉到一阵尿急,还听到了仿佛夜猫子叫的声音,努力的睁开眼之后,发现身上的薄被单完全不在了。

    不过他的身上却是多出了温香软玉的曹婉婷,此时的曹婉婷正斜挎着,坐在他身上,抓着自身的浑圆饱满,发出了猫叫般的哼声。

    葫芦底般的臀还在上下左右的摆动,不断的磨蹭着洪土生。

    “嗷!”洪土生感觉实在忍不住了,终于叫出了声。

    “啊?!土生,你醒了!”

    曹婉婷感觉现在好尴尬,怎么她刚才这么的主动?

    还忍不住做出了这么羞人而又大胆的举动,要是传出去的话,以后该怎么见人啊?

    “嗯……婉婷,你,你真美!”

    洪土生为了缓和此时尴尬,还有些紧张的场面,微微一笑,双手随即搭在了曹婉婷的葱白嫩手上。

    “土生,我……”

    曹婉婷想了下,感觉必须解释,支支吾吾的羞涩无比的红着脸说道:“土生,我,我是第一次跟男生睡觉,也是第一次亲男生,也是第一次这样情不自禁的……

    反正,我,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自从上来挨着你之后,就慢慢的想了,结果就这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