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8章 小妹是谁?-乡野大刁民-
乡野大刁民

第518章 小妹是谁?

    “呃,阿姨,还是去堂屋聊吧。”

    洪土生感觉霍淑芬虽然是周馨雨的妈妈,算是他的丈母娘,但毕竟是个徐娘半老、颇有姿色的寡妇,还是得避嫌才行。

    “那我们去院墙边聊聊。”

    霍淑芬说完,随即将洪土生拉到了前院角落的小花园边。

    霍淑芬小声道:“土生,这个伊丽莎妹子,一日三餐喜欢吃什么呀?有没有啥特殊讲究?”

    洪土生笑道:“阿姨,伊丽莎阿姨以往也是吃川菜的,你吃什么她就吃什么。

    或者,有时候你问问她喜欢吃什么,让她自己来做就行。

    毕竟你还得上班,现在村里发展这么快,你们这些村组干部也都很辛苦的。

    对了,家里缺不缺什么?好像已经断道施工了,只能靠飞机运送,缺什么我给送来。”

    霍淑芬摆手道:“不用。

    土生,从今天开始,我每天都会汇总村里需要的各种物资,然后和付会计坐着童亮开的飞机去汉王镇和县城采购。

    我一个过,家里不缺什么……但实在要说缺的话,我也的确缺个晚上聊天的人……”

    “呃……阿姨,你想招个男人上门?”洪土生小声问道。

    霍淑芬点头道:“是啊。虽然我四十来岁了,但也不想就这么一直孤单下去。

    尤其是现在馨雨成了你的家里人之后,已经事业有成,我也不用再担心她。

    她也经常劝我,要我找个好男人,陪着过日子。

    但在井盐村,我看得上的男人太少了,而适合我的,那就更少了。”

    洪土生稍稍一想:“阿姨,这么说在井盐村,还是有你看得上,你认为适合的男人了咯?他是谁啊?”

    “还能有谁?除了村长之外,就是李书记。

    但是,不管是李书记,还是村长,他们都有老婆。

    我这个做妇女主任的,也不可能去招惹他们。你说是吧?”

    “嗯,是啊。”

    洪土生心中一颤,点头后,又问道:“阿姨,在你心目中,你认为李书记和甘叔叔相比,你更喜欢谁?”

    霍淑芬想到洪土生不可能泄露她的话,随即道:“李书记的性格要温和一些,但真正发火的话,还是挺有男人气概的。

    不过要说工作方面各种手段的话,不如村长。论能力,也要弱些。

    如果他们以后都要升调到镇上去的话,我认为村长的前途会更远大些。”

    “这么说,你更喜欢村长?”洪土生问道。

    霍淑芬点头道:“嗯……算是吧。

    村长以往做治保主任的时候,跟着宋太旺为虎作伥,的确名声不太好。

    但自从你回来之后,他很快弃暗投明,当了村长之后,名声越来越好,村民们也真心拥护。

    我对他的看法,也是越来越好了。”

    “阿姨,可惜的是,我认为你也是有能力的女人,性格跟甘叔叔也有些相似。

    所以,我认为你跟甘叔叔并不合适。

    你再忍一忍,估计到了明年,井盐村基本建好,你就能升调到镇上,到时候就可以找一个跟你配得上的男人了。”

    洪土生说完,霍淑芬问道:“土生,照你这么说,宋太玉真的活不久了?”

    洪土生有些尴尬:“呃……阿姨,你咋知道的?是不是馨雨对你说的?”

    霍淑芬摇头道:“并不是。土生,是宋太玉去村部后,到了我的办公室,说起希望我以后能照顾好村长。

    我就估计她有什么病,估计是绝症。”

    “呃,什么时候的事情?”洪土生又问道。

    “前两天。不然我也不会跟你聊这些,本来我是没想过这些事的。”霍淑芬解释道。

    “嗯,阿姨,村长真的不适合你。

    你应该找一个像李书记那种性格的,不然两个都很有性格的人在一起,最开始也许会相互让一让,但时间长了,就会闹矛盾。”

    洪土生的话很有道理,霍淑芬笑着点头道:“好吧。土生,那阿姨以后就靠你给介绍个好男人了哈。”

    “没问题!”洪土生点头道。

    霍淑芬又道:“嗯,土生,六月份就到端午节了。

    我今天去县城采购东西,看到县文旅局、玉泉镇文化站和圣母泉村的一些人,又在宣传搞圣母端午会了。

    说端午节放假那三天,去圣母泉村拜圣母,喝圣母泉水,吃圣母粽子、圣母皮蛋、圣母咸蛋、圣母咸皮蛋、鸭蛋干什么的。

    除了可以品尝美食、放松心情、陶冶情操之外,单身的男女还能找到另一半。

    据说,还要跟农历三月十八圣母升天会一样,连续三天举办选美活动,还有很多文艺表演,还邀请了多个歌舞团和马戏团……

    好多年没去了,我很想去看看。到时候你和馨雨陪着我去看看,怎么样?”

    “可以啊!到时候我再叫上柳香云和阳蜜蜜,她们都是圣母泉村的人,中午我们去她们老家吃饭。”洪土生笑着点头。

    霍淑芬叹息一声:“二十年前,记得我当时还没嫁人,我和小妹当时都在汉王镇帮餐馆端盘子,那天一早约好了,一起坐公车去圣母泉……”

    洪土生突然有了很大的联想,心里少些激动,赶忙问道:“阿姨,小妹是谁?”

    “呵呵,小妹是谁,你都不知道?

    你妈……嗯,是养你的这个妈,她是洪家那一代里最小的,洪家人都叫她小妹啊。”

    “我妈?不会吧?我怎么从没听到谁叫我妈小妹呢?”洪土生更加激动的问起。

    霍淑芬叹息一声:“你妈没收养你的时候,洪家人对她还是可以的。

    但自从她把你抱回来之后,就连她爸妈,也算是你的爷爷奶奶,都很冒火。

    要她把你送回发现你的地方,也就是那个汉王镇的第二人民医院大门附近。

    但是也不晓得你妈是咋想的,她很固执,也很坚强的表示,要把你养育起来,还坚持不嫁人。

    因为这事,先后气死了本来就有病的你的爷爷、奶奶。

    洪家人自然都很排斥你妈,很少打招呼,即便是遇到了也是直呼姓名,谁还会再叫她小妹啊!”

    “是这样啊?”

    洪土生似乎有些明白了,又问道:“阿姨,我妈跟你去看圣母会了,回来的时候是跟你一起吗?”

    霍淑芬摇头道:“没有啊。她不到中午就不见人了。

    等我下午五点多赶回到汉王镇端盘子的餐馆时候,她已经在那里了。”

    “嗯……阿姨,我妈当时也没有啥异常的?”洪土生问道。

    “你妈那两天走路有些不对劲,她说是在圣母会的时候崴了脚。”霍淑芬回应道。

    洪土生此时已经断定,妈妈就是师父的初恋,念念不忘的小妹,随即又问道:“阿姨,你跟我妈的关系应该可以,知道我妈为啥要收养我吗?”

    霍淑芬回应道:“你妈收养你回村来不久,我也回来嫁人了,之后又怀上了馨雨,的确没有问过。

    不过我们还在餐馆的时候,她有一段时间偶尔会有些胃疼发吐。她说去看过医生了,是得了慢性胃病。

    后来她又去第二人民医院治病回来,遇到了被遗弃的你,就带你回了村里。”

    洪土生此时已经大致猜出了原因,但他不可能说出来,随即道:“嗯,阿姨,以往的事情就不要想了。

    宋太旺被他儿子杀死了,井盐村周围的狼,也都被我杀光了,也算是为我妈报了仇。”

    “嗯!土生,没事的话,你赶紧回去吧。我会照顾好伊丽莎妹妹的,今晚又有人可以跟我聊天了。”

    霍淑芬说完,洪土生随即跟她道别,很快离开了。

    走在已经可以走人的水泥路上,洪土生注意到四下无人,随即给师父郭成,也就是郭为民的小叔郭振东打去了电话。

    响了第三次,郭振东这才接通了电话:“洪组长,找我有事?”

    听到郭振东很严肃的声音后,洪土生笑道:“领导,我找到小妹了!”

    “小妹?小妹!!!”

    郭振东瞬间有些激动,说道:“学……土生,你说的是真的?”

    “真的!领导,这个小妹就是当年跟你在圣母泉一见钟情,后来你们又在竹海清泉风景区定情的那个小妹。”

    洪土生这么说起后,郭振东有些黝黑的脸庞,瞬间有些脸红:“她现在在哪?告诉她,我对不起她!

    当年我答应娶她的,但就因为我回家之后就被特招进了特种兵大队,之后又被调到社里工作,无法跟她联系。

    等我有机会再来剑南县,却怎么也找不到她……

    现在只要她还没嫁人或是单身,不管她现在有没有变老,是什么身份,我肯定娶她!”

    听郭振东这么说起后,洪土生长叹一声,感慨的说道:“师父,我们真的很有缘。

    你的初恋小妹,就是我的养母,妈妈洪友香!”

    “啊!?小妹是你的养母?

    土生,你没骗我吧?”

    郭振东眼泪瞬间流了出来,因为他知道洪土生的养母已经死了快五年了!

    “真的!

    师父,我不可能骗你的!”

    洪土生接着道:“我妈妈当年跟你定情之后,应该是怀上了你的孩子。

    后来估计是她在汉王镇餐馆工作太劳累,在有了怀孕的呕吐症状后不久,胎儿就掉了。

    或者,还有很小的一种可能,就是她把胎儿打掉了。

    但是根据我妈妈的坚强个性,加上她坚持不嫁人的原则,肯定深爱你,一直在等着你的。

    所以我认为,她不可能把胎儿打掉,肯定是胎儿自己掉了。

    后来她去汉王镇的第二人民医院检查治疗时候,就发现了襁褓中的我。

    估计是怀着对第一个孩子掉了的愧疚和伤感,又或者是想着要履行嫁给你的诺言。

    所以把我捡了养着,这样才能有理由,坚持不嫁人,就一直等着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