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2章 出什么事了?-乡野大刁民-
乡野大刁民

第522章 出什么事了?

    光武大道两侧,又开设多家小吃店、餐馆、烟酒店、副食店。

    还有美容美发、按摩店、洗浴中心、茶楼、小宾馆等都冒了出来,甚至无人售卖的成年人用品专卖店也出现了,俨然成为了新城比较繁华的街区。

    飞机降落在专卖店后院之后,洪土生跟王道贵打了招呼,随即叫上他和洪友金、洪友满去了牛魔王吃午餐。

    安排三人就在大堂吃饭后,洪土生去了306号雅间,陪着胡玉仙和她的五个族兄弟吃起了午餐。

    在这期间,作为领班的薛静,还来送了两次餐和饭后的水果。

    午餐过后,胡玉仙的族兄弟们开车走了,洪友金三人也都去了土特产专卖店内闲聊,之后会做童亮的飞机回村,洪土生也载着胡玉仙飞回了别墅。

    正在胡玉仙六女和玉珍、梅朵朵的协助下,做着调配香水的准备工作,韩开平打开了电话。

    因为是关于薛静的,也不好让六女知道,洪土生随即去了浴室,方便之时接通了电话。

    “韩叔叔,辛苦了。”洪土生笑着招呼起来。

    “什么辛苦啊?举手之劳。”

    韩开平随即将情报科调查出的薛静情况,对洪土生说出,基本上跟薛静自述的情况,没有什么差别。

    洪土生感谢之后,就挂了电话,稍稍考虑后,拨通了薛静的手机。

    “薛阿姨,现在忙不忙啊?”洪土生笑问道。

    “忙。但是现在人手很多,可以接电话的。”薛静笑道。

    “嗯,薛阿姨,你到牛魔王也有些时间了,不知道最近有没有你看着满意的男人追求你啊?”

    洪土生时间有限,随即开门见山的问起。

    “额……”

    薛静稍稍一考虑,随即说道:“有。”

    “哦!是谁啊?还满意吗?”洪土生笑问道。

    “就是镇长邓伟。

    他以往谈过几个女朋友,谈最后一个的时候,他还是大学毕业才两年,还是镇上的普通工作人员,家里也没钱,女朋友嫌他买不起房和车,最后跟他告吹了。

    而在这之后,他被你林叔叔看重,几年内就提拔起来了。

    虽然条件越来越好了,却因为以往受了很大的打击,加上想到主动贴上来的女人都是很有功利性的,所以他没再谈过恋爱。

    直到我到牛魔王当店员之后,他偶尔看到我就说我长得很像他的初恋,之后就要我的手机号。

    我本来是想着他是镇长,我根本就配不上,而且也怕他是玩玩而已的。

    但哪知道他动了真感情,打听到了我的手机号,晚上跟我好好的聊了很久,之后又加了微信,然后经常在晚上聊天。

    虽然现在县委书记下了禁令,不允许公务员甚至家属去餐饮店这些地方。

    但邓伟还是在周末有空,我也休假的时候,带着我和两个女儿,去游山玩水,还见了他的父母……”

    “哦!薛阿姨,恭喜你啊!”洪土生笑道。

    “土生,你叫我薛姐就行了,毕竟你叫他邓哥,我年级也不大。”

    薛静说完后,洪土生问道:“那你们是不是打算结婚了?”

    薛静皱眉道:“额……土生,他的父母都不喜欢我,嫌我嫁过人,还有小孩。现在邓伟跟他的父母关系很僵。”

    “那怎么办?”洪土生随即问道。

    “我也不知道。本来想就这么算了,也不跟邓伟联系了。

    但邓伟冒着禁令不顾,还是经常在下班后来看我,我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办。”薛静瘪嘴道。

    洪土生稍稍一想,感觉邓伟应该不错,是林开泰的人,就算是他的人,随即道:“薛姐,要是你想嫁给邓哥的话,我帮你啊!”

    薛静随即道:“怎么帮呀?

    邓伟是家里的独子,他的父母为了供他上大学也是付出了很大的心血,我不可能让邓伟违背他父母心愿的。”

    “这事你就放心吧。我马上给邓哥打电话。”

    洪土生随即拨通了邓伟的手机,正在看马尾工业园区规划图的邓伟马上接通了电话。

    “土生,怎么有空给我打电话了?”邓伟笑道。

    “邓哥,你是不是正在跟我们村的薛静谈恋爱啊?”洪土生直接问道。

    “嗯……是啊。土生,我很喜欢薛静,也不在乎她有两个女儿,但是我的爸妈对她有成见。”邓伟稍稍一犹豫,随即道。

    “那你今天下班后,就把你的爸妈接到忆金兰汉王分店来。

    我帮你说服他们,让他们高高兴兴的接受这个儿媳妇儿,怎么样?”

    洪土生说完后,邓伟笑着答应下来,随即给父亲打去了电话,说起洪土生要请他们吃晚饭……

    现在甘建就只有伊丽莎一个适合的女人了,至于能不能成功,得看他们之间是否有共同的语言,洪土生决定等回村之后问问情况再说。

    洪土生返回实验室后,首先精确称量之后,制作起了调配香水的基础原料,拥有十九种名贵香料,经过浸酒、油炸、烘焙、炒制、蒸煮等不同和多步骤的制作工艺,最终打磨成粉的十九香。

    八女也在旁边跟着学习,但还是感觉比起制作十四香要复杂多了。

    “哇,土生,这个十九香,比起十四香要香很多啊!”

    包赛兰闻着着香味,就忍不住吞起了口水,胡玉仙五女也跟的表情也是差不多的。

    “呵呵,是吗?”洪土生问道。

    “是啊!土生,这个十九香能作为做菜的香料吗?”汪夏荷问道。

    洪土生点头道:“当然可以。

    但是,用量得少,要兑着水用,不然香味太浓郁,会压住菜品本身的香味,反而不美。”

    “嗯。土生,现在已经快六点半了,我们还得去忆金兰分店,不如回来之后再做,好吗?”田馨随即提议道。

    “行啊,那我们就去放松放松。”

    洪土生和八女再浴室内简单清洗了手脸,感觉身上还是很香,但想着回来之后还得继续工作,也没必要再做清洗了,随即下了楼。

    还在空中,洪土生就注意到了忆金兰分店斜对面的诚信精品烟酒店周围,聚拢了至少四十多名带着头盔的建筑工人。

    一个看起来像是工头的人,此时似乎正在跟店老板和老板娘争论,不过外面飞机的噪声太大,他也听不清楚。

    将飞机降落在土特产专卖店后院之后,洪土生让八女先去找薛静,他则独自朝着诚信精品精品烟酒店走去。

    快到烟酒店时,洪土生听到建筑工人们都是外省口音,随即用起普通话问道:“各位伯伯叔叔,你们都围在这里,出什么事了?”

    几名建筑工人也随即用起普通话回应,大意是他们的工头刚才在这个店,买了五条210元一条的软云烟,作为工人们最近加班辛苦的奖励。

    打算发给建筑工人们一人一包,但有几个建筑工人点燃过后,吸了一口,感觉不对,都认为是假烟。

    工人们本以为是工头不抽烟,所以故意买假烟来糊弄他们,就对工头冷嘲热讽。

    工头开始不太懂,但最终还是有个工人说起,他给工人们发放的烟是假的。

    工头瞬间就冒火了,他说起是在专门的精品烟酒店买的,怎么可能有假,但随着很多工人都这么说之后,他明白被坑了。

    虽然工头是外省人,工人们也都是,但想着人多,加上很不服气,工头就领着手底下的工人们来理论,只是要求退货,或者换成正品香烟。

    不过烟酒店老板和老板娘两口子很厉害,他们坚决否认工头是在这里买的,就是不认账。

    工头虽然仗着人多,但知道老板两口子都是本镇人,而且有些社会关系,加上工头和工人们是在这里混饭吃,也是陷入了左右为难的境地。

    此时工头都打算吃个哑巴亏,再理论一会儿,要是老板不退钱或者不换货,只能离开,洪土生却走了过来。

    “土生哥,你终于来了!这些外省人好霸道的!”

    三十来岁的老板指着工头和工人们,对这洪土生点头哈腰的说起。

    “你是谁啊?”洪土生问道。

    “我是向桂娃,本镇人,我表叔是侯光辉。”

    白白胖胖的向桂娃自报家门后,洪土生点了下头,又看着是四十来岁的工头,用起普通话问道:“叔叔贵姓啊?”

    “我……”

    工头见洪土生气质不凡,是从直升飞机飞机上下来的,而且老板向桂娃似乎很尊敬洪土生,顿时有些害怕。

    要是这个土生哥跟他上面的省建二公司,甚至跟发包方的汉坤集团高层认识,又袒护老板向桂娃的话,吃亏的还是他。

    而他手下的建筑工人最多换个工头继续干,是不会受什么影响的。

    “叔叔不用怕,你直接说是怎么回事吧。”

    洪土生鼓励之后,工头犹豫了下,叹息一声道:“算了,就当我今天弄丢了一千多块钱……兄弟们,我们走了!”

    洪土生随即道:“别走啊。叔叔,我刚才已经有所了解了。

    你再说说事情的经过,只要没骗我,我一定帮你!”

    向桂娃听了,有些着急的说道:“土生哥,我表叔可是汉坤集团董事长的结拜兄弟侯光辉啊!他跟你的关系,那可是相当好的啊!”

    听到向桂娃这么一说后,工头没想到向桂娃还有这么深的背景,他越发害怕到时候被向桂娃阴了,他会丢了工作,还赚不到钱,赶忙道:“兄弟们,我们赶紧回工地吃晚饭了。”

    工头现在是真的打算走了,洪土生一把拉住他,说道:“叔叔,你不用害怕。说吧,是不是他卖给你五条假云烟的?”

    “呃……”

    工头现在为难了,他实在搞不懂洪土生为什么会帮他。

    但现在被洪土生拉着,他根本就无法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