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3章 不用说出来-乡野大刁民-
乡野大刁民

第523章 不用说出来

    “我没卖!不知道他是从哪买的,故意来坑我,败坏我们店的名誉。

    土生,你要相信我啊!我马上给我表叔打电话。”

    向桂娃感觉洪土生现在有些认真,再联想到听说的一些传闻,也是害怕起来,赶紧当着洪土生的面,拨打起了侯光辉的手机。

    洪土生没管这么多,依旧拉着工头道:“叔叔,你有话直接说。

    放心吧,我会为你主持公道,不会偏袒谁的。”

    “我……我要是说了,我怕工作保不住。那我就得回老家了。”工头说出了担心的事情。

    “放心!我可以保证,只要你说了,你不光能继续当你的工头,也许还能升一级。

    即便不能,至少烟草专卖局会奖励你的!”

    听洪土生这么说起后,已经打通了侯光辉电话的向桂娃,越发的焦急。

    他对侯光辉说起现在有好几十个建筑工人围着他的烟酒店,想要威胁他。

    刚赶来的洪土生,已经受到了蒙蔽,听信外省人说,这些颠倒黑白的话后,赶紧将手机递给了洪土生。

    “土生,是我。你候叔叔。”侯光辉笑道。

    “哦!是候叔叔啊。对,我正在诚信精品烟酒店。”

    洪土生注意到到工头想走,但工头怎么也摆脱不了他的手。

    不过工头手底下的工人们,却都肚子饿了,加上不敢惹事,都去工地吃饭了。

    “土生,我还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能不能对我说说啊?”侯光辉笑问道。

    “我也只是搞清楚了一点,你的表侄儿向桂娃这个店,刚卖给了一个外省工头五条假烟,价值一千多块。”洪土生随即道。

    “哦?!假烟,是真的吗?”侯光辉瞬间皱起了眉头。

    “我认为应该是真的。不然这光武大道上卖烟的也有十来家,不可能专门来找他吧!不过你的表侄儿不认账啊!”洪土生说道。

    “嗯,这个简单。查查他店里还有没有假烟,不就清楚了!”

    侯光辉感觉这个表侄儿向桂娃实在是败坏他的名声,他决定大义灭亲,免得以后招惹上麻烦。

    “可我没这个权力,也看不出假烟啊!”洪土生随即道。

    “我马上给烟草专卖局胡局长打电话,让他马上安排稽查队的来调查,相信要不了半个小时,就能查出来!”

    手机开的是免提,向桂娃听到之后,瞬间委屈的对着手机说道:“表叔,你咋能听外人的话,胳膊肘往外拐呢?

    我可是你的表侄儿,可比起外人要亲啊!”

    侯光辉听得一清二楚:“外人?

    你说土生是外人?土生可是我侄儿,比你这个沾亲带故的表侄儿亲多了!

    另外,我现在正在新北区,准备收购几个市场。

    新北区刚查封了一大批搞虚假宣传和制假售价的小工厂和店铺,那些老板不光被罚得倾家荡产,人现在都在拘留所里待着呢!

    你这小子从小就不老实,败坏我的名声,自求多福吧!”

    侯光辉冷冷说完,挂了电话后,就拨通了烟草专卖局胡局长的电话。

    洪土生注意到,邓伟已经开着车,到了忆金兰分店附近的停车区。

    此时精心打扮过的薛静,带着两个女儿,已经在田馨八女的簇拥下,前往迎接,他也打算赶紧去会合。

    依旧拉着很无奈的工头手臂,洪土生拨通了汉王分局陈局长的电话。

    简单说明情况后,希望他马上派来几名巡警,确保诚信精品烟酒店不会突然关门,或是藏匿假烟。

    “土生,据我所知,老板向桂娃是侯总的表侄儿啊?

    另外,我们公安去插手管烟草局的事情,是不是越权了?”

    陈局长说起后,洪土生笑道:“陈叔叔,这正是候叔叔的意思,烟草局的人一会儿就到。”

    “那好。你稍等几分钟。”

    不久之后,一辆巡警车呼啸而来,停在了烟酒店门口。

    洪土生将情况对张警官说起之后,随即鼓励工头等烟草局的人来了就实话实说,之后将他转交给巡警,这才朝着忆金兰分店走去。

    此时向桂娃已经面如死灰,但他的老婆却是心怀愤恨,刚才已经用手机,偷偷的拍下了邓伟带着父母下车的一幕,之后发送到了剑南县贴吧、剑南县论坛等多个本地网络平台……

    在508雅间内,此时邓伟的父母,薛静和她的两个女儿,正在田馨八女的撮合之下,正在进行着交谈,气氛还是很不错的。

    邓伟看在眼里,也是很高兴,但唯独最重量级的洪土生还没来。

    当他出去透透气的时候,看到洪土生已经走了过来。

    “土生,刚才我经过那个诚信精品烟酒店的时候,看到围了一大群人,是在干嘛啊?”

    洪土生笑着将情况对邓伟说了下,接着道:“邓哥,随着汉王镇的外来人员越来越多,制假贩假、黄、赌、毒,打架斗殴,甚至更严重的情况,我估计很快就会蔓延起来。

    这个光武大道就是个典型的例子,不知道你打算咋办?”

    邓伟随即道:“只能组织公安分局和社区、各村的治保队员,还有退休职工、党员、退伍兵等,组成联合执法队,加强对老街区和新城区的日间巡视检查力度。

    确保不发生较大情况,确保社会治安基本稳定。”

    洪土生点头道:“嗯,也只能这样了。但堵不如疏。

    我觉得对于美容美发店、按摩店、宾馆、洗浴中心这些地方,就不要太严了。

    只要每天检查,确保没有逼良为娼,没有利用女人赚钱,没有明目张胆拉客,搞各种露骨宣传的现象发生。

    只要是她们自愿的个人行为,没有影响社会稳定,就随她们去吧。”

    “土生,这话说得在理,但藏在心里就行了。

    不用说出来,我也懂的。

    毕竟你在剑南县的身份,是很不一般的。”

    邓伟叮嘱后,随即请洪土生进了雅间。

    看到邓伟的父母之后,洪土生却是指着他们,先对薛静笑问道:“大姐,这两位是?”

    “土生,我来介绍下。这位是邓伟的爸爸,这位是邓伟的妈妈……”

    薛静刚说完,洪土生随即笑道:“哦!

    原来是大姐未来的公公婆婆啊!”

    洪土生随即朝着邓伟父母点头,笑问道:“叔叔、阿姨,你们打算什么时候给我大姐和邓哥举办婚礼啊?”

    “呃……你是?”邓伟父亲问道。

    “我是洪土生。

    邓哥是我们井盐村的林叔叔看重,也是一手提拔起来的。

    现在已经贵为镇长了,就缺一个贤内助。

    要是没有一个不错的贤内助的话,以后恐怕很难继续晋升了!”

    洪土生说完,邓伟父亲赶忙站了起来,惊喜的说道:“原来你就是洪少啊!”

    洪土生微笑着坐在了田馨和任红秀中间的空位上,笑道:“呵呵,洪少,不敢当!很多人都叫我土生。

    不过,叔叔、阿姨,邓哥年纪也不小了,出于对他的关心,我为他介绍了我的大姐薛静,也是我们井盐村人。

    我感觉他们挺般配的,而且现在也是情投意合,不知道叔叔阿姨是怎么看我大姐的?”

    “呃……”

    邓伟父亲不好说,他看到邓伟已经坐在了薛静和她大女儿中间空着的座位上,稍稍皱眉,看向了他的老婆。

    邓伟母亲没有顾虑太多,说道:“洪少,说实话,薛静这个……

    你大姐,人挺不错的,长得漂亮,会处事,又勤快,还很灵动……

    要是没嫁人,没孩子的话,我们两口子肯定是很满意的……”

    洪土生马上打断了她的话,脸色稍稍有些冷淡,问道:“阿姨,请问是你娶老婆,还是邓哥在娶老婆?”

    “自然是我儿子,但我家也是娶儿媳妇啊!”邓伟妈妈赶忙说起。

    “我大姐不要任何彩礼,不要车也不要房,愿意跟邓哥睡机关宿舍,连家具都不用添。

    以后还陪嫁一套价值百万的井盐村小别墅,他们生下来的孩子还能自动获得井盐村的村籍……

    这些你们也不考虑吗?”洪土生又问道。

    “好是好,就是嫁过人还带着孩子。”邓伟妈妈瘪嘴道。

    “邓哥都不嫌弃,不知道你们嫌弃什么?”

    洪土生说到这,薛静已经忍受不住眼泪一直往下掉,为了避免失态,她赶紧起身,叫上一对双胞胎女儿起身走了。

    邓伟也赶紧跟了过去,也很快关门离开。

    洪土生微微一笑,随即借题发挥:“叔叔阿姨,你们看到没有!

    邓哥对大姐很好,大姐也是为了在你们面前保持着好形象,所以才离开的。

    说实话,你们要是不满意我大姐,那也无所谓。

    别说邓哥是镇长追求我大姐,就是县里的某副县长、市里的某局长都在秘密的追求我大姐,知道什么原因吗?”

    “啥原因啊?”邓伟爸爸忍不住问道。

    洪土生又笑道:“呵呵,娶到我大姐,就等于跟我建立了良好的亲戚关系,有事我肯定会帮。

    另外,我大姐可是井盐村的人,提拔邓哥的林叔叔也是井盐村的人,都是有亲戚关系的。

    如果娶了我大姐,邓哥以后可以调去锦官市的新北区,等林叔叔高升了,他甚至可以做新北区的区长、区委书记……

    但要是邓哥没有娶我大姐,现在林叔叔已经去了新北区,距离遥远,也不可能再特意的提拔他。

    加上邓哥跟我的关系一般,我也不可能帮他……

    我肯定是帮我的大姐夫啊!凭啥要去帮一个毫不相干的外人呢?

    呃,算了这话我扯远了。

    算了,凭着你们的见识和眼光,怎么可能懂这些事情?

    我们赶紧吃晚饭,饭后我买单,你们回去养猪种田吧!

    也许有一天,你们的孙子也会继承你们的家业和事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