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9章 震耳欲聋的巨响-乡野大刁民-
乡野大刁民

第529章 震耳欲聋的巨响

    此时不光是齐兵在这么想,朱志强等其他三人,就连伍为贵四人听了之后,也都是这么个想法。

    如果连黎勇孝这样的,在金河县最风光的青年都看不上的话,莫非是看上了市委万书记的侄儿洪土生?

    但是洪土生身边的三个美女,那可都是比起兰艳要漂亮不少的啊!兰艳能被洪土生看上?

    可是根据刚才兰艳跟兰学文的聊天,众人又都认为,既然洪土生任命兰艳为老火村药材基地的负责人,那就很有这个可能……

    既然牵扯到了洪土生,众人也都有所顾忌,也没谁再说兰艳跟黎勇孝的事情了。

    洪土生和众男人都是在客厅的大餐桌旁就餐的,因为他要开飞机不能喝酒,众男人也都不喝酒,就陪着干了几杯苦荞茶,就开始吃饭了。

    兰艳跟汪夏荷三女,在饭厅里吃的午餐,聊的基本上都是关于洪土生的事情。

    虽然汪夏荷三女对于兰艳没有什么歧视,但兰艳却很自卑,就因为她的第一次已经在春节期间被黎勇孝灌醉后夺去了。

    而在这之后,又发生了多次,有时候她还很主动。

    当她听到三女含含糊糊的说起,洪土生现在不会再要不纯洁和名声不好的女孩子,无论什么样的原因都不行之后,她已经彻底的失望了。

    本来想放弃担任药材基地负责人,还是跟着黎勇孝过,但她一直说不出口。

    毕竟父母现在都是非常希望她留在老君乡发展的,也难得有洪土生这么重视她,刚答应下来也不好辜负。

    午餐过后,洪土生八人就准备离开了,兰艳也打算去县城的金威大酒店,希望能坐飞机前往。

    本来洪土生是不打算去金威县城的,但既然兰艳要求,索性就答应下来,让她跟胡玉仙一起挤坐。

    飞机降落在金威大酒店内的停车场后,兰艳很快走进了大酒店大堂内,问了一名女接待:“黎总来了吗?”

    “没啊。兰姐,据传一直住在总统套房的黎老书记,昨晚被省纪委的人带走了……”女接待小声说完,赶紧走开了。

    “啊!”兰艳大吃一惊,赶忙去了酒店大堂角落给父亲打去了电话。

    “爸爸,现在的官员即便是退休好几年了,也会被纪委调查吗?”兰艳不解的小声问道。

    “别说好几年,就是十几年,也会被调查的。

    兰艳,你说的是谁啊?”兰学文赶忙问道。

    “黎勇孝的爷爷,黎老书记。”兰艳小声回应道。

    “哦!?那你就不要再去实习了,赶紧回家来。”

    兰学文马上做出了决定,之后又给万小万打去了电话……

    既然来到了金河县,洪土生索性开着飞机围着县城上空飞了一圈,让众人见识过后,这才顺着四车道的县道,朝着北面的金州市区而去。

    在经过一个叫板桥镇场镇的地方时,洪土生听到了震耳欲聋的巨响。

    “这是啥声音?怎么比起飞机声音还大很多啊?街道上的人听了受得了吗?”

    洪土生一边问,一边朝着下方看,飞机上的七人也都通过窗户往下看。

    只见此时有好几十辆几十万甚至上百万的各种轿车,都是车窗紧闭,车头上都挂着白花和白布,占了两个车道。

    车队缓缓的经过板桥场镇,已经造成了极大的交通阻碍,后面的车辆也只能缓慢的龟速移动。

    这并不是让洪土生看着气愤的事情,他非常气愤的是,车队领头有一辆空气压缩的礼炮车,发出震天巨响的“悾悾控”声,还通过空气压缩的炮管,打出了很多的白纸花。

    两侧人行道的行人和商户此时都惊恐的捂住了耳朵,有小孩子的妇女还赶紧把小孩子往商铺里面抱。

    来不及的只能把小孩子的耳朵捂住,表情痛苦的承受着巨响带来的各种不适应,甚至有妇女倒在了人行道上。

    而在后面紧跟着的,是一辆挂着老年男人黑色大照片的中巴车,上面有不少穿着道袍的人,正在用各种传统和西洋乐器吹吹打打。

    在后面的一辆金杯车上,轮流播放着哀乐和佛教和道教的经文等,另外还有四个年轻人在过场镇上小桥的时候,负责点鞭炮往车窗外扔。

    吓得不少骑车的行人避让,场面越发的混乱,隔着车窗的四个年轻人看到后,却是笑得很开心。

    洪土生还没见过这样惊天动地的场面,现在心中越发的愤怒,他随即大声问道:“伍叔,这是谁家死了人,在办丧事吗?”

    “是啊!这个场面是我这辈子见识过的,最大的送葬场面!”伍为贵很是感慨的说起。

    “哦!?是下午送葬吗?”洪土生问道。

    “也有可能是上午去火葬场火化后,现在返回家里安葬吧?”伍为贵又回应道。

    “哦!这样啊!”

    洪土生考虑了下,认为必须制止这样的行为,他随即道:“我要是下去把这个车队拦下来,你们觉得怎么样?”

    “不行啊!土生,这可是送死人的车队,别说是阻拦了,就是看到都是不吉利的。

    我们还是赶紧开走吧!”伍为贵赶紧劝道。

    洪土生冷着脸摇头道:“不行!我没看到就算了。

    你看那些走路和骑摩托车的百姓,还有街道两边的商户,表情好痛苦啊!似乎也有女人倒地了,正在哭着骂呢!

    最惨的是那些小孩子,被惊吓得大哭不说,万一把耳膜震破了,或者吓傻了,那就一辈子残疾了!”

    “土生,我支持你去教训那些人!

    但是,我们还是等过了这个板桥场镇再说吧!”汪夏荷提议道。

    “行!我先给万叔叔打个电话,简单的说说情况!”

    洪土生取出手机拨通万小万的电话后,很快将目睹到的这一切,简单的描述了下。

    “板桥镇?应该是归金川区管辖了。

    在往金河县方向走,有个火葬场,这车队应该是往金州区返回的!

    土生,我认为你还是不要亲自去管这事了,还是我打电话,让金川区的人来管比较好。”

    万小万也提出了意见,但洪土生却说道:“叔叔,这事我必须得管,因为很有可能依旧有小孩子甚至大人,他们的耳膜受伤受损了,甚至吓坏了!

    他们明面上是在送葬,但其实是在犯罪!

    另外,这车队这么气派,肯定不是一般人。

    金川区的官员不一定敢得罪,很可能相互推诿,加上又是星期天放假,最终还是老百姓吃苦受罪!”

    “好吧。那你好好管管,我也叫上几名同志,一起来现场看看!”

    万小万随即挂了电话,又电话通知起了在市里的几名市委常委。

    给万小万通气之后,洪土生也就没什么可顾虑的了,他很快就将飞机开到了场镇外。

    注意到两边都没有车辆行人后,将直升飞机降落下来。

    “你们都留在飞机里,不要下来!”

    洪土生对飞机上的七人叮嘱过后,马上背起大背包跳下飞机,关好驾驶舱门之后,就到了机头前十几米的地方,抓了两把弹珠放在口袋后,等候着送葬车队前来。

    “悾悾控……”

    伴随着这空气礼炮声越来越近,洪土生感觉即便是受过特殊训练的他,也受不了在这越来越大的巨响。

    这里还是空旷的田野地带,要是在刚才的场镇上,两边都有房屋甚至楼房,那巨大的响声无法快速散发,给人带来的危害肯定会更大!

    想到这,他就越发的气氛,随即掏出了三颗玻璃弹珠,激射向了礼炮车没坐人的副驾座挡风玻璃的三个方位。

    伴随着三声“咔嚓”声,和“哐当”一声,挡风玻璃瞬间掉落在了下来。

    司机瞬间吓了一跳,此时还没注意到洪土生,但只听得礼炮声依旧在自动的响,他距离最近,此时没有了窗户隔音,感觉特别的震耳。

    司机赶紧关上按钮,四周马上安静下来,而此时洪土生也已经走到了车旁,打开驾驶室门,一把就将没系安全带的司机拉了下来。

    “谁允许你开礼炮车鸣放礼炮,害得百姓不得安宁,甚至耳朵被震聋的?”

    洪土生抓着司机的体恤衫领口,用起普通话冷冷问道。

    “你是谁啊?不知道这是送葬仪式吗?不知道我这是在为孔老爷子送葬吗?赶紧松开!”

    司机还不知道洪土生的厉害,仗着死者家属的显赫身份,狐假虎威起来。

    “哦?孔老爷子是谁?”

    洪土生刚问完,司机一拳头就打了过来,同时还朝着他猛踢出来。

    洪土生轻松闪避之后,顺势提拉起体恤衫,将司机的头部罩住后院,摔在了马路上。

    “啊!好疼啊!你他玛到底是谁?”

    司机刚问完,洪土生一脚踏在了司机的大腿上,司机再次发出一声惨叫。

    “你的嘴可真臭啊!我问你的话没听到吗?”

    洪土生这边问话,车队里已经下来了二十多个年轻健壮的男人,也包括乱扔鞭炮的四个,很快就将洪土生围了起来。

    “赶紧放开皇家礼炮公司的司机!”

    三十来岁,头上还缠着白布的壮汉孔大彪,指着洪土生喊道。

    “我在问他话呢。谁允许他开礼炮车,打礼炮,惊扰百姓安宁的?

    要是害得路上的行人和场镇上的商家,尤其是小孩子耳膜被震破了,或是吓得成了痴呆,该怎么办?”

    面对众人的围拥,洪土生丝毫不惧,依旧冷冷问道。

    看到洪土生这么严肃的说起,又看到了他身后不远停着的占了两个车道的直升飞机,孔大彪估计他有不错的身份和背景,语气放轻了些:“我们怎么知道。

    小兄弟,你赶紧把司机放开。

    我们正在办我爷爷的丧事,我们还得赶紧赶回家,继续办丧事,安葬我爷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