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0章 别惹事-乡野大刁民-
乡野大刁民

第530章 别惹事

    洪土生想了下,感觉主要责任还是皇家礼炮,孔家人犯的错并不大。

    可以在办了丧事之后再追究这孔家人的责任,现在让他们离开去办丧事,随即道:“我也不想耽误你们的事情。

    你们可以走,但这个司机和礼炮车必须留下!

    另外,你们的人不能再在路上随便乱扔鞭炮,要注意路上没有行人才能扔,不然的话迟早惹祸。”

    孔大彪随即皱眉道:“啊?!这可不行!

    我们的送葬车队还要靠着礼炮车,为我爷爷一路开道呢!”

    “那你们就留在这耗着吧。这个司机和礼炮车谁也别想带走!”

    洪土生话音落下,看似随意的飞起一脚,瞬间将礼炮车的一个前轮踢爆。

    “砰……”

    爆胎发出一股气流瞬间将路上的灰扬起,众人在震惊洪土生大力的同时,赶紧捂住了嘴。

    只有司机没注意捂嘴,瞬间吃进了大量的地灰,之后连连咳了几声,呕吐起来。

    “你们老板是谁,赶紧叫他来!”

    洪土生依旧没在乎孔大彪这些人的围拥,又踢了表情痛苦的司机一脚。

    司机再次惨叫一声,赶忙求饶道:“兄弟,老板是我大哥钟坤明……你先扶我起来吧。”

    “好!”

    洪土生拉起司机之后,将他放在了驾座上,随即催促起来。

    司机马上拨通了老板大哥钟坤明的电话,谈起了现在他被打,车被破坏的情况,要他马上赶来。

    “兄弟,问问他是谁。”

    钟坤明感觉敢拦孔老爷子的送葬车队的,应该不是普通人物,也是留了点心眼。

    “告诉他,我叫肖学军。是外地路过的。”

    洪土生也是留了个心眼,司机估计洪土生说的有假,但当着洪土生的面也不敢提醒,随即照着说了起来。

    钟坤明没听说过这个肖学军,很快决定带着几个人亲自前来见识一下,顺便还得换辆礼炮车,继续给孔老爷子开路。

    “大彪,怎么回事啊?还留在这里干嘛?

    再不走的话,安葬老爷子的吉时就要过了!”

    听到身后有小叔孔信在喊他,孔大彪赶紧退出了对洪土生的包围圈,到了孔信身边。

    “小叔,礼炮车走不动了,礼炮车的司机也受伤了,都是那个姓肖的开飞机的在捣乱。”孔大彪赶忙道。

    “要是听我的话,不请这个礼炮车开路,根本就不会惹出这么多麻烦。

    既然礼炮车走不动了,那我们就赶紧走吧。”孔信说起。

    “不行啊!皇家礼炮的老板估计很快就到了,他肯定开来了备用的礼炮车……”

    孔大彪说起后,孔信马上指着他的额头,小声道:“还在说什么礼炮车?

    全市那么多家里办丧事,没用礼炮车开道的,难道后续丧事就不能办了?

    我得到最新消息,万书记的侄儿洪土生,之前开着直升飞机到过金河县的金威大酒店,估计你们围着的年轻人就是洪土生……

    再不走,是打算给我们孔家惹祸吗?”

    “啊!?!

    难怪啊,难怪这么厉害,被我们这么多人围着,也没见害怕。他力气也真够大的……”孔大彪恍然大悟的说起。

    “现在的金州已经不是以往了,孔家要低调,多交朋友,别惹事。赶紧走吧……”

    孔信说完,又上了他的奥迪7座驾。

    孔大彪很快就招呼起了围着洪土生的人,很快上了多辆车,也没再管礼炮车司机,车队很快绕过飞机后,就加快了速度,很快消失了。

    现在再把飞机停放在道路上就很不合适了,想着礼炮车和司机都跑不了,洪土生很快将飞机移到了道路旁的一处荒地上。

    在这话之后,他又用双手将坐着司机的礼炮车,推到了最靠边的右侧车道上,让开了行车道。

    此时万小万和皇家礼炮的老板钟坤明都没来,洪土生却是给已经在车里的万小万打去了电话,问起了金川区几个相关管理部门局长的电话,打算看看一下这些人的反应。

    随行的秘书张辉很快翻找出了号码,万小万让让洪土生一一记下之后,洪土生首先拨通了区安监局刘局长的电话。

    “喂,你好,刘局长。

    我是外地来的客商,我姓肖。

    我想问一下你们这里的皇家礼炮公司的礼炮车,打出的压缩空气礼炮声音很大,扰民不说,还造成很大的安全隐患,里面安监局是不是该管一管啊?”

    洪土生说完后,正在家里玩网游的刘局长愣了下,随即笑道:“肖先生是吧?

    这是不该我们安监局管啊!

    这是噪音污染,应该归环保局管好吧?”

    “呃,这样啊。刘局长,你是不是正在玩游戏啊?”洪土生笑问道。

    “呵呵,周末放假嘛……”

    刘局长说起后,突然有些警觉,赶忙道:“我儿子在玩……”

    此时洪土生已经挂了电话,又拨通了区环保局谭局长的电话,将之前对刘局长说的话,对正在某水库钓鱼的谭局长说了一遍。

    “哦!

    这事并不是我们环保局能管到的。

    如果皇家礼炮公司是在城镇里,为某商家开业什么的鸣炮礼炮,造成了噪音污染,甚至伤害,我们倒是可以管。

    但他们这是在公路上行驶的礼炮车,这事应该归交通局或交警队管!”

    谭局长说完,发现又有鱼上钩了,赶紧挂了手机,兴奋的提拉起了鱼竿……

    洪土生随后又先后拨通了区交通局黄局长和交警队章队长的电话,都是相互推诿,正在某浴城修脚的章队长说道:

    “如果是这个礼炮车违反交通规则了,肇事什么的了,我们交警队肯定会管。

    但鸣放礼炮,并不是该我们管的。”

    洪土生随即问道:“嗯,那我想问问章队长,谁能管到皇家礼炮的礼炮车呢?”

    “哈哈哈,这个很简单嘛。谁给皇家礼炮发的证件,谁就能管到啊!”章队长笑道。

    “那工商局应该能管到吧?”洪土生问道。

    章队长随即道:“那是肯定的!”

    结果洪土生给工商局赵局长打电话时,赵局长的手机早就关了。

    皇家礼炮的老板三十多岁的钟坤明前来后,看到洪土生就在轮胎爆了,挡风玻璃碎了,受伤司机坐在上面的礼炮车旁,而孔家的送葬车队早就不在了。

    而他也没注意到附近荒地上的飞机,只是观察到洪土生的穿着打扮,感觉并不是什么有权有势的人物。

    他瞬间怒气横生,很是冒火,嚣张的指使着开车同来的六个下属,将洪土生围了起来。

    “你姓肖,就是你打伤我的兄弟,还破坏了我们公司的礼炮车?”钟坤明指着洪土生怒问道。

    “是啊!”洪土生毫不掩饰的点头说起。

    “玛的!哪里来的外地野物?知道老子是谁吗?”钟坤明随即骂了起来。

    “你骂我了!我可以自卫哦!”

    洪土生瞬间冷冷的看着钟坤明,朝着他走来。

    “哈哈哈哈!骂你?老子打你又怎样?兄弟们给我上,不要打死他就行!”

    钟坤明的话刚讲完,洪土生已经纵身跃到了半空,从两个下属的头顶上飞过。

    他直接到了钟坤明的头顶,在降落的过程中,双手连扇了钟坤明几个耳光。

    钟坤明的双脸都被打肿了,牙龈也跟着出血,显得极为狼狈。

    六个下属看到后,都瞬间害怕起来。

    他们不光没再围堵洪土生,反而都朝后退,明白根本就不是洪土生的对手,没必要去白白挨揍。

    洪土生又扇了钟坤明一巴掌,钟坤明赶忙动起了拳脚反击,但很快就被洪土生踢中了膝盖和肩膀的几处穴道,倒在了礼炮车边,失去了反抗能力。

    洪土生正准备再动动腿脚,钟坤明赶忙求饶:“大兄弟,求你不要再打我了。

    我老婆的叔叔是市民政局的李局长,要是你打我太狠了,李局长肯定会找你麻烦的。

    要是不打我的话,我保证让你平平安安的离开金州市。”

    钟坤明竟然主动提起了这个李局长,洪土生总算是明白了,为什么这么多官员都不敢管皇家礼炮公司,都是相互推诿,就是害怕得罪李局长,或是给这个市民政局的李局长面子。

    “哦?!你的公司到底是归谁管的?有证件吗?”洪土生问道。

    为了不再被打,钟坤明赶忙回应道:“我们皇家礼炮公司是挂靠在市民政局的。

    所以肯定归市民政局管,也不需要办证,算是市民政局自营的,但每年会被市民政局缴纳三十六万的管理费。

    遇到家庭条件好的死者,我们公司得到消息,就会跟死者家属联系,或者有专门搞丧葬礼仪的道士先生专门跟我们联系,我们就派出礼炮车来……”

    听钟坤明这么一说,洪土生基本上明白了,又问道:“你们皇家礼炮公司有多少礼炮车啊?除了金州市,还有没有别的地方有?”

    “金州市每个区县都有设点,一般都在民政局附近,有二十几辆礼炮车,金川区最多。”

    钟坤明回复后,求情道:“大兄弟,看在李局长的面子上,求你让我站起来吧,一直躺在这里,我的脸都丢光了。”

    “好啊。”

    洪土生估计万小万等市领导也快来了,随即让钟坤明的下属把他抬进了副驾座上躺着。

    “大兄弟,我现在手脚都动不了,能不能帮我动一动啊?

    要是时间长了,残废了该咋办啊?”钟坤明又低声下气的乞求起来。

    “呵呵,现在怕了?刚才不是挺嚣张的嘛!

    钟坤明,你的皇家礼炮公司开多少年了,这些年赚了多少啊?”洪土生笑问道。

    “呃……”

    钟坤明现在躺在了座椅上,也没刚才那么狼狈了,心里自然也没刚才那么害怕了,他感觉不能再说实话:“没几年,就两年。

    也没赚多少,除去管理费三十六万,员工工资,各种费用,只有……只有十来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