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3章 桃花鱼-乡野大刁民-
乡野大刁民

第533章 桃花鱼

    对于孔信主动承认错误,还特意找到他,洪土生感觉这个人很不简单,也没必要再深究孔家送葬扰民的事情,毕竟主要责任还是在皇家礼炮公司方面。

    “呵呵,既然孔叔叔这么大度,我还有什么可说的?

    我代表受害者向你致敬!要是没事的话,我们以后再联系好吗?”

    洪土生说完,就准备挂电话,孔信赶忙道:“洪少,我已经在家里预备了几桌菜,邀请了万书记等九位市委常委,也想请你赏光,一定来我家吃顿晚饭。

    晚饭的时间定在新闻联播结束的七点半后,还请你和你的随行人员一起前来,我们孔家人将倍感荣幸!”

    “我叔叔答应了?”洪土生问道。

    “对!答应了。洪少,这事我可不敢乱说。你可以随时给万书记打电话问。”孔信笑道。

    “哦,好吧。

    那请问孔叔叔,你家在哪呢?”洪土生又问道。

    孔信随即道:“市东南郊孔武山上的孔武山庄。”

    “孔武山庄?

    嗯,记住了!孔叔叔,那我们晚上再见!”

    洪土生挂了电话后,正在骑三轮车的云福水随即问道:“土生,你要去孔武山庄?”

    “是啊。晚上的时候,应该会去吧。”洪土生点起了头。

    “我小时候在那里,跟师父孔正学过十来年的孔家拳,村里的年轻人和想容,还有表侄儿巴山虎的武功都是我教的。”

    云福水说完,洪土生有些惊讶:“云叔叔,你的意思是说,孔家是武术世家?”

    “是啊。我师父孔正是第十五代孔家拳的掌门人,刚才跟你打电话的不知道是谁?”云福水问道。

    “孔信。”洪土生回应道。

    “哦!孔信啊,他是我师父的小儿子。

    在他之前,还有大儿子孔仁、二女儿孔智、三女儿孔礼、四女儿孔义……

    呃,孔义年轻时候很漂亮,虽然比我大三岁,但我一直都暗恋她,她当时也比较照顾我。

    可惜的是,后来她刚满二十岁就嫁人了,我也回了云湖村。”

    看到云福水有些怀念以往的事情,洪土生说道:“云叔叔,你的师父好像已经去世了。”

    “啊?这怎么可能?”云福水惊讶的说道。

    洪土生点头道:“真的。刚才孔信亲自说了,是给他爸爸送葬,他应该只有一个爸爸吧?”

    “师父还不到八十岁啊!怎么就死了呢?”云福水瞬间流出了眼泪。

    “练武之人很多都带着伤,估计是老伤复发。

    云叔叔,人死不能复生,还请不要难过了!”洪土生安慰道。

    “唉!”

    云福水长叹一声后,看着洪土生请求道:“土生,能不能带我和想容去孔武山庄啊?我想去祭奠我的师父。”

    “这个没问题。那我们赶紧捕鱼吧。”

    此时已经到了云湖边,洪土生在云福水的教导之下,和他一起驾着小船在湖里撒起了网,很快就网到了几条十几、二十厘米长,有两、三斤重的鱼。

    洪土生发现这些鱼鳞片很少,但颜色桃红很漂亮,随即问道:“云叔叔,这是什么鱼啊?”

    云福水划着小船朝着岸边而去时,笑着回应道:“我们这叫桃花鱼。

    大的能长一米多长,颜色更鲜艳,看起来更漂亮,但都在湖底游,很难网到。

    小的才在湖面上层游,我们捕的都是这样的小鱼,捕过最大的也不到五十公分,不到十斤重。”

    “哦!桃花鱼,这名字好啊!

    等以后通路搞旅游了,就可以在这个桃花鱼身上多做些文章。”

    洪土生说的这话,云福水又有些听不懂了,洪土生只得说起,以后可以在游客来了之后,多多的宣传桃花鱼的实用和观赏价值。

    还可以编一些关于云湖和桃花鱼的故事,比如养桃花鱼、吃桃花鱼,可以增加桃花运什么的……

    云福水又笑着点头:“土生,我当时学武,没怎么读过书,实在不好意思。

    不过想容可是读过初中的,我估计你说的话,她肯定都懂。”

    “呵呵,没事的,以后我们熟悉了,你叔叔自然就懂了。”

    洪土生和云福水上岸之后,就将桃花鱼倒进了放在车里的大木盆里,洪土生骑着三轮车,云想容拿着渔网,云福水扛着小船,朝着家的方向走去。

    洪土生将大木盆放进飞机机舱内,等着云福水父女换上衣物上了飞机,此时已经过了五点,随即启动飞机朝着云寨镇而去。

    一边开着飞机,一边跟云福水聊着关于孔家的事。

    洪土生得知了今天带着人围着他的,是孔信的大哥孔仁的二儿子孔大彪。

    当年十几岁的云福水还在孔武山庄学武时,经常带着几岁大的孔大彪在孔武山上玩耍。

    孔大彪现在是孔氏精英国际武校的副校长,妻子马兰主管武校的后勤,她的父亲是金州市的教育局局长马致明。

    孔大彪他的父亲孔仁在几年前坐飞机时发生了空难,小叔孔信就接任了校长职务。

    而孔大彪的大姐、38岁的孔袭人,在十几年前就嫁给了一个美籍华人,据说很有钱。

    此外洪土生还得知孔信的二姐孔智嫁给了金河县的黎金威,后来创办了金威集团,兰艳实习的五星级金威大酒店就是金威集团下属企业。

    而孔信的三姐孔礼也丝毫不差,她是金州区的区委副书记,丈夫是市属国企金州市矿业集团的董事长王子禾。

    而孔信的四姐孔义,也就是云福水暗恋的女人。

    现在虽然什么都没做,当上了家庭主妇,但丈夫却是秦甘省的农业厅副厅长竺光海。

    洪土生没想到孔家这个武术世家的成员,在金州市来说,都是很多身份地位的。

    但这个孔信刚才在电话里竟然显得那么的谦逊,就感觉孔信相比起他的大侄儿来说,更加的不一般。

    “云叔叔,你说的这些,是什么时候的情况?”

    云福水笑道:“就是前段时间啊。清明节的时候,我还去了拜见了师父,在孔武山庄给师娘扫墓来着。”

    “看来你跟孔家人关系不错嘛。

    怎么当年没想着让孔家人帮忙安排个工作,或者就在武校工作呢?”洪土生不解的问道。

    “我就是去武校当个教练,他们也欢迎啊!

    但是,我不想去。”云福水瘪嘴说道。

    “为啥呢?”洪土生更加不解的问起。

    云福水叹息一声:“唉!土生,你有所不知。

    当年我十几岁的时候,暗恋孔义,她虽然很照顾我,但早早的嫁人了,我很伤心。

    但没想到的孔袭人竟然暗恋我,毕竟她只比我小两岁,可我却对她半夜到我房间来安慰我,没什么感觉。

    那晚就因为我以是她师叔的身份拒绝了她的示爱,所以她才会在之后不久赌气出国留学。

    后来早已回了云湖村的我得知,她嫁给了比她大二十多岁的美籍华人,把我师父和大师兄气惨了。”

    “所以,你更感觉对不起师父和大师兄,更少去孔武山庄了?”洪土生笑问道。

    云福水点头道:“是啊。另外也是娶妻生子,要照顾年老的父母什么的,耽误了时间,加上从云湖村到孔武山庄路途遥远,好几没联系。

    直到十来年前,大师兄和孔信师弟将孔氏武校扩建成了,有上万学员的孔氏精英国际武校之后,又专门找我去当教练。

    我也是去了一段时间,但虽然武功可以,就是因为文化低了,说话和教导方式有问题,导致经常有学员投诉我。

    后来很多学员对我不满,我也不好意思继续干下去了,就主动辞职了。

    不过,师父还是很关心我的,说起以后只要想他,就可以经常到孔武山庄去看他。

    如果日子不好过了,可以再去当教练。”

    “原来是这么回事啊。”

    洪土生现在算是比较细致的掌握了孔家人的情况,也把云福水的情况大致了解了下。

    眼看就要降落在云寨镇政府大院了,云想容说起桃花鱼都有些缺氧了。

    “想容妹,到了大院你就跟云叔叔一起赶紧换水吧!

    等我签合同之后,我们就先去东康县政府接人,再去孔武山庄。”

    洪土生将飞机停稳之后,很快在全安和屈波等官员的引领下,到了会议室。

    因为之前已经谈得差不多了,而且楚天娇已经代表天娇集团跟云寨镇政府签订在云寨镇搞香料基地,在云湖村搞果树基地的合同,并缴纳了一千万的保证金。

    也就是说,无论什么时候,如果天娇集团突然在收获期停止收购成熟的香料和果实,那么云寨镇政府将用这笔保证金支付给栽种香料和果实的村民,确保他们在收获期的收入。

    而天娇集团之前提供的香料苗和果树苗,现在已经长成的香料树和果树,都将完全属于栽种它们的村民自己所有。

    洪土生看过云湖村全方位开发经营合同的草案之后,又跟全安和屈波等官员商量了一小会儿,终于制定出了正式合同。

    等打印出来,正式签约盖章,转账五千万后,洪土生就领着楚天娇三人上了飞机,很快消失在了欢送官员的视线之中。

    飞机降落在东康县县府大院后,县长董平远和一众官员都赶来迎接。

    云福水介绍起他认识的董平远后,洪土生马上跟董平远握起了手,之后又认识了不少的东康县的官员。

    跟董平远单独聊了几句,得知东康县的县委书记和一些官员,在周五被市纪委的人带走调查后,洪土生笑说道:“董县长,这事对你来说是很好的机会嘛!

    如果市纪委对你调查后没有问题的话,你很可能升任县委书记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