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4章 沾沾你的贵气!-乡野大刁民-
乡野大刁民

第534章 沾沾你的贵气!

    董平远爽朗的笑道:“哈哈哈,土生,我就没想过这些事。

    我作为东康县的县长,只想着能尽快改变东康县的落后面貌,让百姓都富裕起来,不然就是愧对这个位子。

    至于当什么,升不升,那都是无所谓的!”

    洪土生赞道:“呵呵,董县长的境界很高,不愧是人民的公仆。

    如果没有大问题,明天跟我们几家签订正式合同之后,应该能升的!”

    “只希望土生和你的企业家朋友们,能多在我们东康县投资。

    我现在亲自在抓通往剑南县的公路修建工程,力争尽快修好。”

    董平远说完后,洪土生笑着点头:“剑南县那边的公路衔接,我也会尽快跟剑南县方面沟通,争取让东康县与剑南县能早日实现互通互联。”

    “那就太感谢了!”

    董平远跟洪土生还在私聊的时候,接待办的人员已经给飞机上坐着的楚天娇等女,很快递上了两大篮子的东康土鸭蛋,还有十几袋抽了真空的冬康卤羊肉和冬康卤鹅。

    等洪土生返回到飞机旁时,看到伍为贵四人都在飞机旁,却没有上飞机。

    王文武笑道:“土生,座位不够,我们就不去金州市了,反正明天你还得来。

    东康县接待办已经给我们安排好了吃住,我们四个今晚也顺便在县城逛逛,熟悉熟悉情况。”

    “好吧。那我明天早点来。”

    洪土生随即上了飞机,在董平远等东康县官员的欢送下,很快离开了。

    还在跟坐在副驾座上的云福水闲聊,后面的云想容说起在县府大院时,又换了几次水的桃花鱼又缺氧在翻肚子了。

    洪土生考虑了下,随即让云福水将驾座旁的大背包打开,取了一**镇痛液递给了云想容。

    洪土生叮嘱道:“想容妹,你试着一滴滴的倒入,要是桃花鱼看着精神了,就不要倒了。”

    “好的,土生哥。”

    云想容随即倒入了十几滴,原本在翻肚子的桃花鱼,似乎补充了活力一样,很快又都在盆子里面游动起来,并伸出了嘴,开始吸着外面的空气。

    此时不光云想容感觉惊讶,楚天娇三女也都感觉不可思议。

    “土生,镇痛液怎么能让桃花鱼也有了精神呢?”楚天娇问道。

    洪土生微微一笑:“其实我也是瞎琢磨的。

    主要是想着人喝了镇痛液后精神会很好,比人小很多的桃花鱼应该也会有这样的效果。

    现在看来,还真的很不错!”

    “土生,你太厉害了!”

    胡玉仙想着第一次被洪土生要了童贞,当时伤口有些痛,要是喝了镇痛液,那她跟洪土生的第一次,还会更加的完美。

    “呵呵,并不是我厉害。而是药材的质量好,才能有这样的效果……”

    洪土生很谦虚的说起,汪夏荷夸奖道:“但是,要不是你研制调配得好,也不可能有这么神奇的效果吧。”

    “呵呵,都是一家人,这些事就不提了。”

    洪土生也是对镇痛液的效果很满意,以后要是长途运输活禽活畜和水产海鲜,这个镇痛液的作用可说是相当的大,可惜现在不能量产。

    二十多分钟后,飞机按照卫星导航图的指引,降落在了孔武山庄内的山脚下停车场里。

    看到金州市九名市委常委的官车,还有好几辆警车都停在这里,下午围住他的孔大彪和四个年轻人都满脸堆笑的前来迎接了,洪土生随即将楚天娇三女都挨个抱下了飞机。

    正准备也将云想容抱下,云想容已经开了另一侧的舱门,将装了胭脂鱼的盆子移到了门口,跳下飞机后就跟云福水一起将盆子端了下来。

    此时孔大彪已经跟洪土生见面握手,还对下午的事情做了道歉。

    他和四名孔家的同族兄弟都很惊艳楚天娇三女的美貌,甚至感觉比起当家小叔孔信的女儿孔佳人更美。

    不过,五人也都知道这样的美女不是他们可以一直盯着看的,很快就到了云福水父女旁。

    笑着称呼过师叔云福水、师妹云想容后,四名年轻人就抓起了还在活蹦乱跳的桃花鱼,朝着厨房而去。

    孔大彪则引领着洪土生六人,顺着有些年头的青石台阶,朝着距离不足百米的山腰上的欢宴殿而去。

    根据孔大彪的介绍,这个坐北朝南的孔武山庄在宋朝初开始修建,后来又在元、明、清和建国后重建、改建或扩建。

    最新一次的扩建是在几年前,而孔武山庄的规模,也占到了孔武山南面三分之一的面积。

    现在住在山庄内周边的各个院落的,都是孔家的旁支各家,而住在山庄中部内院的,才是爷爷孔正这一脉的嫡系子孙。

    众人很快就来到了仿宋宫殿式建筑的欢宴殿外,此时孔信和韩丽萍夫妇已经微笑着迎了上来。

    “洪少,三位女士,欢迎你们来我们孔家做客!”

    孔信跟洪土生握手后,就让韩丽萍领着楚天娇三女进了欢宴殿。

    “云师兄,想容侄女,你们怎么也跟着土生一起来了?”

    孔信刚才就看到了云福水父女,但出于对洪土生的的特别尊敬,现在才笑着招呼起来。

    “嘿嘿,师弟,你给土生打电话来的时候,我们跟土生正准备捕鱼。

    所以坐着土生的飞机来了之后,就顺便把几条桃花鱼给送来了。”云福水咧嘴回应道。

    “桃花鱼的确好吃,但死了的鱼肉质和味道跟活得比就差远了。”

    孔信评价完,云想容嫣然一笑:“师叔,这次我们可没送死鱼来,桃花鱼鲜活着呢。”

    “哦!土生,莫非是你的飞机上带有增氧设备?”孔信随即问道。

    洪土生笑道:“呵呵,没有。

    孔叔叔,我是闲着没事的时候,研制出了一款镇痛液。

    本以为只能让人镇痛,同时让人精神起来,但没想到还能让桃花鱼精神起来,一直到了这里也还活蹦乱跳的。”

    “哦!神奇啊!”

    孔信瞪大了眼,很是欣赏的再次上下打量起了洪土生,笑道:“土生,难怪万书记到了这里之后,我一提到你,他就夸你医术极高,现在看来是真的!

    唉!土生,要是你之前就在这里的话,我爸在前天凌晨突然脑溢血,也许你能帮忙救活!”

    看到孔信此时突然就伤感起来,洪土生赶忙安慰并解释道:“孔叔叔,你太高看我了。

    我的医术不全面,治病也是全靠配制出的各种中成药。

    如果没有药,我又不精通针灸,也是没有办法的。”

    “好吧。我爸的事情已经办完了,现在是欢迎你和万书记等常委莅临我们孔家做客的喜事,就不谈我爸的事情了。”

    孔信说话时,也看向了云福水,希望他不要再提起父亲的丧事,免得坏了万小万等常委的兴致。

    云福水听得明白,随即道:“师弟,我带想容去拜祭师父了。”

    “嗯,师兄,你和想容侄女,记得在七点半之前赶过来吃晚饭。”

    孔信叮嘱后,微笑着拉着洪土生,很快就进了欢宴殿。

    此时的万小万和其它八名常委,正在跟孔义的丈夫,48岁的省农业厅副厅长竺光海,还有金川区区委副书记孔礼这个46岁的女强人,在可容十八人的最大檀木餐桌旁聊天。

    看到洪土生终于进来了,万小万马上站起来招手道:“土生,赶紧坐过来!”

    “叔叔,我马上来!”

    洪土生回应一声后,很快带动着孔信来了这一桌,随即朝着众人笑着招呼:“各位叔叔阿姨,晚上好,我是洪土生!”

    “土生,先坐过来,我要给你介绍两位同志。”

    万小万让洪土生坐在他和竺光海中间之后,随即将竺光海与孔礼对洪土生简单介绍了下。

    洪土生又感觉站起来,先跟竺光海握了下手。

    竺光海跟洪土生握手时,又加上了左手,笑道:“土生,久仰大名啊!”

    “呃,竺叔叔,我一个小农民哪有什么大名啊?

    不知道竺叔叔是什么时候知道,我这个深山里的种地养猪的小农民的?”洪土生笑问道。

    竺光海笑道:“哈哈哈,土生,你太谦虚了。

    你在剑南县大搞招商引资,让剑南县现在成为了全国关注的热点,省委鹿书记在开会的时候,是亲自说起过你的!

    他说,要是秦甘省能有一个像你这么能干得年轻人,他就是违反了干部提拔程序,直接任命你当个市长,即便是受到处分,那也是值得的!”

    “嘿嘿,其实只是我认识一些企业家朋友,他们给我捧场而已,并不是我能干。”洪土生谦虚的一笑。

    “人缘好也是能力的集中表现嘛!”

    竺光海拉着洪土生坐下后,身穿女士公务制服装的孔礼已经到了洪土生身边,伸出了手:“土生,我们也握握手,我也沾沾你的贵气!”

    “呃……”

    洪土生又赶忙站起:“孔阿姨,您作为金川区的领导,才是真正的贵人啊。我一个小农民……”

    “呵呵,土生,别太谦虚了。

    你的传奇故事,我们也听万书记在会议上讲过多次了。

    正因为你的出现,才让全市上上下下的同志们都有了干劲,争取在几年之内,把我们金州市发展建设得更加美好呢!”

    孔礼倒是想跟洪土生多握握手,但洪土生已经松开了。

    “孔阿姨,说笑了,我并没有什么能力。请坐吧。”

    洪土生随即看向了孔信:“孔叔叔,能不能再带着我去认识下在座的其他长辈啊?”

    “好啊!”

    孔信随即站起,领着洪土生去了临近的三桌,先介绍了有资格来赴宴的,孔家有威望的老人和那些能力强的堂兄弟和族兄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