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5章 有人要杀你?-乡野大刁民-
乡野大刁民

第535章 有人要杀你?

    之后孔信又介绍了孔信二姐五十岁的孔智,还有云福水当年暗恋的四姐孔义,还有三姐孔礼的丈夫王子禾。

    “土生,能不能帮帮忙啊?”

    面容憔悴的孔智,刚跟洪土生认识,就做出了请求。

    “呃,孔阿姨,帮什么忙?

    我看你气色不太好,是不是最近劳心伤神,比较严重啊?

    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可以送你一**让你恢复精神的镇痛液。”洪土生关心的问道。

    “谢谢土生,我们能不能单独去谈谈?”

    孔智说完后,感觉比较正常的王子禾也赶忙道:“土生,我也想求你件事,想跟你单独说说话。”

    “那不如我们都去殿外聊聊?”

    洪土生感觉二人一定是遇到了其它问题,随即提议道。

    “多谢土生。还是等二姐跟你说完后,我你再过来吧。”王子禾赶忙道。

    “行!孔阿姨,我们走吧。”

    洪土生叫上孔智出了欢宴殿后,就到了附近的小花园边。

    注意到周围很远都没有人,孔智随即说道:“土生,谢谢你给阿姨这个机会。

    我的独生子黎勇孝一直在跟老君乡兰书记的女儿兰艳谈恋爱,我估计你应该也认识兰书记和兰艳,说起来我们还是有些关系的……”

    孔智首先通过兰学文父女跟洪土生拉起了关系,也让洪土生瞬间知道了兰艳跟黎勇孝是正在谈恋爱的关系。

    估计孔智这么说是有很重要的事情求他,洪土生索性催促道:“孔阿姨,有话你就直说吧。

    如果我能帮到的,一定尽量帮忙。”

    “谢谢!”

    孔智瞬间露出了笑容,用起普通话说道:“土生,我的公公黎光明,以往做过金河县委书记和市人大副主任,已经退休好几年,已经是七十多岁的老人,但昨晚被省纪委的人带走了。

    你也知道纪委上门不是什么好事,我丈夫黎金威已经在今天凌晨去了省城打听消息。

    但是到现在为止,一点消息都没有。

    你来之前,我也找过万书记和纪委皮书记,他们都说刚调到秦甘省来,人生地不熟的,帮不到什么忙……”

    洪土生马上皱起了眉头:“呃,孔阿姨,我叔叔他们都帮不了忙,我又哪有这个能力帮忙啊?

    说实话,如果不是因为我叔叔到这里来了,我根本不会来秦甘省。我对这里也是一点也不熟悉啊!”

    孔智赶忙道:“土生,你对这里不熟,我相信。

    但是省委鹿书记很熟悉你,对你很欣赏啊!

    只要你给鹿书记打个电话,说说我公公的情况,相信我公公很快就能放出来了。”

    洪土生听了随即笑道:“哈哈哈,孔阿姨,我怎么可能有这么大的面子?

    另外,要是无论好事坏事,都是一把手说了算,那还要纪委和纪委书记干什么?那官员们还有谁能监督调查到?”

    孔智想想也是,皱眉道:“额……土生,那我求求你帮忙找鹿书记。

    请他帮忙问问关于我公公的事情,到底严重不严重,应该可以吧?”

    “我连鹿书记是谁都不清楚,也不知道电话号码,怎么帮忙?

    孔阿姨,我看还是算了吧。

    等过段时间,自然就知道消息了。”

    洪土生说完,就转身,正准备朝着欢宴殿内走,孔智赶忙拉住了他。

    “土生,我求你了!

    只要你帮我这个忙,我送你……一亿!”

    孔智也是考虑到洪土生的身份和能力,感觉只有上亿才能打动他。

    洪土生一愣,没想到孔智这么爽快,竟然要直接送他一亿,而且还只是打听情况。

    要是把她公公黎光明救出来的话,估计会给他更多钱吧?

    但是既然这么爽快,那就说明黎光明犯了很大的事情。

    孔智和他丈夫黎金威创办的金威集团,很可能跟黎光明犯的事情有极大的关系。

    不然也不可能病急乱投医,竟然找到了他。

    洪土生感觉可以看看情况,要是黎光明犯的事情并不是无法用钱来赎罪的严重,还可以帮孔智一把,顺便可以把孔智给的钱,捐给金州市搞交通建设。

    要是很严重的话,那也算是帮秦甘省纪委一个忙,掌握黎光明更多的违纪违法情况,让同署办公的监委会,尽快转到对金威集团的调查上面。

    考虑好之后,洪土生小声问道:“孔阿姨,能不能把你公公当官那些年,你了解到的,他做过的事情,对我讲一讲啊?”

    “额……这个……”

    孔智没想到洪土生竟然要求这样,她一时间没有考虑好,只得吞吞吐吐起来。

    洪土生见状,随即叹息一声:“算了……

    孔阿姨,我都不了解你公公的情况,怎么找鹿书记?

    要是鹿书记问起我,我该怎么答复他?

    如果那样的话,我怎么能求他要求省纪委,把你公公放出来?”

    听了洪土生这话,孔智感觉很有道理。

    想到如公公一直被纪委调查着,金威集团迟早会出大事,到时候她们两口子辛辛苦苦建立起来的基业会毁于一旦。

    到那时候,家产全部充公,人也被抓,名声毁了,什么都没了……

    考虑了两三分钟后,孔智小声道:“土生,我和我丈夫建立起来的金威集团,最早叫金威货运公司,买卡车的本钱是当时还是金河县县长的我公公给的。

    后来卡车就投放到了金河县很多大金矿里搞运输,那也是公公打过招呼的。

    我们通过货运公司赚了第一桶金后,又通过购买金河县各大金矿提炼出的黄金,就请金饰工匠制作设计各种黄金饰品。

    先在金河县开了金店,后来又拓展到全市,甚至外市。

    金店取得巨大成功之后,我们就买了地皮,修建了金威大酒店,这些年还扩展到了房地产、公交等行业……”

    孔智说得轻描淡写,洪土生却是明白其中有很多的内幕。

    可以肯定的是,如果孔智的公公不是金河县县长、后来的县委书记、最后的市人大副主任,很可能就没有金威集团的发展壮大、甚至存在。

    “嗯……孔阿姨,我估计要想救你公公出来,不牵连到金威集团,得大量退赃。

    当时搞货运公司的时候,是什么时间?你公公给了你们多少钱?”洪土生问道。

    孔智想了下,说道:“是二十四年前吧,我公公当时先后几次给了我们两百多万。”

    洪土生震惊的发出一声:“哇!二十四年前的两百多万,那时候的购买力换成现在,少说也值上亿啊!”

    “唉!是啊。土生,你看咋办呢?”孔智苦着脸问起。

    “在这之后,你公公还给过你们钱吗?”洪土生又问道。

    “没有了。”孔智摇头道。

    “但他动用关系和权力,还有那些巴结他的人,应该没少给你们两口子好处吧?

    比如低价卖给你们黄金,低价卖给你们地皮,低价卖给你们公交路线……”

    洪土生说到这,孔智连连点头。

    “你们金威集团现在除去银行贷款这些,预计净资产有多少?”洪土生又问道。

    “大概能值五十亿左右吧。”孔智回应道。

    “嗯,如果捐出其中的49亿多财产给国家,只保留少量的家产,来保全你们一家人,你认为值不值得?

    如果愿意的话,我就帮忙打电话,如果不愿意,那就当我们没聊过天。

    放心,我不会说出去的。

    毕竟有省纪委,之后还会有同署办公的省监委会,对你们一家人进行调查。”

    洪土生这话说出后,孔智犹豫了下,说道:“土生,我可不可以给我丈夫打个电话?”

    “好啊。那我跟王叔叔先聊着。”

    洪土生随即朝着欢宴殿门口走去,就在门口苦等的王子禾赶忙迎了上来,又被洪土生叫到了另一侧的小花园边。

    “土生,求你救救我吧!”

    王子禾冒出这话,吓了洪土生一跳,随即笑问道:“有人要杀你?”

    “呃……”

    王子禾一愣,看了下周围,小声道:“土生,要是你不救我的话,我还真有可能被人杀了。”

    “王叔叔,你可是孔家的女婿。

    孔家这些年教出的弟子估计不低于十万人了,在金州市的势力应该是很大的,谁敢杀你啊?”洪土生追问道。

    王子禾赶忙道:“狗急跳墙啊。

    为了保住他们的钱和地位,雇凶杀我也是很有可能的!”

    “好吧。那你说说是那些人?

    只要把他们抓了,他们没钱没势了,谁还替他们卖命杀你?”

    洪土生这话说出后,王子禾笑道:“是啊。

    但是土生,你能不能帮我把他们尽快抓了呢?”

    洪土生随即保证道:“只要他们违法,我肯定帮忙啊!

    但是,我估计你当金州市矿业集团董事长好些年,也违法了吧?

    你也得自首才行!

    其实自首之后,你还能得到周密的保护,还能极大的减轻罪责。

    等一两年后,安全出来了,凭着是孔家女婿的身份,也不愁没有出路……”

    王子禾皱眉道:“可是,我怕连累了我老婆孔礼啊!

    她好不容易才成了金川区的副区长,要是因为我出了事,害她丢了官职,甚至被调查怎么办?”

    洪土生很快展开了合理的联想:“既然你都很害怕了,说明纪委开始调查你了,有人得到消息,就准备杀你灭口。

    所以你最近肯定出事!不是被抓就是被杀!

    要是想保命,想尽快放出来的话,就得自首!

    至于孔阿姨,她要是为官清正廉洁,没什么大问题。

    只要我对叔叔打个招呼,她肯定不会受影响的!”

    洪土生说的话和做出的保证,完全打动了王子禾。

    他随即说出了金州市矿业局局长、分管矿业的金州市副市长、他以往的上级,矿业集团的老董事长,还有一些同事和下级等的违法犯罪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