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一辈子的保姆-乡野大刁民-
乡野大刁民

第54章 一辈子的保姆

    吴正光有些郑重的说道:“土生啊,无论宋太旺怎么样,他肯定不能再做村长了。

    我认为你很合适,要不要我来井盐村给你宣传下,站站台啊?”

    洪土生赶忙道:“吴书记,我回村就是想过安静生活,不想做官。我认为村治保主任甘建比较适合。

    但我们村有个具体情况,就是村里大部分青壮年男人都在宋太旺的隆旺建筑公司干活。

    如果他们和他们家的人不选宋太旺,或者宋太旺要求选的人,肯定会被开除,就没办法再在隆旺建筑公司干活了。”

    吴正光听了,笑道:“土生,这也算个事?

    这年头有建筑技能的熟练工,无论在哪个建筑公司都能找到活干。

    这事只要你找林书记,就可以轻松解决!

    倒是隆旺建筑公司,要是离了这些青壮年男人,一时找不到那么多建筑工人,耽误了工期的话,那可真就麻烦了!”

    洪土生一愣:“是吗?

    那我怎么听说,现在建筑公司只要有项目做,就不愁找不到工人干活?

    倒是建筑工人单独去找活,很难呢?”

    吴正光哈哈一笑:“他们一起跳槽,哪个建筑公司不欢迎?

    一个两个嘛,自然是比较难的。”

    洪土生此时豁然开朗,笑道:“太好了!

    我还真不知道这些事情,谢谢吴书记给我出了这个主意!

    对了,今天是星期五,下午放假,肖阿姨有空吗?

    要是有空的话,我下午来乡政府接肖阿姨去我家,为她做美容治疗!”

    洪土生主动提起这事,吴正光自然高兴,他笑道:“那好,土生,下午三点你肖阿姨下班,就在乡政府大院等着你来。”

    “嗯,那就说定了!”

    洪土生随即给林开泰打去了电话,谈起井盐村青壮年男人跳槽后的安置问题,林开泰让他给卿常贵打电话。

    洪土生没想到自己开车,帮彭福海办购房手续的卿常贵,竟然是汉坤建设集团的董事长,是身家过十亿的大老板。

    当他对卿常贵说起,打算让井盐村三百多熟练建筑工人,跳槽到汉坤建设集团后,卿常贵极为高兴,马上开出了优厚条件。

    “土生,你告诉他们,只要他们来,我在他们原来月工资的基础上,工头加两成工资,工人加一成工资。

    另外,逢年过节还有不低于两百元的礼品券,年终还有不低于两千块的红包,工头翻倍。

    做满一年后,表现优秀的工头和工人,我们汉坤集团还给他买社保!”

    现在终于解决了安置问题,洪土生更加有了底气,他马上给李学民打去了电话,说了下情况。

    李学民认为这是扳倒宋太旺的关键因素,笑道:“太好了!

    土生,我马上安排甘建他们在中午休息时间,给在建筑公司做工头的村民打电话,估计不到下午,干活的村民们应该都知道了。

    到时候就可以让他们都回村来开村民大会,重新选村干部了!”

    “李书记,赖永清他们就快来了,不能让他们在经手账本、文件、档案这些了。

    要是有些资料被他们毁了,以后新任村干部接手会很麻烦。”洪土生叮嘱道。

    李学民笑道:“我已经对治保队员下了命令,除了我们五人之外,其他村组干部都不允许进入村部,包括米龙在内。”

    “嗯,那就这样吧。”

    洪土生挂了电话,注意到赵冰霜身上散发着沐浴露的清香,还换了套昨天新买的连衣裙,此时正带着围裙在切菜,随即到了她身边。

    “冰霜,下午我要去县城,你还有什么需要买的?”洪土生小声问道。

    “土生,我想请你帮我买一两个商铺,到时候用来收租金,家里好用。”赵冰霜说完,掏出了贴身存放的银行卡。

    “不在县城买住房吗?”洪土生问道。

    “我跟你住得好好的,以后你住哪,我就住哪,好不好?”

    赵冰霜这两天耳闻目染,知道洪土生很有本事,对她也很照顾,加上又有彭兰儿表态,要跟她做好姐妹,她已经下定了决心。

    “可你只在这里做一个月保姆,之后就可以去城里生活了啊!”洪土生还不太清楚赵冰霜的心意,试探着问道。

    “不!土生我想永远在你家里,我想做你一辈子的保姆!”

    赵冰霜说完,放下了菜刀,转身到了洪土生跟前,用起一双迷人的杏眼,深情款款的看着他。

    “呃,冰霜,你这么漂亮,怎么可以做我的保姆呢?”洪土生赶忙道。

    “那就让我做你的女人吧。土生,我不要任何名份,你对外说我是你家的保姆就可以了。”

    赵冰霜赶忙表态,接着双手环抱住了洪土生,投入了他的怀中。

    “你对兰儿说了吗?”

    洪土生双手轻抚着赵冰霜的秀发,轻声问道。

    “兰儿妹妹同意了。”赵冰霜嫣然一笑。

    洪土生双手又抚摸起了赵冰霜的秀脸,随即说道:“做我的女人可以,但不能再养猪了。

    送给隔壁两家邻居,还可以拉近关系,平时也有个照应。”

    赵冰霜作为节省惯了的女孩子,虽然很舍不得把猪送人,但还是无奈而又顺从的点了下头:“好吧。吃了饭我就去叫他们把猪牵走。”

    “这就好!”

    洪土生随即捧着赵冰霜的脸,对准她那诱人的粉唇,吻了上去。

    “额……”

    赵冰霜突然有了触电般的感觉,浑身肌肤都生出了糠粒。

    她微微的张开檀口,洪土生的舌头马上伸了进去。

    在赵冰霜的口中搅动一番,赵冰霜感到有些燥热后,双手越发紧抱住了洪土生,还不时地抓握起来。

    轻轻抵开赵冰霜的玉齿关后,舌头进入了更大的空间,很快找到她的香舌后,舌头开始在上面不断的舔弄着。

    洪土生的双手此时也没闲着,先是在赵冰霜的后背上抚摸一番后,放在了她的葫芦底美臀上,不断的抓握着、揉捏着。

    赵冰霜浑身越来越热,人也逐渐开窍,她的香舌动了起来,开始配合着跟洪土生的舌头互动起来。

    吞咽着赵冰霜的香津,赵冰霜也吞着洪土生的口水,两人就这么深吻着,双手都越来越放肆。

    洪土生的双手已经隔着布料抓握起了那两团饱满,赵冰霜也发出了动情的轻吟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