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7章 冤家路窄-乡野大刁民-
乡野大刁民

第537章 冤家路窄

    “好的,叔叔。

    那我就一五一十的,把鹿书记让我转告给你和皮叔叔的原话,一句不漏的说出来……”

    洪土生说的,的确都是鹿书记让他转告的原话,而且完全是一字不漏的。

    一桌人都认认真真的听了,先是羡慕的看起了孔礼,最后都看起了万小万。

    如果孔礼禁得起调查,没有什么大问题的话,肯定能被万小万提拔,甚至是越级提拔,毕竟这是鹿书记授予万小万的特权。

    而万小万竟然是鹿书记亲自点名,要到秦甘省来担任金州市市委书记的。

    以后有事还可以直接找鹿书记汇报,这明显就是把他当作了心腹爱将来看待。

    万小万也是有些感动,注意到众人都很羡慕他,随即道:“感谢省委鹿书记对我们金州市的关心。

    看来我们金州市以后将是秦甘省重点扶植的,各位同志都要努力,不要辜负了省委鹿书记的深切期望啊!”

    包括最后发言的孔礼在内的众官员都表态后,孔信随即对着洪土生鞠了一躬,感谢道:“在这里我要郑重的感谢土生。

    要不是土生找了鹿书记的话,我大姐一家四口什么都没了,而且估计包括勇孝在内,都会被抓起来调查,等调查过后,也不知道会判多少年。”

    孔礼也赶忙站起,朝着洪土生鞠躬:“土生,感谢你啊。

    如果没有你,我老公不敢去找皮书记交代问题,被蒙在鼓里的我肯定会受到牵连,甚至毁了这么多年积累下来的好名声……

    最重要的是作为孔圣和孔武的后人,我为他们蒙羞,实在愧对他们。

    幸好有土生,谢谢你了!”

    孔礼再次鞠躬后,洪土生赶忙站起,先看着孔礼,之后看着孔信:“这不过是小事两桩而已。

    我们龙蟒农产品公司、井盐村土特产公司,天娇集团、红颜药业集团、光彩集团,希望能跟金州市孔家好好合作,将金州市发展好!”

    “哦!土生,你打算怎么跟我们孔家合作?

    只要是你提出的要求,我们孔家一定尽量配合做好!”孔信马上表明了态度。

    “还是等我们这五家企业,跟金州市和各县签订各种合同之后,我再来拜访,然后再详细说吧。

    现在大家继续看新闻联播吧,我去那边说几句。”

    洪土生正准备去楚天娇三女距离他们这四桌较远,还隔着轻纱屏风的右侧,坐的都是女人的那四桌走去时,门外突然出现了一女二男。

    他怎么也来了?真的是冤家路窄啊!

    他瞬间瞪大了眼,看着三人说说笑笑的走了进来。

    注意到洪土生正在细看三人,孔信赶忙小声介绍道:“土生,走在中间那个中年女士,是我的大哥的大女儿,大侄女孔袭人。

    呵呵,她只比我小两岁,说起来是一起长大的。

    不过她这些年保养得不错,所以看着也是就三十出头。”

    “哦!”

    洪土生点了下头,指着他认识的、追求了楚天娇好几年的,只有四分之一血统的冯约翰,问道:“那个外国青年人,他是谁?”

    “呵呵,他是冯约翰,我大侄女的继子,拥有四分之一华夏血统的美籍华人,今年二十五岁。”

    孔信没有提孔袭人和冯约翰家里很有钱的事情,毕竟这些事情都是可以打听出来的。

    “哦!”

    洪土生已经观察了一会儿,发现姿色尚佳、保养也不错的孔袭人走路时,始终是偏向冯约翰那一边。

    而看冯约翰的眼神,根本就不像是继母看继子的慈爱,而是女人看心爱的男人,或者说是情人的那样深情。

    他们俩肯定有问题!

    不过洪土生是不可能说这事的,毕竟说出去也不会有人相信,毕竟孔袭人是冯约翰的继母。

    “那另一位呢?”

    “那是我大姐的儿子黎勇孝。”孔信回应道。

    “哦!”

    洪土生突然发现冯约翰也注意到了他,那种猛兽看着猎物的目光瞬间迸发出来。

    但冯约翰此时也注意到了洪土生,眼神又瞬间转变得很平静,嘴角还露出了微笑,就当没看到洪土生一样。

    跟朝着右侧屏风后走去的孔袭人道别后,他和比他大一岁的表叔黎勇孝朝着这边走来。

    洪土生此时也观察过了黎勇孝,看他走路有些轻浮,脸上没什么血色,有明显的黑眼圈,就感觉他应该是酒色过度,身体有了些早衰的迹象。

    这样的男人要是娶了兰艳姐的话,兰艳姐以后恐怕很难有好日子过。

    但是他家就要没钱了,也许会浪子回头、重新做人,就像董大志那样洗心革面了呢?

    “勇孝、约翰,快坐过来!”

    孔信笑着招呼起了黎勇孝和冯约翰,两人来到大餐桌旁,冯约翰假装记不清洪土生,看着他笑道:“兄弟,我看你好面熟啊!”

    洪土生也报以微笑:“呵呵,我是天娇姐的表弟,前不久跟冯少在锦官市机场见过面。”

    冯约翰这才装作有些明白:“哦!原来你是我……大学同窗楚天娇的表弟啊!你叫什么?”

    冯约翰发音的窗和床很相似,让在座的众人都有些误解,洪土生的脸色也顿时有些不爽。

    冯约翰要的就是这个效果,之前因为对洪土生的情况还没多大了解,所以暂时还没想好怎么对付洪土生。

    但是现在,洪土生就在眼前,怎么说也得凭借着主场优势,好好的压制他一番。

    洪土生虽然很会搞社交,但却不是个好欺负的男人,尤其是涉及到他的女人了,更是非常的维护。

    他没在乎在这里只是客人的身份,瞬间站了起来,冷冷的指着冯约翰:“冯约翰,你的嘴很不利索啊!

    我天娇姐只是你的同学,你却偏要在各位领导和长辈面前说什么同窗,还故意发音那么含混,你安的是什么心?想要诋毁我天娇姐?”

    “楚天娇是我的同窗啊!怎么了,你这表弟有意见?”

    冯约翰仗着在孔家备受尊崇的身份,加上周围都是很护着他的孔家人在,毫不畏惧的坐在了孔信和黎勇孝中间的座位上。

    “你把话说清楚点!这关系到我天娇姐的名誉!”

    洪土生依旧不依不饶,愤怒的离开座位,朝着冯约翰这边快步走来。

    孔信和黎勇孝见洪土生这么沉不住气,都担心他会打冯约翰,赶紧站了起来,拦在了他的面前。

    “土生,你跟约翰在之前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孔信拉住洪土生问起。

    “没有误会!”

    洪土生依旧指着冯约翰说道:“天娇姐跟这个美国人冯约翰,的确是在齐鲁工大时同学了好几年。

    这个冯约翰的确是死皮赖脸的追求了天娇姐好几年,但是天娇姐根本就看不上他,所以始终不过是同学关系。

    但是,这个冯约翰一直不死心,竟然跟到了锦官市机场。

    在那里,天娇姐已经对他说的很清楚了,非常厌烦他的纠缠。

    但他现在竟然占天娇姐的口头便宜,我作为天娇姐的表弟,天娇集团副董事长,是无论如何也不能忍的!

    冯约翰,你必须对之前说的话进行澄清,然后道歉!

    否则的话,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现在的华夏可不是当年旧社会,美国人在这里是不会有任何特权的!”

    孔信感觉洪土生现在一点面子都不给他,还在针对冯约翰,心里也是有些冒火。

    但想到洪土生今晚帮了孔家的大忙,还说要跟孔家合作,他也不能得罪,随即看向了冯约翰:“约翰,你说话就好好说嘛,别吐字不清。

    就说楚天娇董事长是你的同学不就行了,何必什么同窗同窗的,让人误会呢。”

    冯约翰见孔家当家人的孔信,现在明显偏袒洪土生,心里很是不爽。

    但这里毕竟是孔家,往大了说是华夏。

    他一个美国人,还不清楚洪土生的底细,的确不能意气用事。

    何况他现在想要做的,已经不是夺回楚天娇这么简单,而是想要除掉洪土生,让他永远消失!

    好汉不吃眼前亏,冯约翰再次让步的说道:“好吧!小叔,各位贵宾,楚天娇是跟我多年的同班同学!”

    “不对!冯约翰,你这话还是没说对!”

    洪土生马上听出了其中的歧义,说道:“你可以说楚天娇是我多年的同班同学,或者说是我同班多年的同学,但不能用跟我这两个字!”

    冯约翰听了越发的冒火,他还没表态,一直很维护他、在美国留学几年、遇到放假就住在他家的黎勇孝已经冒火了,他指着洪土生怒问道:“你是什么人啊?

    有什么资格,在我们孔家耀武扬威的?我表侄儿哪里说错了?

    楚天娇不是跟我表侄儿多年的同班同学,难道是跟你多年啊?

    别这么给脸不要脸,蹬着鼻子上脸!

    小叔看在你是客人让着你,我可不让!

    你要是看我表侄儿不顺眼,可以马上走,我们孔家不欢迎你!”

    黎勇孝话音刚落下,孔礼注意到万小万等人都在盯着黎勇孝看,表情越来越严肃,她感觉很不对劲,赶忙道:“勇孝说啥胡话呢?

    土生是我们孔家好不容易请来的贵客,刚帮你爸爸妈妈了一个大忙!”

    “什么大忙?凭着我们家在金州市的关系,还需要他帮忙?”

    因为外公去世,黎勇孝昨天凌晨四点多就来了孔武山庄帮忙。

    他父亲黎金威和母亲孔智,担心他受不了接二连三的打击,都没告诉他爷爷被省纪委带走的事情,所以现在的心态,依旧很膨胀。

    不过现在,为了让黎勇孝不再跟洪土生作对,孔礼张口就说了出来:“你爷爷今天天没亮就被省纪委带走了,你爸也在省城活动。

    就在之前不久,你爸也被省监委会的人带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