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8章 没大没小-乡野大刁民-
乡野大刁民

第538章 没大没小

    “啊!?怎么会这样?”

    黎勇孝果然不是个受得住打击的年轻人,他的心态瞬间慌乱起来,看着孔礼问道:“三姨,这是怎么回事啊?”

    “还不就因为你爷爷当年做的那些事,加上你家的金威集团这些年做的那些事……”

    孔礼没说的那么清楚,但回国当了总裁之后,金威集团很多违法的事他也参与其中的黎勇孝瞬间明白了,他有些无措的问道:“怎么办?我该怎么办?我妈呢?我妈在哪?”

    “你妈?你妈跟你王姨父,现在还在向市纪委皮书记交代情况呢!”

    孔礼说完,黎勇孝又皱了下眉头,问道:“王姨父也被纪委带走了?你怎么没事啊?”

    此时孔信赶忙道:“多亏了土生啊!是土生帮了你们,也帮了我们孔家大忙!

    勇孝,现在你们两家都不会有什么大事了,你的爷爷和爸爸都会很快回家,你妈和王姐夫是在这欢宴殿后的休息室里,对纪委皮书记做交代,不会有什么大事情的。”

    听孔信这么说起后,黎勇孝很快稳定下来,虽然还不清楚洪土生的身份,但看着他的眼神已经平和多了。

    孔信接着又将脸色都不太对的洪土生和万小万等九名市委常委,对黎勇孝和冯约翰做了简单介绍:

    “勇孝、约翰,你们眼前这位就是在天府省内鼎鼎大名的剑南县名医洪土生、洪少。

    在座的九位领导,他们分别是市委万书记、石市长、常务赵市长……万书记是土生的叔叔!”

    孔信最后重点提起了洪土生跟万小万的特殊关系,其实更多的是在提醒冯约翰,洪土生并不是普通人,不要跟他作对。

    黎勇孝很快就转变过来,赶紧招呼起了万小万等九人,又笑着朝着洪土生伸出了手:“洪少,不好意思。

    之前对你不太了解,有些犯冲了。

    感谢你帮了我们……只是不知道你是怎么帮我们的?”

    洪土生跟黎勇孝快速握了下手,笑道:“到时候你找你妈问问就行了。”

    “唉哟!表叔,我肚子有点疼,不知道是不是刚才吃臭豆腐,想拉肚子了。这晚饭就不吃了!”

    此时的冯约翰感觉被孤立了,但他并不想屈服,更不想跟万小万这些明显向着洪土生的官员坐一起,随即叫起了黎勇孝。

    “啊?那我陪你去吧。”

    黎勇孝对冯约翰的确很关心,朝着众人都点头表示歉意后,就拉着冯约翰离开了。

    刚走出殿门不远,冯约翰就拉着黎勇孝往更上面的内院走,他用起英文小声对黎勇孝说道:“表叔,那个洪土生抢了我最心爱的女人楚天娇,我发过毒誓要夺回楚天娇的,你能不能帮我?”

    “怎么帮?”黎勇孝也用起英文问道。

    冯约翰认真说道:“孔家在孔武山庄就住有上千人,高手众多,但是我请不动。

    毕竟我只是袭人继母的继子,从血缘上跟孔家没有关系。

    我想请你找些孔家的高手,把那个洪土生神不知鬼不觉的干掉。

    没有了他存在,楚天娇肯定会回心转意接受我的。你看好不好?”

    黎勇孝赶忙道:“这……恐怕不行。洪土生刚帮了我家大忙。”

    “都还不知道是什么大忙呢!万一只是个小忙,或者是越帮越忙呢?”冯约翰又道。

    “还是不行啊。洪土生现在是孔家的座上宾,身份也不一般。

    我们孔家的人,估计没谁会听我的,反而还会泄露消息。”黎勇孝皱眉摇头道。

    “我给钱!”

    冯约翰说完,想了下,又道:“两千万美金!”

    “哦……”

    黎勇孝犹豫了下,但感觉他家也有几十个亿,没必要去铤而走险,依旧摇起了头。

    “哇哦!表叔,那个女孩子是谁?感觉挺天然、挺漂亮的!

    我以往来孔家,怎么就没见过除了佳人小表姨之外,其她让我一见难忘的美女呢?”

    此时的冯约翰依旧用的是英文,黎勇孝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到了正顺着台阶对面走下来,穿着都很朴素的云福水和云想容。

    “那是我外公当年最欣赏的弟子,师叔云福水,和他的女儿云想容。

    云想容的确挺漂亮的,武功也不错,但就是性格太冷了,而且喜欢安静,很少离开云湖村。”

    黎勇孝做起了简单介绍后,冯约翰瞬间有了些想法,随即朝着走近的云福水和云想容靠近。

    他满脸微笑的用华语打起了招呼:“云叔叔,云妹妹,你们晚上好,我是美籍华人冯约翰,孔袭人是我的继母!

    云叔叔,我的袭人继母,在以往我还小的时候,经常提起你呢!”

    云福水父女要赶着去欢宴殿吃晚饭,本来是不想理会这个只听说过但没见过的冯约翰,还有让他一直都比较反感的纨绔子弟黎勇孝。

    但既然冯约翰就在眼前,还打起了招呼,也只得点了下头,说了声“好”,就准备和云想容离开了。

    “哎!云叔叔、云妹妹,别走啊。我想跟你们多聊几句。”

    冯约翰赶紧挡在了前面,黎勇孝也配合着问道:“云师叔,云师妹,你们什么时候来的?下午我和大表姐、约翰离开山庄的时候,怎么没见到你们?”

    黎勇孝也发问了,云福水父女只得停了下来。

    “勇孝,我们是刚来不久,刚去祭拜了师父和师母。”

    云福水接着又看向了冯约翰说道:“你是袭人师侄的继子,按照辈分,就应该叫我师叔祖,叫我女儿为师叔。

    以后可不要没大没小的,连个辈分都搞不清楚了!”

    “呃……”

    冯约翰本意是想乘机接近云想容,但没想到却在无形中降了辈分,有些不爽的同时,又问道:“你们是独自来的吗?”

    “坐飞机来的!”云福水说话之后,云想容已经从旁边下去了。

    冯约翰此时也没办法再去关注云想容,又问道:“是谁的飞机啊?”

    “你这个外国孙辈没大没小的,我没兴趣跟你聊。勇孝,我走了啊!”

    云福水说完,也朝着下面走去。

    冯约翰转过身看着很快就要下到欢宴殿周边的云想容,瘪了瘪嘴,摇着头用起英文说道:“果然是个冰美人,一句话都没说。”

    “是啊。约翰,这样的女人就是搞到手了也没意思。

    我知道洪土生刚才占尽了风头,你现在心情很不好,不如我们去魔指天堂会所,找最漂亮的小姐,好好的放松放松!”

    黎勇孝做出提议之后,冯约翰点头道:“好吧!如果没有我看得上的货色,你自己玩吧,我就按摩一下。”

    “行啊!那我们赶紧走吧。”

    黎勇孝随即拉着冯约翰也朝着下面走,很快就到了停车场。

    看到直升飞机后,冯约翰问起了一个刚从大厨房端菜出来的孔家妇女,这才得知直升飞机是洪土生开来的。

    “卧槽!云想容竟然是坐洪土生飞机来的,肯定跟他有些关系,难怪对我不理不睬的……”

    冯约翰心里嘀咕后,又问起跟洪土生同行的人,妇女回应说起不光有云福水父女,还有三个很漂亮的年轻美女,都是洪土生挨个抱下飞机的。

    “卧槽!竟然有三个?会不会有楚天娇也在呢?”

    冯约翰本想给孔袭人打电话,让她看看屏风内的女宾区是否有楚天娇的存在,但又担心孔袭人吃醋,索性让黎勇孝给他妈孔智打去了电话。

    黎勇孝本来是询问跟着洪土生来的三个美女是谁,孔智却谈起了他父亲已经对外发布了声明。

    要将金威集团和黎家的绝大部分家产捐献给国家,他们家只保留包括一套房子、一部车,不超过千万的家产。

    “什么?妈妈,谁让你们这么做的?

    那我不是很快就变穷了?”黎勇孝瞬间皱起了眉头。

    孔智赶忙劝说道:“勇孝,要是不这样做的话,我们包括你,都会被关进监狱,金威集团和所有家产都会被没收,出来之后我们名声臭了,什么都没有了。

    现在我们都能获得自由,也不会再有谁查我们,还能保留近千万的资产,你爷爷继续享受市厅级干部待遇……

    说实话,土生真的帮了我们家大忙!”

    黎勇孝听了,瞬间冒火:“什么?又是他!

    妈妈,他这不是帮忙,这是害我们啊!

    我们家的事情,没那么容易被查出来的!

    现在我们家变得一穷二白了,就算有自由,没钱了又有什么用?”

    “勇孝,你这孩子怎么这么不懂事呢?

    现在这样的结果,已经是最好的了。

    对了,要吃晚饭了,你跟约翰赶紧过来。”

    孔智催促后,黎勇孝应了声“知道了”,就挂了电话,想到几十亿瞬间没了,以后永远也不可能再找回来,忍不住流出了热泪。

    冯约翰此时的心情却是很不错,想到黎勇孝没了钱,也许就能转变态度,随即假意安慰道:“表叔,别伤心了。

    我们先去魔指天堂,放松下,心情就好了。”

    “约翰,我认识一个人,他能联系到那些人……”

    黎勇孝又用起了英文,之后很快打开了本属于他的,但很快就将捐献出去的劳斯莱斯魅影,让冯约翰上了车。

    车开出孔武山庄后,有些心机的冯约翰这才用英文问道:“表叔,那些人是什么人啊?”

    “善于使用枪械、刀具、暗器、毒药的一群职业杀手!”黎勇孝用英文回应道。

    “很厉害吗?”冯约翰笑问道。

    黎勇孝回应道:“自然是极其的厉害!

    或者不接单,只要开价接单,收了钱之后,就从来没有失手过。

    在东亚、东南亚、南太平洋地区,他们都建立起了分支,国内也有。

    我熟悉的那个人,就是国内分支的联络人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