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1章 果然出事了!-乡野大刁民-
乡野大刁民

第541章 果然出事了!

    得知胡玉仙和汪夏荷睡在三楼的中间套房,而她则独自在左侧套房,刚才跟堂姐楚洁欣在微信上聊了很久,现在正准备睡觉。

    洪土生随即关了手机,很快敲起了反锁的左侧套房门。

    “土生,我来了!”

    穿着睡衣的楚天娇招呼一声,很快打开了套房门,随即就被洪土生紧紧的搂抱在了怀中。

    “天娇,今晚我要把你变成我的女人!”

    洪土生话说完,就霸道的亲上了楚天娇微翘的粉唇,伴随着双手的胡乱摸索,舌头很快启开了楚天娇的贝齿关,招呼起了她的俏舌,还贪婪的吞咽起了香甜的汁液。

    “额唔……”

    楚天娇没想到洪土生今晚这么冲动,保存了24年的初吻瞬间没了,此时的她感觉触电一般,浑身也越来越发烫,尤其是俏脸红得就像熟透了的山楂。

    考虑到洪土生此时正在兴头上,楚天娇的唇舌也无师自通的逐渐配合着他的热吻,双手也在他的身上胡乱的摸了起来。

    隔着布料的触感始终不是那么美妙,洪土生很快就伸进了睡衣内。

    正准备毫无阻隔的好好感受一番傲挺饱满的美妙触感,听着楚天娇那美妙的轻哼,却发现还有前开式无肩带罩罩的阻挡。

    手指轻轻一搓,暗扣松开,罩罩随即滑落,洪土生的双手终于牢牢的抓握住了不大不小、刚刚好的36……

    太细滑!太娇嫩了!真不愧是天娇啊!

    洪土生感觉楚天娇实在完美,可说是上天赐给他的,最让他动心的女孩子,此刻他的双手和手指开始不断动作了起来。

    已经被洪土生这样欺负了,楚天娇感觉也算是他的女人了,动作也逐渐大胆起来。

    她逐步消除了羞涩,双手最终还是触碰到了正抵着她的膨胀发热,拉开了拉链,扯下了平角裤,第一次亲手无阻碍的感受起了洪土生独有的霸道阳刚,心跳也更加的快了。

    伴随着深吻,楚天娇已经越来越难以自控,感觉体内发痒难受,已经开始发水,感觉已经浸透了那一小块布料。

    本来不打算在这里将第一次给洪土生的她,现在感觉受不了了,只想着尽快解决能止痒退烧的大问题。

    她突然脱离开了洪土生的亲吻,温柔而又深情的说道:“土生,我想做你真正的女人了,现在可以吗?”

    “当然可以!”

    洪土生的话刚说完,楚天娇放在这小厅沙发上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谁这么讨厌啊?”

    洪土生皱起了眉头,搂抱着楚天娇到了沙发旁,拿起手机后,就看到了卿凤舞的来电。

    “土生,是谁啊?”

    楚天娇此时根本没心思看手机,她此刻最想的就是尽快体会到做女人的快乐。

    “凤舞打来的,估计是有急事找我。只是我的手机关机了,才打给了你。”

    洪土生话音落下,门口也传来了敲门声,此时汪夏荷与胡玉仙都在同时喊起了他。

    “果然是这样……”

    洪土生赶紧松开楚天娇,他接通电话的时候,顺便拉上了平角裤。

    “夏荷、玉仙,我马上出来。”

    拉上拉链之后,洪土生听到卿凤舞在电话里焦急的说起佟双儿出事了。

    “果然出事了!”

    洪土生皱起了眉头,看到楚天娇还在紧张的穿戴罩罩,赶紧开门走出。

    汪夏荷与胡玉仙赶紧走了过来,也说起她们还不认识,但也听姐妹们说过的佟双儿出事了。

    “好了,你们不用担心,都去好好休息,我跟凤舞聊就行了。”

    洪土生一边下楼,一边听卿凤舞比较详细的说了起来。

    就在下午四点多,哈城市女子特警队在解救银行人质行动中,佟双儿为了替换下作为人质的怀孕八个月孕妇,亮出了她是天府省新任省长佟保国女儿的身份,充当起了五个银行劫匪的人质。

    虽然五个劫匪最终都被女子特警队的狙击手,在很短时间内击毙了,但最后死的那个劫匪也拉响了腰间挂着的手雷。

    伴随着一声巨响,手雷弹片横飞。

    虽然佟双儿敏捷的用两个劫匪的尸体作为掩护,还趴在了地上,护住了正面,但后脑勺和后背上已经中了弹片,当场就昏迷在地,还流出了不少鲜血。

    洪土生非常担心,赶紧问道:“她现在怎么样了?”

    卿凤舞回应道:“后背的弹片都已经取出来了,没有伤到背脊骨,也没太大问题,但唯独后脑勺的一块不敢取出。

    医生担心取出后就流血不止导致死亡,另外也担心会影响到她的思维和记忆,所以只对那里做了消毒和止血包扎。

    因为佟震和佟保国现在都在天府省,佟省长已经要求哈城市方面将佟双儿送往天府省锦官市的华西医院,现在专机已经起飞了。

    估计再有三个小时,就能到锦官市机场了吧!”

    “嗯,佟双儿的情况是谁告诉你的?”洪土生又问道。

    卿凤舞回应道:“是佟省长打你的电话不通之后,就找了林姑父问了我的电话,然后打过来的。”

    “嗯,把佟省长的电话给我一个。”

    洪土生很快开机,记录下佟保国的电话后,拨打了过去,并将楚天娇的手机放在了客厅茶几上,就赶紧出了1号小别墅。

    在前往停放飞机小广场的路上,洪土生拨通了佟保国的电话。

    佟保国将佟双儿病情的最新消息告诉了洪土生,随即叹息道:“土生,我为官多年,一心扑在事业上,也没任何红颜知己,就这么一个女儿。

    要是双儿不在了,不知道有多少人看我的笑话。

    我也不想再抛头露面,从此跟你冷静阿姨,都辞官不做、隐居深山算了!”

    洪土生随即安慰道:“佟叔叔,双儿姐现在只是后脑勺有弹片不敢取出嘛,也没别的大碍,不用太紧张了。”

    “土生,你应该有取弹片这方面的经验吧?还需要做些什么准备呢?”佟保国稍稍心安,赶紧问道。

    “嗯……华西医院什么都有,也没什么特别需要准备的。

    我到了华西医院之后,再说吧!

    佟叔叔,你现在贵为省长,还是要注意休息,在我来之前,你好好睡一觉。

    放心吧,只要双儿姐的病情稳定,我肯定能帮忙取出弹片,并防止出血,争取让双儿姐尽快恢复……”

    洪土生本来还想说些可能会伤到神级之类的话,但不想让佟保国担心,加上马上要开飞机了,直接挂了电话。

    不到11点,飞机降落在了井盐村村部。

    洪土生换开另一架加满油的直升飞机,回到了林家大院的家。

    大背包里现在有镇痛液、消毒液和止血粉,洪土生又用矿泉水**多灌装了一**麻沸散、两**冰清液、几**消毒液和十几**镇痛液,之后又将所有的止血粉和生肌膏全部装上。

    察看了到冰箱里还有各种药材老叶子,洪土生估计到时候用得上,索性全部带走。

    此时彭兰儿六女都已经起来了,都叮嘱洪土生注意安全,期待佟双儿能顺利渡过这次的危险。

    洪土生给林开泰打过电话,将直升飞机降落在天大休闲广场时,那里早有了两辆新北区的警车和林开泰的专车在等候。

    坐上林开泰专车,在两辆警车的护送下,很快朝着华西医院而去。

    在路上洪土生给许名章打去了电话,得知华西医院里最权威、最好的脑科、麻醉科、外科、神经科、血管外科、烧烫伤专家,还有最有经验的护士都已经做好了准备。

    当洪土生赶到华西医院之时,华西医院去机场接佟双儿的救护车,也在四辆警车的护送下提前十几分钟来了。

    “土生,你终于来了!许教授他们已经在9号手术室等着你了。”

    佟保国虽然是第一次跟洪土生见面,但身边还有父亲佟震也在场,很快就迎了上去。

    “哦!佟爷爷、佟叔叔你们放心,我会让双儿姐很快好起来的!

    手术估计需要几个小时,你们都先睡一觉吧。”

    洪土生这边说,那边已经被华西医院的几名院领导引领着,朝着住院部大楼的29层的9号手术室而去。

    佟震和佟保国父子也赶紧跟上,而在他们周围,还有随行秘书和几名警卫……

    经过一番淋浴消毒,换上工作服,带上口罩后,洪土生拎着大背包进了手术室。

    看到现在的佟双儿一身病服,脸色惨白的趴在手术台上,完全失去了知觉,洪土生有些难受。

    他察看了监控数据后,感觉还算正常。

    之后他察看了佟双儿镶嵌着弹片的后脑勺,也看了龙江省人民医院提供的片后,随即跟许名章等六名专家商量起来。

    弹片现在压迫着佟双儿后脑勺的主要神级和血管,而且脑髓和微细神经和毛细血管还有很大的破坏。

    如果在取出弹片的手术时不能快速止血,佟双儿脑内就会充血,导致死亡。

    另外,即便是取出了弹片,清除了脑内的血渍和骨头碎片等,微细神经也已经受到了损伤,很可能造成病人失明和失忆。

    但现在也必须做手术了,再拖下去的话,因为神经和血管受压迫几个小时,而且毛细血管也有少量渗血,同样会造成脑髓污染,导致病人死亡。

    根据得出的结论,洪土生认为有他和许名章,以及另一名外科专家谢俊副教授,还有几名护士在就行了,随即请另外三名专家离开。

    “土生,要正式开始了,谁来主刀?”谢俊问道。

    “我来!许爷爷、谢叔叔,你们协助我,听我的安排就行了。”

    洪土生说完,随即将佟双儿翻转过来,给她灌进了三口麻沸散,防止在手术过程中突然醒来……

    兄弟姐妹们,祝大家端午节快乐!开心生活每一天!另外求点鲜花,拜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