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2章 我不认识你!-乡野大刁民-
乡野大刁民

第542章 我不认识你!

    紧接着,洪土生将佟双儿重新背对着放躺下,用消毒液清洗了三人的手术器具,接着清洗了后脑勺弹片伤口周围。

    许名章和谢俊以往从没见识过用中药药液进行消毒的,但想到洪土生跟很多名医合作进行手术的成功例子,都在静静的看着他,同时养精蓄锐。

    当洪土生左手拿起装有止血粉的开盖药**,右手拿起一**冰清液打开后,他随即说道:“许爷爷、谢叔叔,现在请马上取出弹片,不要担心,不要犹豫!”

    “好的!”

    许名章和谢俊同时回应后,几乎同时将手术镊子伸到了弹片两侧。

    “我数三下,一起用力、同时取出!”

    洪土生提醒之后,随即数起了:“一二三,开始!”

    许名章和谢俊配合得很好,同时用力后,瞬间夹取出了弹片!

    当弹片刚离开后脑勺,洪土生已经注意到了多处毛细血管的破裂处瞬间涌出了血液,他随即将止血粉洒进了伤口内。

    不到十秒钟,脑髓上的毛细血管的破裂处已经不再出血。

    等了几分钟后,洪土生又朝着伤口内轻轻的滴入了几十滴冰清液。

    原本有些血渍的脑内逐渐变得纯净起来,就连之前的止血粉也消失了。

    通过敏锐的视力,观察到毛细血管已经被止血粉修复得差不多,但微细神经还是有不少的断裂,洪土生皱了下眉头,再次倒入了少量止血粉。

    又观察了几分钟后,洪土生再次滴入了十几滴冰清液。

    发现微细神经除了断裂的一些没有办法修复之外,其它的都基本上修复好了,而毛细血管都已经修复完毕,随即松了一口气。

    此时脑内还有些骨片残渣和弹片残渣等,洪土生随即拿起小镊子,凭借着超过常人的视力,快速轻盈的逐一夹取出来。

    认真的又看了两遍,确定清理完毕后,洪土生为伤口周围抹上了生肌膏,之后就让许名章和谢俊缝补上伤口。

    “可惜没有了续骨膏,骨头修复起来会很慢,不然伤口都没必要缝补,这次中西医配合做的手术还是不算完整。”

    洪土生有些遗憾的将止血粉等放进了大背包里,开始认真的观察起了各种数据。

    许名章和谢俊很快缝补好伤口之后,洪土生再次将佟双儿翻转过来,为她灌进了半**镇痛液。

    原本很弱的数据,逐渐的就起来了,后来这数据几乎几根正常人的差不多,让在场的许名章和谢俊,还有几名护士都震惊不已。

    “土生,你给病人喂的什么药液啊?”许名章问道。

    “镇痛液。不光能强效镇痛,还能让人恢复精神和活力。”洪土生回应道。

    “那你就不应该给病人喝之前的麻沸散啊?”谢俊说道。

    “不行啊。病人虽然感觉不到疼痛,但恢复了精神和活力,血液会加速运转,那时候用止血粉的效果就不好了。”洪土生解释道。

    “后来又是什么液体,将淤血甚至之前的各种杂物消退的?”许名章又问道。

    “冰清液。主要功能是除臭滋润,但也有一定的消瘀散结功能。”洪土生笑说道。

    谢俊很是感慨的说起:“土生,你的药真的很神奇啊!

    要是以后大批量生产的话,我们这些外科医生还有护士们,工作量就减轻大半了!

    实不相瞒,这台手术,是我这辈子做过的最轻松的一次颅脑外科手术!

    以往做这个手术,还得将伤口开到更大,方便做各种清理和清洗……”

    “呵呵,会有这么一天的!

    估计再过六个小时,双儿姐就醒来了。只希望她能尽量正常吧。”

    洪土生说完,对护士们说起可以将佟双儿推出手术室去监控病房了,随即和护士们一起将佟双儿抬上了推车,依旧放趴着,很快出了手术室。

    “这么快!?!”

    当佟震和佟保国注意到,洪土生进去还不到一个小时,就推着佟双儿出来后,佟震忍不住老泪纵横:“土生,双儿,双儿,她……是不是,没救了?”

    洪土生赶忙道:“谁说的?佟爷爷,再过六个小时左右,双儿姐就会醒来的!”

    “真的吗?”佟震不相信的问道。

    “你看这后脑勺的伤口已经缝上了!”洪土生微笑道。

    “中途没出什么事情?”佟保国问道。

    “没有!什么事情都没有!非常顺利的做完了手术。”洪土生已经笑着回应。

    “土生,你可不要安慰我和我爸,我们受得住打击的。”佟保国依旧不信。

    “没有安慰,没骗你们!”

    洪土生看到许名章和谢俊已经换了衣物出来了,随即让两人陪着佟震父子边走边说,而他则返回了手术室外的准备间,换了衣物,背上了大背包。

    出来之后,就有一名护士带着他到了监护室外,此时佟震和佟保国都在外面坐着,洪土生随即道:“佟爷爷、佟叔叔,你们都去睡觉吧。我困了,也想睡觉了。”

    “土生,要是双儿醒来了,她能不能正常的走路、吃饭?”

    佟保国听了许名章和谢俊之前的讲述,现在已经相信洪土生用了特殊手段,很快做完了手术,据说效果非常的好。

    “这个没有任何问题啊。

    但也许会暂时失去记忆,严重的话甚至会暂时失明。”洪土生缓缓道。

    “啊!?失忆或者失明?许教授他们怎么没对我们说?”佟震很震惊。

    “我对你们说也是一样的。”

    洪土生说完后,接着道:“佟爷爷、佟叔叔,等双儿姐醒来之后,我会看情况决定。

    如果没什么大问题的话,我打算带她去井盐村住一段时间。

    井盐村的环境比起这大城市里要好很多,有助于她的彻底康复。”

    佟保国注意到周围还有秘书和警卫在,随即让他们散开,小声道:“土生,你救了双儿的命,想怎么样安排双儿,就这么样安排吧。

    这辈子就算是你不给双儿任何的名分,我和我爸也绝对不会有任何怨言的!”

    洪土生赶忙道:“呃……叔叔,你误会了。

    作为医生,救死扶伤是我的本职工作,是我应该做的,我也没想过要任何回报。

    双儿姐对我印象不好,我估计是因为我身边的姐妹们太多了,她很反感我。

    所以她才会在答应了在我家玩几天,之后调到剑南县,却又突然反悔,第二天就离开。

    我只是想着能让双儿姐尽快的彻底康复,才提出带她回井盐村疗养的,并没有任何的企图。”

    佟保国随即点头:“土生,我知道。你身边的女孩子很多都比双儿漂亮,加上你在燕京的那些女孩子……

    嗯,反正,我明白你是看不上双儿的。

    带双儿去井盐村,我和我爸都很放心。”

    “但是,万一双儿姐醒来之后,不愿意跟我去呢?”洪土生皱眉道。

    佟震马上道:“我带着她一起去井盐村,她应该会去的。”

    “好吧。已经半夜了,你们在附近好好睡一觉,我进去看看,然后就在里面睡了。”

    洪土生也是为了避嫌,才特意这么说,如果佟震父子不同意,他只能在附近病房睡,但就不能掌握佟双儿醒来后的第一手资料了。

    “去吧。保国,我们去好好休息。”

    佟震说完,就拉着佟保国离开了,只有两名警卫在病房外较远处继续值守。

    洪土生察看到此时的佟双儿趴着睡得很熟,脸色也越来越正常,监控仪屏幕上显示的数据比起正常人还要好之后,就和衣睡在了病房内的另一处。

    佟双儿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梦里没有色彩,总是灰蒙蒙的,也没有声音,显得非常的安静。

    她无助的走啊走啊,一直在探寻着方向。

    终于她似乎看到了一缕阳光,还听到了多种鸟鸣的声音,她高兴的笑出了声。

    看到阳光越来越灿烂后,梦里的她感觉睁不开眼了,嘴里连连喊着:“我不要太亮了!”

    喊过之后,她突然感受被谁翻动了下,随即睁开了眼。

    看到眼前出现了一个英俊的小伙子,此时正笑意盈盈的看着她:“双儿姐,你醒了啊!能看到我吗?”

    洪土生问完,还挥舞起了右手。

    “额,你是谁啊?我不认识你!”

    已经被洪土生翻转到正面的佟双儿,此时的眼神很纯净,仿佛还不会走路的婴儿一般,话音也不像以往那么有气势,显得娇滴滴的,不像是说谎。

    “双儿姐,我洪土生,剑南县井盐村的洪土生啊!”洪土生提醒道。

    佟双儿认真的想了下,说道:“对不起,我真的不认识你。”

    “哦!好吧。你先躺着,别动啊!”

    洪土生皱起了眉头,随即开了病房门,发现佟震、佟保国都在门外,此时正在跟许名章和谢俊,还有几名院领导正在说说笑笑的聊天,估计已经知道佟双儿醒来的事情了。

    “各位爷爷、叔叔,双儿姐醒了,但是她不认识我。”

    洪土生皱眉说起后,佟震和佟保国随即道:“土生,那我们进去试试!”

    “好吧。”

    洪土生跟着佟震父子刚走进病房,佟双儿就招呼起来:“爷爷、爸爸,你们怎么来了?我怎么住进医院了?

    后脑勺有一块没头发了,好像还有伤呢,后背也有……”

    听到佟双儿除了语气变得娇嫩了些之外,说话什么的都很正常,还远远的给他们打招呼,说明视力和记忆应该没有什么大问题,佟震和佟保国都高兴坏了。

    “双儿,你昨天出警,为了替换孕妇,主动当劫匪的人质……”

    佟保国从佟双儿出事,一直讲到洪土生从很远的地方赶来为她做手术,佟双儿看着洪土生的眼神也是越来越感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