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4章 全面合作-乡野大刁民-
乡野大刁民

第544章 全面合作

    最重要的是会影响井盐村的药材质量,而井盐村的药材必须是几乎没有污染的天然药材,是要用来做精品药的,所以洪土生很快否定了这个想法。

    经过天池乡时,洪土生注意到现在道路上拉煤的货车少了很多,看来红岩煤矿因为煤快挖完,就快要停产了!

    而一旦红岩煤矿停产,又因为环保不允许伐木,比起青坪镇还要穷的天池乡,洪土生认为,以后只能依靠搞旅游和经济林业等少数产业来发展经济。

    很快飞临大天池村后,洪土生经过了前往云湖村的密道,最终在九点半后不久,降落在了东康县政府大院里。

    巴山虎和他的三十多个兄弟,首先迎了上来。

    巴山虎说起他们在各个镇乡不同环境采集的土壤,都已经交给了县质监局做了检测,检测的结果也都已经出来了。

    洪土生粗略的看过检测报告,和土壤相对应的环境,心里很快就做出了规划,就在县府接待办方主任的引领下,去了会议室。

    已经升为代理县委书记的董平远,还有刚升调来的代理县长孔礼,现在已经跟魏红、楚天娇、胡玉仙、汪夏荷四女签订了各种合作协议与投资合同。

    看到洪土生进来之后,很快将要签署的合同交给了他。

    魏红四女之前已经看过了合同,认为没有问题。

    洪土生又看了一遍,感觉条件很合理,随即签字盖章,并转账五千万让合同生效。

    董平远和孔礼对洪土生五人表示感谢后,又见证了井盐村公司与天娇集团跟巴山虎等三十多人签订聘用合同的事情。

    签字盖章后合同生效,巴山虎就成为除了云湖村之外的东康县种植、养殖基地负责人,他也会根据三十多个兄弟的情况,对他们安排相应合适的分管工作。

    而张光明也被确定下来,成为了整个金州市种植、养殖基地的总负责人。

    洪土生、张光明和巴山虎,跟魏红帮忙请来的六名药材、香料、果树种植专家,相互交流熟悉了之后,巴山虎和六名专家离开了。

    不久之后,在东康县农技推广中心的六名农技人员和巴山虎等人的陪同下,六名专家坐上了县府的专用豪华大巴车,在两辆警车的保护下,首先朝着云寨镇而去。

    洪土生跟魏红四女、张光明四人商量之后,决定前往孔武山庄签订在金州市范围内的全面合作协议。

    孔礼虽然是新任东康县代理县长,但还是决定跟洪土生他们一起去,算是作为双方合作的政府部门见证人。

    洪土生很快就载着九人,朝着孔武山庄而去,在跟坐在副驾座上的孔礼闲聊时,他得知云福水父女今天五点多就跟孔礼一同坐车到了东康县,之后又坐着车往家里返回了。

    洪土生笑道:“云湖村的桃花鱼很不错,但现在也没空再去云湖村了,只能过段时间开着运输机去,买些桃花鱼,让云湖村的村民们都得点实惠。

    孔阿姨,我觉得你们东康县也该买一架直升飞机,到时候也方便去还不通公路的那些村庄视察,比如这个云湖村。”

    孔礼摇头道:“土生啊,这个恐怕不现实吧?

    虽然县里收到了你们五家企业投资的一亿多资金,但花几千万买直升飞机,每年还要花费大量的资金保养,对于我们这个贫困县来说,是肯定不行的!

    如果这么做了,老百姓会骂!一旦在媒体上曝光了,那社会影响就更恶劣了!”

    洪土生想了下:“嗯,也是……做官有做官的难处。

    那就等以后东康县发展好了,县里再考虑吧。”

    飞机降落在孔武山庄停车场后,之前得知消息的孔信、孔佳人父女、孔大彪、马兰两口子都笑着迎了过来。

    洪土生将魏红和张光明四人做了介绍后,想起了说要在金州市考察几天的孔袭人,还有情敌冯约翰,随即对孔信问道:“孔叔叔,你的两位姐姐,侄儿侄女,还有冯约翰他们呢?”

    “噢!二姐孔智他们一家,正在配合市国资委派出的工作组,妥善安排金威集团移交市国资委的后续事务,另外还得处理家产。

    四姐孔义两口子,一早吃饭后,就离开了,毕竟今天是周一,都得上班。

    至于大侄女孔袭人,还有侄孙冯约翰,他们吃过早饭后不久就走了。”

    洪土生皱起了眉头:“走了?去哪了?我还想跟他们美国冯氏集团搞合作呢!”

    此时孔大彪冒出了话:“土生,我大姐对我说,她和冯约翰要回美国一趟,筹备一些事情,过段时间还会再来金州市,希望到时候可以跟你合作。

    如果你有什么想说的,可以给她打电话谈谈。”

    听说冯约翰走了,楚天娇松了一口气,她是最不愿意见到冯约翰的人。

    洪土生倒是不在乎冯约翰在不在,他根本就没把冯约翰放在眼里。

    但他在乎的是美国冯氏集团,如果有冯氏集团在金州市投资,金州市的发展会快速很多。

    “好吧,谢谢孔哥。

    时候不早了,我们还是谈谈全面合作的事情吧!”

    被孔信四人迎接到了欢宴殿左侧的聚英殿,坐在长排竹椅上后,洪土生随即说道:

    “孔叔叔、孔哥,我的想法是这样的。

    我们设立在东康县的种植、养殖基地,在经过一段时间的考察之后,最迟在本月底就会全面展开。

    不过因为之前不知道孔家,也没跟你们有联系,所以东康县方面,我已经安排了云叔叔的表侄儿巴山虎全面负责,云湖村由云叔叔直接负责。

    另外,金河县的老君乡,我也已经安排了负责人。

    所以整个东康县和金河县的老君乡,孔家就不用去管了。

    但是金州市的其它县,我们逐步设立的种植、养殖基地,希望能有孔家全面合作,安排负责人进行管理,并配合金州市基地总负责人张光明展开各种工作。

    我们可以直接跟孔家签订全面合作协议,也可以跟孔家安排的负责人签订聘用合同,都是可以的。”

    孔信听了之后,随即表态道:“土生,直接跟我们孔家全面合作就行了,至于具体的、各个基地的负责人,我们会经常轮换着安排。

    反正我们孔家有上千人,吃苦耐劳、年轻力壮、能力不错,没在武校当教练的,也有上百人。

    对了,我们双方如何划分收益?你可不能太吃亏了啊!”

    “养殖基地方面,我们不打算投资建设,就依靠村民们自家圈舍和空地进行养殖。

    然后以高出养殖成本价的一到两成进行保护价收购,确保村民们搞用五谷杂粮和草料喂养的原生态养殖有赚头。

    孔家需要负责的是代表井盐村公司跟农户签订养殖收购合同,不定期巡视,确保禽畜产品的质量,禽畜产品的鲜活度和初加工。

    杜绝收购用饲料喂养,经常吃各种兽药、打针的禽畜产品……”

    洪土生说到这,孔佳人赶忙道:“土生哥,不用饲料喂养,这个没有问题,我们山庄上千年来都是这样喂养禽畜的。

    但是不吃药不打针,那些禽畜都会得瘟病死掉的,尤其是在天气热的时候!”

    洪土生笑道:“呵呵,估计最开始无法杜绝,但在出售前多少天禁止吃兽药、打针应该能做到。

    等逐步规范后,会发放各种驱虫和防止产生疫情的中草药液。

    也许以后还会有满足特色和高端养殖的,每天给禽畜吃的一些特殊的中草药液。”

    “听着很不错啊。土生哥,你还没说怎么分成呢!”孔佳人提醒道。

    洪土生随即道:“井盐村公司按照超出收购保护价的两成到三成,家畜两成,家禽三成,跟孔家结算。

    也就是说孔家在养殖基地这一块,能获得比起农户搞养殖,要高出一倍的收益。

    怎么样?孔叔叔、孔哥、佳人妹妹,这个方案还满意吧?”

    孔信随即点头:“土生,这个方案不错!

    种植基地这一块呢?”

    洪土生又回应道:“孔家代表龙蟒公司、井盐村公司、光彩集团、红颜集团、天娇集团,与种植农户签订合同。

    主要负责种植基地的日常管理、维护、安全保障、协调与当地政府、农户和社会势力的关系,确保药材、香料、果实等产品,顺利运到工厂、生产园区进行加工生产,或运出金州市!

    至于收益,也是以高出收购保护价的两成到三成结算。

    其中药材和香料为三成,果实等为两成。”

    “很好!我很满意!

    大彪,你看咋样啊?”孔信表态后,又看起了孔大彪。

    “小叔你看着安排就行了。我没意见!”孔大彪依旧很低调的回应着。

    孔信随即点头:“好。那就这么办了。土生,我们赶紧起草全面合作的合同,争取在午餐之前签订好!

    对了,我决定让我女儿孔佳人作为代表,跟你们签订这个合同!”

    “佳人妹妹没再读书了吗?”洪土生笑问道。

    孔佳人点头道:“是啊!土生哥,我初中毕业就没读书了。

    主要是我自己学习太差读不进去,现在是我们孔氏精英国际武校的女学员教练。”

    “那行!谁来打印合同?”

    洪土生注意到大殿内一角有办公桌、电脑、打印机等也都在,随即看向了汪夏荷三女。

    “我来吧!”汪夏荷笑着点起了头。

    不到十二点,在孔义的见证下,洪土生、汪夏荷、楚天娇、胡玉仙、魏红代表五家企业,与孔佳人代表的孔家签订了在全面合作合同。

    另外还附加上了一条,如果金州市的种植、养殖基地已经发展饱和了,想要在秦甘省内继续发展的话,孔家在整个秦甘省内有优先与龙蟒公司等五家企业全面合作的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