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6章 扫平狼头寨-乡野大刁民-
乡野大刁民

第546章 扫平狼头寨

    “哈哈哈哈杀了我吧,不要折磨我了!”男人感觉比起之前还要痛苦,却是依旧大笑着。

    洪土生又点了下男人的后腰,男人止住笑后,随即深深的吸了几口气。

    “说吧,没什么可隐瞒的。不然你会更加痛苦的!”

    洪土生刚说完,男人赶忙道:“我们天鹰寨只有三十来个有劳力的男人,包括我们六个在内。”

    “嗯那你好好休息,永远不用再当劳力了!”

    洪土生俯身后,点在了男人的后颈脊柱骨上,男人瞬间昏迷了过去

    此时白央七女已经将猎枪捡起放到了飞机里,洪土生再次启动飞机,继续围绕着小盆地边缘飞了起来。

    在南边和东南边,洪土生和白央七女又发现了白马寨和骆家寨的几个男人,这些男人看到飞机后都疯狂的逃窜躲避,但都被白央七女居高临下的用子弹解决掉了。

    飞到距离猛虎寨最近的东北方,他们没有发现任何猛虎寨的男人,随即朝着西北方飞去,最终到了那几颗李子树附近,完成了对小盆地的最后一次巡视。

    “土生,猛虎寨男人最多,抢了我们四个女人,我们也杀了他们好几个男人。

    现在他们还在联合其它几个村寨一起攻打我们土司寨,是对我们土司寨威胁最大,跟我们仇恨最深的,你看现在我们先去哪里?”

    白央说完后,洪土生随即问道:“现在距离我们最近的应该是狼头寨吧?”

    白央点头道:“是啊!

    单增以往说过,在我们土司寨四周方圆百里之内,以往有二十几个村寨,但经过这几十年的村寨混战,现在就保留了狼头寨、猛虎寨、天鹰寨、白马寨和骆家寨五个村寨,其他的都已经被拆掉或烧掉了”

    “嗯,白央阿姨,你们要过全新的生活,就不要再提单增了”

    我来看看卫星地图上有没有狼头寨的显示!”

    洪土生随即查找起来卫星导航地图来,发现在距离三十多里地的一个小山谷里面,坐落着一个靠着山,面对着山沟的村寨。

    除了最高处的山腰有栋两层的小石楼之外,山脚的都是石头和木头搭建的低矮房子,根据房子的数量,估计不超过三十户人住在这里。

    而那栋小石楼,洪土生估计应该是狼头寨头人住的地方。

    飞机朝着狼头寨飞去时,洪土生跟白央七女说了下一会儿行动的具体方案。

    当飞机还没到狼头寨时,已经出来了二十几个狼头寨的男女,其中男的占大半,而女的只有五个,而且长得都很一般,而且很显老。

    此时的他们仰头看着即将飞来的飞机,都感觉很新奇的说说笑笑,指指点点的。

    可他们没想到的是,此时白央七女已经将装满了子弹的短猎枪对准了那些男人。

    伴随着“砰砰砰砰”的一阵枪声响过之后,男人们都倒在了血泊之中,女人们有的吓晕了,有的则逃进了石头房子里,还关上了门。

    此时白央注意到了狼头寨的头人次仁,这个三十多岁的男人,本来是跟他的几个姿色还可以的女人,趴在二流窗口在看直升机的,此时也赶紧关上了木头窗户。

    “土生,好遗憾啊。次仁现在已经躲进他的小石楼了!”

    白央认识次仁,也是因为以往次仁到土司寨买过二十几支长猎枪,后来又经常买子弹的缘故。

    “没事!估计狼头寨的男人已经被杀了大半了,现在不敢跑,也跑不了了!

    洪土生微微一笑,降落在小石楼顶部后,随即让白央七女分散楼顶四周,居高临下的瞄准,防止有男人出逃或是举枪反抗。

    洪土生则走向了楼顶的楼梯间出入口,朝着二楼下去。

    刚下到二楼楼道,就传来了四声枪响,他又赶紧退回楼梯口。

    根据刚才的判断,至少个人在朝着他射击,洪土生估计应该是次仁和他的三个女人。

    短时间内,从楼道过去,是有一定危险的。

    洪土生稍稍一考虑,随即飞起一脚,踹在了石墙上。

    几块大石头被踢飞了,显出了一个窟窿,但还不能过人。

    洪土生又踢了两脚,显出了一个大窟窿。

    正准备从这里穿过去,三声枪响从对面传来。

    洪土生赶忙躲闪,稍稍一想,再次到了楼道。

    “砰!”

    洪土生此时注意到了就在不远处,一个二十多岁的女人正端着猎枪,向他射击,他随即闪到一边,同时朝着这个女人的腹部掷出了一颗玻璃弹珠。

    “哎呦”

    女人感觉疼痛难忍、瞬间下蹲,捂上了肚子。

    当她再起来的时候,洪土生已经到了她生前,手掌做刀,朝着她的后颈砍了一下,女人瞬间昏迷,倒在了地上。

    看到进入客厅的木门就在眼前,但洪土生估计,这样进去的话,次仁和他的两个女人正好以逸待劳。

    他很快到了客厅的窗户旁,飞去一脚之后,就踢开了窗户下的石头,接着从那里进了客厅。

    客厅里此时竟然没有人了,但竟却有一左一右两道门存在。

    洪土生根据判断,很快到了左侧门边,一脚踢开了门,此时身后传来了一声枪响。

    洪土生赶紧趴下,子弹从上方飞过后,直接又射向了他。

    他赶紧匍匐前进到了这个应该是大卧室的房间,两声枪响又从大卧室内传来。

    洪土生此时已经注意到了大卧室里有些惊慌的两个年轻女人,他轻松避开了子弹后,双手同时朝着二女掷出了两颗弹珠,击中了她们的胸口,二女只感觉气血上涌,瞬间喷出了鲜血。

    等她们反应过来时,洪土生已经用掌刀劈晕了她们。

    估计现在就只有在外面得次仁一人了,洪土生出了大卧室后,察看到客厅没人,又踢开了另一个大卧室。

    这个大卧室里,依旧没有人,洪土生估计次仁已经跑了。

    但是白央七女都守候在楼顶,密切的察看着下方,次仁根本无法逃出去,那就只能在一楼。

    顺着楼梯往下行,在楼梯拐角处,洪土生再次遇到了子弹的袭击。

    但洪土生感觉长猎枪的威力和发射频率,比起短猎枪要差很多,加上现在只有次仁一人了,他在闪避过子弹后,已经纵身跳到了一楼的客厅里。

    与此同时,他双手的两颗弹珠再次激射而出,瞬间击中了就在一楼楼梯口的次仁胸膛和小腹。

    次仁倒地之时,洪土生也到了他的身前,一脚踏在了他的左手腕上,接着又一脚踏在了他的右手腕上。

    次仁连续发出了两声惨叫,但还不想任人宰割,随即朝着洪土生蹬出一脚。

    洪土生的右腿一个横扫,只听得“咔嚓”一声,次仁的右腿断了!

    次仁再次发出了一声惨叫,瞬间晕了过去。

    现在还不是审问次仁情况的时候,洪土生又在次仁左腿踩上一脚,次仁再次惨叫着,努力的睁开了眼,此时洪土生已经离开小石楼。

    推开或踢开寨墙边的那些石头房子,大部分都是空着的,只有少数房子里面有五个之前看到过的女人,此外也没再看到有男人、老人和小孩存在。

    洪土生随即将五个女人召集在一起,问道:“你们是在这里土生土长的女人,还是被抢到或卖到这里来的?”

    只有一个看起来最老的女人比较大胆,她回复道:“我们都是其它寨子的女人,是次仁用当时狼头寨的女人换的。我以往是猛虎寨的。”

    “哦!你们这里的老人和小孩子呢?”洪土生问道。

    女人又回应道:“次仁嫌弃老人们要供养,而我们这里土地贫瘠,没什么出产,就把他们陆陆续续的送去山沟里喂野兽了。

    我来的时候,寨子里就没有小孩子。

    听说跟骆家寨的人学的,给我们女人长期喝藏红花,还让我们用藏红花熬水洗身子,就怀不上孩子。”

    “哦?!怎么不让你们怀上孩子?难道寨子里有孩子不好吗?”

    洪土生不解问起的同时,白央七女已经拖着手脚残废的次仁,还有他的三个昏迷的年轻女人朝着这里走来。

    另外四个女人看到白央七女都是全副武装,很害怕的同时,也为了挣表现,避免惨死,都争抢着说了起来。

    “还是你说吧!”

    洪土生又指着一个看起来最年轻的女人,女人马上说了起来。

    “我们五个女人都是交换过来,作为次仁赏赐给寨子里其他男人玩乐,还得做洗衣做饭做农活的女人。

    别说次仁不允许我们生孩子,就是其他男人也都不会允许我们生孩子的。

    也有用了藏红花无效,怀上孩子的,但因为每天要轮流伺候这么多男人,就算怀上也都流产了。

    有的女人还因为流产后依旧伺候男人,被活活的干死了!”

    女人说完,其她四个女人都哭了起来。

    “你们现在多大年纪啊?”洪土生又问道。

    “二十多岁、三十多岁都有。”另一个女人回复道。

    “嗯,那次仁跟他的三个女人,有孩子吗?”洪土生又问道。

    又一个女人回复道:“有。但是生下来不久,就被次仁派人卖到山外去了。”

    “虎毒不食子,这是咋回事?”洪土生不解的问道。

    “好像是跟单增土司学的,不想留男婴。但是狼头寨穷,也养不起女婴,索性都卖了,还能快活些。”

    最早的女人回复后,白央问道:“你们五个,愿意到我们土司寨来住吗?

    包吃包住,但必须听我们的话,否则只能赶你们离开!”

    “愿意啊!土司寨占着最好的土地,环境又好,还有那么多的好房子,我们都愿意!”最早的女人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