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8章 外人不能擅闯!-乡野大刁民-
乡野大刁民

第548章 外人不能擅闯!

    比如土司寨周边的小盆地、比如寨里的温泉、比如我们土司寨的建筑,比如我们的穿戴打扮,吃的东西,都是能让游客感觉耳目一新的。

    所以这次土生来,就是为了推动尽快把土司寨风景区搞起来。

    到时候我们土司寨的女人们,就不用再忧愁以后的生活了。”

    “额……”

    虽然对于洪土生看不上她有些遗憾,但银花却感觉留在土司寨很有前途,随即又问了些问题。

    玛拉将她知道的都告诉了银花,当银花表态要留在土司寨后,莫娃和旺姆也都表示想留在土司寨看看情况,再决定去留。

    而在一楼客厅里,洪土生此时也跟楚天娇在央金众女的请求下,坐在了上首位和旁边的副首位,王文武和黄强也坐在了贵宾座位上。

    洪土生一边吃饭,一边笑着对央金众女讲述起他对土司寨的规划和想法。

    在扫平猛虎、天鹰、白马、骆家这四个村寨后,建立女儿国风景区。

    之后还会挑选一批吃苦耐劳、品德优良的剑南县青壮年单身男人,来风景区工作,听从央金众女的命令。

    男人们平时在周边五个村寨做日常巡视,可以更好的保护土司寨不受更远村寨的侵扰,另外也要帮着土司寨做各种农活,但不能进入土司寨。

    如果有土司寨的女人,想跟那些新来的男人谈恋爱,就可以去那五个村寨过夜。

    央金听了感觉洪土生想得很周到,随即笑道:“好啊!

    土生,要是这样的话,我们土司寨就没有什么危险了,来游玩的游客肯定会更多的!”

    洪土生笑着点头道:“呵呵,那是肯定的!

    另外,我会先期投资一亿,跟塘县和定康县政府签订承包经营整个女儿国风景区五十年的合同,确保风景区按照我们的意思来进行规划和修缮。”

    此时白央问道:“不过土生,现在还有四个村寨,我们是吃了晚饭,就去扫平它们呢?

    还是等着四个村寨今晚半夜,一起来进攻我们土司寨,我们以逸待劳的好呢?”

    “我们已经除掉了天鹰寨、白马寨、骆家寨在小盆地里打探消息的男人。

    这些男人没有返回村寨,他们的头人肯定会起疑心。我担心消息泄露,还是去主动进攻最好。

    你们看包括猛虎寨的四家村寨,我们先去进攻谁好?”洪土生看着众女,征询起了意见。

    白央马上说道:“土生,我认为先去猛虎寨好。

    猛虎寨抢了我们四个女人,实力最强,而且还联合其它村寨攻打我们,是最可恶的了。

    扫平猛虎寨后,我们再去扫平天鹰寨,救出另外两个女人。”

    洪土生摇头道:“我们在小盆地没有遇到猛虎寨的人,估计都在做准备,到了夜里他们的男人应该会倾巢而出,到土司寨来。

    到那时候,我们可以在土司寨内外夹击他们,应该比起现在去猛虎寨扫平他们要轻松很多。

    还是考虑天鹰、白马、骆家这三个村寨吧!”

    “那就天鹰寨!可以尽快救出我们的两个女人!”白央马上说起。

    “可以。对了,谁熟悉骆家寨的情况,我了解到情况下,好像骆家寨的人会医术?”洪土生又看着众女问起。

    众女中排位靠后,二十多岁的珠玛犹豫了下,随即回复道:“土生,我是几年前从骆家寨卖到这里来的。

    我是现在骆家寨头人骆巴同父异母的亲妹妹,但是我比任何人都恨骆巴。

    几年前,他为了夺取头人的位子,带了十几个年轻人,杀了很宠爱我的爸爸,还有我的未婚夫和亲弟弟,糟蹋了我很多次。

    几个月后,也是怕我趁着他睡熟杀了他,就把我卖到了土司寨,换了枪弹离开。”

    洪土生瞬间皱起了眉头:“呃……竟然还有这样的禽兽!杀父杀弟不说,连亲妹妹也不放过!”

    央金点头道:“是啊。但是土生,其实这些事情,在这个康塘大山已经见怪不怪了。

    这里世世代代都是这样的!

    在你来之前,这里的女人就跟牲畜一样,都是男人的财产,没有任何的地位,想打就打,想杀就杀,想卖就卖,想怎么糟践就怎么糟践。

    父亲杀儿子、儿子杀父亲、兄弟相残、遗弃没有劳力和患病的老人、贩卖亲生子女这些事情,多不胜数。

    原土司越老,就越不信任他的儿子,害怕儿子们杀他夺位,同时为了巩固他在周边村寨的土司地位,我们这些姐妹还有我们的女儿,这才被他先后培训出来,作为他的卫队来使用的。”

    央金没有再提单增的名字,而是用了原土司来代替,也是因为洪土生要求她们彻底摆脱单增的影响,特意这么说的。

    “嗯……”

    洪土生点了下头,看着珠玛问道:“你父亲会医术?骆巴也会医术?”

    珠玛回应道:“我爸爸的医术很好,我未婚夫的医术是跟我爸爸学的也可以。但是骆巴天分不好,又不好好学,医术就很一般了。

    以往康塘大山里的村寨,经常请我爸爸去治病,或者到骆家寨来治病。

    就凭着给人治病,骆家寨就没哪个村寨敢来攻打,而且还是除了土司寨之外,最有威望和实力的。

    但是自从骆巴杀了我爸爸,当了头人之后,骆家寨的名声就差了,也没多少威望了。

    请骆巴去治病,或者到骆家寨治病的也少了很多。”

    洪土生感觉骆家寨应该会有什么祖传的医书,而这也是最吸引他的地方,随即点头:“嗯……

    不如我们先去骆家寨,为你和你爸爸他们报仇怎么样?”

    “好啊!”珠玛激动的笑道。

    “你估计现在的骆家寨还有多少男人?”洪土生又问道。

    珠玛回应道:“不会超过二十个吧。

    杀我爸爸他们的时候就死了二十几个,剩下的没有投靠骆巴的十几个男人,后来也陆陆续续的被他和忠于他的男人杀了。”

    “骆家寨还有多少女人?”洪土生又问道。

    珠玛又回应道:“女人应该有五六十个吧。但老了的,恐怕都被扔到山沟里喂野兽和猛禽了。”

    洪土生想了下:“那些死了男人的女人,是不是被骆巴和忠于他的男人们霸占了?”

    珠玛点头道:“是的。我被卖到土司寨之前,骆巴就有六个女人。

    其中有两个是我爸爸以往的女人,有一个是土司寨嫁过去的灵花。

    还有三个是骆巴卖了儿女,从山外买来的女人。

    其他忠于他的男人,每个至少有两个女人,而且都挑除了内院之外,最好的房子住。”

    “嗯,我们赶紧吃饭。到时候你和银花带五位阿姨,跟着我一起去扫平骆家寨!

    等从骆家寨回来之后,我们再去扫平天鹰寨和白马寨!”

    洪土生做出安排后,很快吃了晚饭,白央、珠玛、银花和其她四个女人都全副武装,上了飞机后,朝着四十多里外的骆家寨而去。

    有坐在副驾座上的珠玛,对洪土生介绍关于骆家寨更加详细的情况后,洪土生很快就制定出了更加周密的计划。

    作为康塘大山内第二大的村寨,骆家寨的规模,远远大于之前扫荡过的狼头寨。

    这里的男人现在虽然只有十几个了,但还有五十多个女人。

    现在这些女人都已经习惯了新的男人,而且在骆巴这些男人的培训之下,都会打枪甚至射箭。

    因为骆家寨一直有在寨墙碉楼上安排巡哨的习惯,现在虽然大部人都在吃饭,但依旧有四个背着长猎枪的女人分别守护在四角的碉楼上。

    “站住!这里是骆家寨,外人不能擅闯!你们是来干嘛的?”

    一个巡哨的女人,指着将短猎枪藏在裙袍里的银花和珠玛二女,警惕的问道。

    “我是珠玛!达娃你不认识我了吗?”

    珠玛笑看起了在狼头寨土生土长的三十来岁的达娃。

    “哦!?我看看!”

    现在还不到六点,天色还很亮,达娃仔细的看起了在下方抬起头的珠玛,发现果然是她,随即问道:“珠玛,你怎么回来了?”

    珠玛叹息一声:“唉!自从单增土司和他的六个儿子死后,土司寨没了男人,我就被其她女人排挤,日子就越来越难过。

    刚才我终于和银花逃出了土司寨,准备来投奔我哥。”

    “银花?她就是银花吗?”达娃又指着银花问道。

    “对!我是银花,是单增土司的女儿,是跟着珠玛一起逃出的土司寨,准备投靠我妹夫骆巴的。

    你赶紧把我妹夫骆巴和我妹妹灵花叫出来,或者开门放我们进来!我们有土司寨的最新重要消息,要对我妹夫和妹妹亲自说!”

    银花不愧是单增土司的女儿,在康塘大山的村寨里来说,也是算是有些身份地位的,说话什么的比起珠玛硬气,几乎是带着命令的口吻。

    但这里的人还就吃这一套,达娃很快就下了碉楼,之后对她的男人才旦说了情况。

    才旦上了碉楼,看到银花和珠玛这两个,比起寨子里绝大部分女人要漂亮、穿着打扮也很好的美女之后,很快就询问起了熟人珠玛。

    得知珠玛二女要找骆巴和灵花,而且也没什么异常表现之后,才旦很快到了骆巴住的内院外,大声喊起了“头人”。

    此时的骆巴正在跟包括灵花在内的十二个女人一起吃饭,听到才旦一直在喊,感觉打扰了他吃饭的雅兴,随即从二楼的窗户旁伸出了头,骂道:“才旦,你搞啥事啊?不能等我吃了饭再喊吗?”

    才旦咧嘴一笑:“嘿嘿,头人,你妹妹珠玛回来了,还带来了一个土司的女儿银花。

    她们俩现在都要见你和灵花夫人,说要对你说关于土司寨的最新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