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2章 枕边人又怎样?-乡野大刁民-
乡野大刁民

第552章 枕边人又怎样?

    此时下方寨墙边的石头房子内,传出了不少的枪声,之后又听到了不少女人和男人的惨叫声。

    洪土生估计此时那些女人和男人正在火并,随即贴在房门外,逐一听起了里面的动静。

    “只有女人在!”

    “有两个女人在里面”

    “有一个男人!”

    洪土生做出判断后,马上踢开了门,在房内杀了两个女人,正在戒备的男人马上朝着门口射击。

    不过长猎枪不能连续发射子弹,射出一颗被洪土生轻松避开后,还没发出第二颗,男人的头部已经被射中了一颗玻璃弹珠,瞬间流出了鲜血倒在了地上。

    继续排查着石头房,洪土生很快就在另一间房门外,听到了里面有两个男人和三个女人的说话声和哭声。

    如果直接硬闯进去的话,两个男人肯定会死,但不排除他们在死之前把三个女人杀了。

    洪土生考虑了下,随即在外面高声喊道:“里面的两个男人听着,我是土司寨的洪土生。

    你们赶紧出来投降,我保证不杀你们!并送你们安全离开天鹰寨!”

    “天鹰寨都没了,我们活着又有啥意思?

    你有本事就进来,看我们敢不敢把这三个女人杀了!哈哈哈哈!”

    一个男人狂妄的笑着,看着被他们两个男人绑在一起,坐在地上的三个女人,就像看着三头绵羊一般。

    “你们好没出息,竟然把女人当作人质!别忘了,她们可是陪着你们睡觉的枕边人!”

    洪土生一边骂着,一边下蹲移动,到了窗户下方。

    “枕边人又咋样?

    现在已经被仓琼这个坏女人,说得恨不能杀了我们,好过你们吹嘘起的好日”

    另一个男人的话还没说完,两颗玻璃弹珠已经击中了他的脸,瞬间倒了下去。

    “兄弟,你咋回事啊?咋说着说着就倒下了?”

    房子里只有一盏油灯,在昏黄的灯光下,剩下的那个男人还没看清楚另一个男人是怎么倒下的。

    他突然感到后背的背脊骨被什么东西打中了,感觉剧痛难忍,眼前瞬间一黑,也倒了下去。

    “砰”的一声,洪土生将门踢开,很快到了被打断背脊骨的男人身前,一脚踏下之后,男人彻底毙命。

    扯断三个女人身上的绳索之后,洪土生很快离开了。

    在最后一间石头房外,洪土生听到了一个男人和五个女人的声音。

    现在也不想再耽误时间,洪土生一脚踢开了房门,突然发现男人朝着他扔来了一个正在冒火的管子。

    “卧槽!雷管!”

    洪土生赶紧后退,接着就朝着远处跑。

    “轰隆隆”的一声巨响后,前院处多出了一个深达半米的坑。

    洪土生没有犹豫,再次返回,到了房间外的窗户旁,注意到窗户已经用厚木板关上了。

    “土司寨来的,你们别太过分了!

    我现在身上还绑着十几个雷管,你们敢来的话,我就点燃雷管,让这五个女人都陪着我去死!”

    这个男人很嚣张,但他身上的东西,的确威力很大,洪土生考虑了下,感觉用玻璃弹珠的速度太慢,必须用子弹把他解决了才行!

    重新返回内院后,洪土生跟卓玛要了把短猎枪,再次到了石头房外。

    手伸到门边之后,洪土生随即掏出了几颗弹珠,击打起了里面梳妆的镜子。

    伴随着镜子破碎的声音,男人的注意力也集中到了镜子那里。

    趁着这短暂的时机,洪土生很快出现在了门口,朝着就站在五个被一连串绑着的女人后面的男人头部连续射击出了三发子弹。

    男人很快倒下了,他身上绑着的一排管子,都还没机会点燃。

    洪土生很快将五个女人带出了房间,得知还有两个男人能被女人杀了,现在天鹰寨已经没了男人后,随即返回房间将一排管子里的引线拆除,将火药等全部倒掉,之后用水冲走。

    彻底排除了隐患后,洪土生跟众女商量了下,载着德白和卓玛六女,直接朝着白马寨而去。

    此时仓琼和其她两个扎西的女人,则留下来善后。

    仓琼要确保天鹰寨今晚的安全,她很快就安排了四个女人,背上长猎枪上了碉楼,又安排其它女人将男人的尸体都扔到寨外较远的荒野上

    白马寨距离土司寨四十多里,距离天鹰寨六十多里,飞机直接前往速度够快的话,要不了十分钟。

    但洪土生没开太快,他问起了副驾座上的德白,不少关于白马寨的情况。

    德白虽然被她的头人三哥嘉杰卖给扎西几年了,但在前不久,跟着扎西去白马寨买过马,所以对白马寨相当的了解。

    白马寨的周边是一大片的草原,还有个白马湖和白马河,特别适合养牲畜,所以牦牛、高原山羊、绵羊,还有马匹,比起其它村寨都要多很多。

    而白马寨着坐落在草原中央的一个小山和周边,小山上是头人嘉杰住的两层楼,山脚下则是寨民们住的房子和牲畜的圈舍。

    德白和嘉杰的父亲是突发重病死的,在他死后的一个月时间里,白马寨就发生了几起火并事件。

    首先是老二把做了没几天头人的老大杀了,之后老三、老四、老五又把老二杀了。

    最后当上头人的老三嘉杰,又把老四老五杀了,之后又把姐妹们都陆续卖去了其它村寨甚至山外,又买回了两个山外的美女。

    经过这几场火并事件,加上后来嘉杰惩罚不听话男人之后,白马寨的男人只剩下了九个忠实于他的,但中青年女人挺多的,还有六十多个。

    而这些女人都被嘉杰大方的分给了寨里男人们,而他这些年只在山外买美女,现在共有六个女人。

    因为男人少,所以嘉杰把寨里原本的女人们都培训成了会用枪的,但他买来的六个女人却是从来不允许使枪。

    “德白,寨里的女人跟你关系咋样?”洪土生问道。

    “一般吧。毕竟我已经被卖出去好几年了。”德白回应道。

    “她们对嘉杰是个什么态度?对她们现在的男人是什么态度?”洪土生又问道。

    德白又道:“嘉杰是头人,她们听头人的话,以往大哥做头人、二哥做头人时,她们都是没有接受的。

    嘉杰这几年为了拉拢女人们,经常送她们一些从山外买来的稀罕东西,或是召进内院吃饭,甚至陪他睡觉什么的”

    洪土生很快得出了结论:“嗯,看来这个嘉杰很会维护关系。

    如果我们要强攻白马寨的话,女人们很可能会为了保护他,而跟我们对抗。”

    “那咋办呢?”德白皱起了眉头。

    洪土生想了下,说道:“只能靠你了。

    你和两位阿姨,就说天鹰寨被土司寨攻打,前来请救兵。

    见到嘉杰之后,你们就马上杀了他。

    然后你以头人女儿的身份,要求白马寨的女人们都听你的,之后两位阿姨对女人们宣传土司寨要搞女儿国风景区,以后日子很好过这些。

    你看这个方案怎么样?

    如果不行的话,那我去把嘉杰杀了,然后你们再来白马寨劝降女人们,让她们杀掉其他九个男人!”

    德白想了下,苦着脸说道:“土生,我没能力杀了嘉杰,估计嘉杰都不会见我。还是你去吧。”

    洪土生随即道:“那行!你们等我好消息!如果情况允许,我会把男人们都杀了!这样就能彻底绝了女人们的念想!”

    飞机降落到距离白马寨还有一千多米的草原上后,洪土生怀揣上两把短猎枪,很快朝着白马寨跑去。

    “卓玛,土生不会出事吧?”德白此时有些担心的问道。

    卓玛很有信心的说道:“应该不会。土生的能力很强

    我们也下飞机,在周围活动活动,等着他打电话过来后,我们就按照他的要求做!”

    白马寨内前院的公用大厨房里,此时嘉杰正跟六个男人聚在一起,讨论攻打土司寨的事情。

    “头人,丹朱他们三个没回来吃晚饭,不知道会不会出了啥事。”旺堆说道。

    嘉杰毫不怀疑的说道:“估计是走路去的,所以不想回来吧。反正他们带有干粮。

    今晚去攻打土司寨,我会亲自带队,兄弟带上女人们全部骑马去,剩下女人都留守白马寨!”

    “我们现在有四十多匹马,那就得去四十多人咯?”才让笑问道。

    嘉杰点头道:“对!

    我们要等其它村寨进攻之后,最后发起进攻。

    到了土司寨外要记得隐蔽,不用跟其它村寨的打招呼,我们先休息。

    如果他们攻下了土司寨,我们就趁机进去,杀了他们的男人。

    如果他们没有打下土司寨,还损失惨重的话,我们就在背后解决了他们!

    我希望今晚之后,我们不光占有土司寨,还要顺势把其它几个村寨扫平!

    到时候村寨的所有女人都分给你们!我只要单增土司的那些女儿就行了!”

    “太好了!头人,我们啥时候出发啊?”旺堆问道。

    嘉杰考虑了下,说道:“现在应该可以出发了。少去三个人,多带三匹马。

    到了小盆地跟丹朱三个会合,得到更多消息之后,我们就在土司寨外以逸待劳!”

    “好啊!头人,那我们马上去安排!”

    才让和其他男人起身后,朝着嘉杰深深的鞠了一躬,这才离开了厨房。

    嘉杰也很快回到了内院,对他的六个女人讲起今晚要去攻打土司寨,马上就要出发的事情。

    洪土生本来已经潜入了内院,听到嘉杰这么说起之后,感觉等嘉杰等人离开了白马寨后,在半路上上的草原上再杀他们更加容易,随即放弃暗杀计划,很快就翻墙通过牲畜圈舍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