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6章 难道你忘了?-乡野大刁民-
乡野大刁民

第556章 难道你忘了?

    楚天娇随即发出了一声动听的轻哼声,洪土生双手摸了、又捏了一番后,随即俯身拉下了她的内搭裤,看到了那只用一小块布料包裹着最核心秘密的纯白绳裤。

    此时的楚天娇非常的期待,洪土生只是简单的欣赏起了完美的胯型,还有那布料遮掩,却依旧比较明显的凹陷区。

    他深深的嗅起了那带着“名兰丽人”香水味的体香,咽了几口口水,双手最终解下了绳结,绳裤也在瞬间,顺着莹润美白的筷子腿,滑落下来。

    此时的楚天娇已经变成了一只大白羊,除了一头披肩的飘逸长发,就只有那修剪成一颗桃心的香草地。

    感觉就这么被洪土生牢牢的盯着看她的绝美身姿,实在很不好意思。

    随即双手同时羞涩的捂住了那顶端粉红鲜嫩的34,却是只顾着上方,忽略了下方。

    也许她是忘了,但更有可能是故意的……

    看着那浓密的香草,洪土生随即伸手感受了下,直接就将伸到了那两指宽的一抹粉红和娇嫩的地方……

    “啊……土生,不要这样!”

    此时的楚天娇感觉好激动,这么多年了,即便是她也很少去触碰那里,现在却被最心爱的男人牢牢地霸占了!

    “天娇!你真的太完美了!现在的我感到无比的幸福!”

    洪土生说完,将左手伸到了她的饱满之上,与此同时嘴唇印在了楚天娇已经红润的芳唇上。

    楚天娇娇躯紧贴着洪土生,唇舌很快配合着他的吻,双手开始在他身上胡乱的动作着,发出了极为动听的轻哼声。

    如此全方位的体验,让洪土生越来越抑制不住,此时火烫阳刚完全抵触在了一抹粉红之上,不断的带着磨蹭的同时,楚天娇也被激发起来,娇躯逐渐的发水,也随之配合着磨蹭起来。

    不久之后,两人都浑身发热、满脸通红,已经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

    “土生,我们……去,泡澡吧!”楚天娇的双眼现在变得有些迷离,显得水汪汪的,毫无顾忌的亲热已经满足不了她深层次的需要了!

    “好啊!”

    洪土生随即抱起了楚天娇,很快跨进了水中,当带着花草清香的温泉水淹没倒了两人的脖子之后,洪土生把住了楚天娇的双腿,让她将双腿夹在了腰上,很快分开了……

    伴随着一声幸福的惨叫声,楚天娇终于蜕变成了一个女人,只属于洪土生的女人!

    在浴池内,楚天娇逐渐从痛苦转变到了微痛,不再感受有痛苦后,她也逐渐的放开了。

    这种放开,不光是身躯的放开,也有思想的放开,她那幸福的叫喊声也是越来越持续,越来越响亮。

    趴在浴池边,享受着洪土生更加猛烈的冲撞后,楚天娇得到了彻底的满足,最终浑身无力的求着洪土生不要再动了,该好好休息了!

    虽然大通铺上的兽皮很软,但楚天娇已经明显无法再承受了,洪土生只能又亲了她几口,两人搂抱一会儿之后,洪土生灭了油灯,都双双睡了过去……

    早上睡到自然醒来后,洪土生点燃了油灯。

    注意到楚天娇受伤严重,连一道缝都看不到了,随即怜惜的为她穿上了衣裙和高跟鞋,背着她返回了一楼大客厅。

    此时已经是八点过后,两人正等着吃早餐,楚天娇从微信群里接到了姐妹们发的最新消息,赶紧告诉了洪土生。

    “土生,邓镇长被举报了,现在被县委撤职了!”

    “邓镇长?哪个邓镇长?”洪土生问道。

    楚天娇随即道:“难道你忘了?汉王镇镇长邓伟,薛静姐的未婚夫。”

    “怎么会被举报?贪了还是收谁的钱了?”洪土生有些不相信的问起。

    “不知道是谁在网上的论坛里发布了一段他将车停在忆金兰汉王分店,之后进了分店的视频。

    纪委得到线索和证据之后,就上报了县委书记成彬。

    成彬确认之后,就在今天的早会上严肃的批评了邓伟,做出了撤职的处分。”

    楚天娇说完,索性将手机递给了洪土生。

    洪土生看了具体情况,还有网络上流传的视频之后,随即皱起了眉头。

    “那个角度拍的视频,我感觉应该是在向桂娃的精品烟酒店吧?

    难道是向桂娃怀恨在心,报复不了我,就报复邓哥?”

    洪土生感觉应该是这样,随即给侯光辉打去了电话。

    “什么?邓镇长被辞职,是因为有人举报他进忆金兰吃饭?而且去吃饭,还是周五放假后的晚上家庭聚会?”侯光辉听了,也皱起了眉头。

    “是啊!候叔叔,你那个侄儿向桂娃,实在不是什么好东西啊!”洪土生很是不满的说了起来。

    侯光辉听出了洪土生的不满,赶忙表态:“呃……土生,你放心,这事我一定查个水落石出!如果是向桂娃干的,我一定让他向邓镇长当面道歉!”

    “道歉有用吗?邓镇长都被撤职了!”洪土生随即道。

    “那我只能好好的收拾向桂娃一顿,给邓镇长出气了。

    不过,土生,你林叔叔在新北区那边很缺人,可以把邓镇长要去那边发展嘛!”侯光辉又马上建议。

    洪土生回应道:“邓镇长调去新北区当个镇长或是同级的干部,是没问题的,但关键不是这事。

    这个成彬制定的禁令,我感觉是不是太不合理了!

    难道在放假期间,公务员就没有在剑南县消费的资格?

    公务员也是人啊!如果这样的话,估计周边市县的在餐饮、休闲、娱乐的生意会好很多吧……”

    侯光辉随即道:“应该是吧。据说周六周日去外边的车很多,而县里各个餐饮娱乐休闲的地方,明显比起以往少了很多人。

    现在我们不少兄弟虽然去新北区扩展事业了,但留在剑南县的负责人都在抱怨生意难做。

    不少人对成彬都很不满,甚至有兄弟想找人收拾他一顿……”

    “叔叔,你们可不要乱来啊!打人违法,尤其是打市委常委、县委书记这样的干部,那后果是很严重的!到时候谁也救不了你们!”洪土生马上提醒道。

    侯光辉赶忙道:“呃,土生我们这都是说着玩的。”

    “说着玩也不行。你们要是出了事,还会连累卿叔叔和林叔叔。

    以后不要有这样的用拳头解决问题的简单想法,官场上的事情,还是得用官场的方式解决。我先给林叔叔打个电话过去。”

    洪土生随即拨通了林开泰的电话,说了因为成彬制定的不合理禁令,导致邓伟被举报的事情。

    “土生,我现在毕竟是新北区的区委书记,不好评价这个成彬制定的禁令对错。

    但邓伟这样能洁身自好、又一心上进的人才,我是不会错过的!

    既然成彬不要,那我就安排邓伟过来做工业园区的管委会主任。”

    林开泰没再说话后,洪土生随即道:“那好吧。叔叔,现在你就当你是剑南县普通公务员,或者是剑南县普通老百姓,你认为成彬制定的禁令好不好?”

    林开泰想了下,说道:“土生,如果我是普通老百姓,我举双手赞成成彬制定的禁令啊!

    这样的话,我就感觉公务员和公务员家属也就那样,我随时可以举报,感觉真的平等了,甚至还有些得意。

    但我要是公务员的话,肯定不满意。如果我是做跟餐饮、休闲、娱乐生意的,那肯定恨死他了。”

    “嗯,那要是照这么说的话,成彬出的这个禁令没什么错?”洪土生问道。

    “对!这个禁令不算什么错。”林开泰回应道。

    洪土生无奈的说道:“好吧。这个成彬,我感觉他现在虽然表现得很正派很严肃,但我这些年见过的多了……

    呵呵,希望他能一直这样坚持下去,不让我让我抓到把柄,否则的话,我肯定会用官场的方式,把他拉下去的!”

    “嗯,土生,这事以后就不要在我跟前说了。我要给邓伟打电话了!”

    林开泰说完就给邓伟打去了电话,洪土生稍稍一想,也给肖敏打去了电话。

    “肖姐,你现在在哪?”洪土生问道。

    “土生,你回来了?”肖敏有些激动的笑问道。

    “没有。肖姐,最近工作怎么样?”洪土生问道。

    肖敏微笑道:“很清闲。我现在是县委党校的副校长了,已经在办公室喝着清茶,看着各级党报党刊了。”

    “哦!感觉怎么样?”洪土生继续问道。

    肖敏笑道:“呵呵,可以啊。感觉比在县府接待办当主任好。

    这里虽然是清水衙门,但清闲安静,环境好,没什么事情做。

    最关键的是,成书记是校长,我是副校长。

    但成书记很少来这里,我被授权全面负责整个党校的事情,感觉没有谁能管我,挺好的!”

    “那就好了。你给成彬汇报工作的时候,没出现什么情况吧?”洪土生问道。

    肖敏回应道:“没有啊。汇报工作的过程中,成书记跟我离得很远,没有任何的肢体接触,连手都没握过。”

    “不错啊!现在县接待办主任是谁啊?”洪土生问道。

    肖敏回应道:“原接待办副主任方婷,才二十五岁。

    但凭着最近招商引资搞接待的功劳和苦劳,加上能力突出,的确有资格当接待办主任。

    本来春妮调任交通局局长,县府不少人都认为该她当的……”

    “嗯,方婷。我明白了。肖姐,我还有事,以后再聊啊!”

    洪土生想着汪春妮做了几年的接待办主任,肯定对老下属方婷很了解,随即给汪春妮打去了电话。

    现在剑南县大搞交通建设,汪春妮在七点半就提前上班,现在已经非常的忙了,但看到是洪土生的来电后,还是高兴的接通了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