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4章 再好好想想-乡野大刁民-
乡野大刁民

第564章 再好好想想

    这可不光是生活方面的事情,而是查出来后,很可能被一撸到底,甚至取消公务员资格的……

    汪春妮想了下,感觉现在只有洪土生能帮她,随即道:“土生,我以往为了上位,的确跟不少的男人睡过。包括被双规的升调走的老县委书记和葛县长……

    但是,自从我跟了郭书记之后,就发誓要从此洗心革面,做个守贞洁的好女人了……”

    洪土生点头道:“嗯,春妮姐,这些事我基本上知道。

    当时成彬叫你单独去汇报工作,真的没有对你有什么想法吗?或者说暗示什么的?”

    “额……”

    汪春妮想了下,说道:“土生,真的没有。”

    “不可能!这个人心思细密,精于计算,他不可能这么老实,一定是你忽略了什么!

    再好好想想!”

    洪土生这么说起后,汪春妮又想了下说道:“土生,刚跟成书记见面的时候,他坐在办公椅上,也没跟我握手,好像说的是……

    汪春妮同志,久仰大名,很高兴认识你!

    前任县委书记走后,你最近的生活和工作情况怎么样?”

    “哦!?”

    洪土生从这段话里,很快就有了想法,看来成彬对汪春妮的艳名远播,是有一定了解的,对肖敏自然也是如此。

    那么他肯定是看上了汪春妮和肖敏,想要收为己用,所以就用看似平常的言语试探。

    “春妮姐,你是怎么回答的呢?”洪土生问道。

    汪春妮笑道:“我当时就说,虽然郭书记走了,但还有土生在。

    有他照顾我的生活,我会更加努力的工作,争取将剑南县的交通尽快搞上去!”

    “接下来呢?”洪土生又问道。

    汪春妮想了下,说道:“他只是笑着点了下头,就问起了交通局的工作,还有近期在交通上的各种规划……”

    洪土生有些佩服的赞道:“这个人的确了得啊!

    春妮姐,你想过没有?

    成彬跟你刚见面说的那段话,是很有含义的!”

    “什么含义?我感觉没什么呀!”汪春妮不以为意的说起。

    洪土生马上对她做出分析:“成彬说久仰大名,明显已经对你有所了解。

    说很高兴认识你,表示对你很有好感。

    接下来就提起了你的前任郭哥,但他却没有说郭哥,直接说前任县委书记,而他是现任的。

    如果你稍稍一想,就该明白,他是想当你的现任。所以接着就先问生活又问工作……”

    洪土生这么一说,汪春妮好好一想,感觉的确有些名堂,随即道:“那这些话听着没什么呀。即便是当着所有人的面说这话,也没什么的!”

    洪土生笑道:“呵呵,如果是当着所有人的面,也就是正式场合,那肯定没什么意思。但你要往那方面想,他也求之不得。

    但在就你们俩的情况下,其实意思很明显了,估计就是你没把他当一回事,所以就没去想……”

    “嗯,看来应该是这样。

    土生,成彬调查我,会不会把我撤职查办了,甚至挖我的老底,然后公布出来啊?”汪春妮很是担心的问起。

    洪土生笑道:“应该不可能,毕竟你是郭哥临走提上来的,何况他应该不敢太得罪我!

    但他也知道,你是看不上他的,所以也不可能对你有好脸色。

    根据我和郭哥聊天分析,现在的交通局、城建局和多个园区和筹划中的园区主任都是油水极高的部门。

    他肯定会把你明升暗降,然后安排投靠他的人来当,从中获取最大的利益!”

    “额,真的不会把我撤职查办?”汪春妮继续担心的问道。

    “不会!他要是敢这样,就是跟我和郭哥完全撕破脸,那我和郭哥,肯定会找人先把他给弄下去!”

    听了洪土生的保证后,汪春妮忍不住问道:“土生,你郭哥现在怎么样了?”

    洪土生马上郑重提醒:“春妮姐,现在郭哥家庭很幸福,她老婆是跟纪委同署办公的康边市监委会的主要领导,而且家世不亚于郭哥!

    所以,你就不要再去想着玩火了!”

    “额,那我做你的女人,秘密的,就连夏荷也不告诉,好不好?”汪春妮又请求道。

    “春妮姐,你要是这样的话,那我就不管你了。”洪土生马上发出了威胁。

    “额……好吧,好吧。土生,那我先继续工作了。”

    汪春妮现在得到了保障,也就没那么担心了。

    “嗯!”

    洪土生挂了电话后,重新返回了金家明的办公室。

    得知依旧打不通郝仁的电话,洪土生随即跟金家明告别,之后带着汪夏荷七人离开了。

    洪土生本可以从以往飞过的路线,直接飞回井盐村,但想到要听从生父的话,去接生母刘桂枝,索性给爷爷刘五志打去了电话。

    得知洪土生要接女儿去井盐村,刘五志非常高兴,随即让洪土生来了之后,将飞机降落紫岩山庄。

    当直升飞机降落在前院后,刘五志领着刘虎和安娜、刘凤和纪凡前来迎接。

    洪土生简单介绍后,就跟刘五志一起出了后门,朝着紫岩山上的紫岩道观而去。

    以往有十几个女病人的道观,现在都不见的,正殿里只有刘桂枝和爱徒紫月,一起念诵着道德经。

    洪土生很快到了刘桂枝身边,小声说道:“刘道长,我想接你和紫月去井盐村,我准备在那里,为你们建一座道观,不知道可不可以?”

    “无量寿福!当然可以!请稍等!”

    刘桂枝说完,很快拉着紫月去了后面。

    不久之后,刘桂枝和紫月都拉着一个行李箱走了出来。

    “刘施主,还请你帮忙照看紫岩道观,药材等搬去紫岩山庄,我和紫月用过的物品,一律埋了。”

    刘桂枝接着又看向洪土生说道:“土生,我们走吧!”

    “好啊!”洪土生说完就赶紧将两个行李箱拖上。

    “刘道长、土生、紫月,你们先走吧,我忙完事情就回山庄。”

    刘五志既然不走,洪土生也只能跟刘桂枝和紫月离开。

    路上刘桂枝一直没说话,但紫月却是问了不少关于井盐村的问题,最后问起晚上住哪的事情。

    “嗯……”

    洪土生之前还没想过这事,但既然接走了生母和她的爱徒,自然得给安排住处,随即道:“就暂时住在我家里。

    等道观修好之后,再搬去道观住。”

    刘桂枝马上摇头:“不行!土生,我和紫月不住你家!

    给我们找一个距离龙蟒山庄近些的住处,必须是现在没人住的!”

    “呃……那就,那就住在彭叔家里,那里现在没人住。”洪土生稍稍一想,就决定下来。

    “可以。”刘桂枝点了下头。

    返回山庄之后,汪夏荷、楚天娇和胡玉仙三女因为知道刘桂枝的真正身份,都极其讨好刘桂枝,顺便也对紫月非常的热情。

    虽然云想容和孔佳人不明白是怎么回事,但也跟着三女讨好起了刘桂枝和紫月。

    洪土生打电话给了彭兰儿的五婶娘周秀宁,请她找人帮忙收拾彭兰儿老家,之后请刘桂枝坐在了副驾座上,其他八人挤坐着,朝着井盐村飞去。

    降落在彭兰儿家门口,已经铺上了柏油的村道上后,周秀宁领着彭家大院不少女人都围了过来。

    伍为贵和王文武下飞机很快离开了,洪土生则对村民们介绍起了,被汪夏荷五女簇拥的刘桂枝和紫月,希望她们以后对刘桂枝和紫月多多关照。

    “土生,你放心吧。以后刘道长和紫月小道长一日三餐都由我家包了!”周秀宁爽快的说起。

    “秀宁,怎么能就你家呢?”

    彭兰儿的三婶娘胡丽娟说道:“三哥家虽然条件比你家要差点,但我也想多跟刘道长说说话,希望能得到神仙庇佑!”

    此时彭兰儿的小婶娘黄月季也赶忙道:“以后只要我家有什么好吃的,我一定先给道长送来!”

    刘桂枝从没见过这么热情的村民,她随即竖掌稽首一礼:“无量寿福!多谢各位施主美意!

    贫道和小徒自己能做饭菜,就不麻烦大家了!”

    “怎么能算麻烦呢?都是一家人嘛!”

    周秀宁这么一说,洪土生瞬间皱了下眉头,看来刘桂枝是他生母的身份,已经被谁泄露出去了!

    不过现在也没必要再掩饰了,他随即道:“对!刘道长!我现在是挂在彭叔户头上的,跟彭叔是一家人,这彭家大院的都是我一家人。

    你和紫月是我请来的贵客,也都是一家人。

    她们请你吃喝什么的,就不要客气!

    要是你和紫月自己做饭菜,缺什么了,也可以找她们借,或者在周围的自留地里摘菜什么的,都可以的!”

    “好吧!那就多谢各位施主了!”

    刘桂枝再次道谢后,就在洪土生的引领下,在众女的簇拥下,进了刚整理好,还添置上了厨房小家电和一些家具的彭兰儿家。

    就在洪土生察看卧室、厨房等时,在林家大院住着的彭兰儿、赵冰霜、玉珍,在村部上班的林清歌、尹月,在学校没课上协助林清歌二女办公的曹婉婷都骑着自行车,带着不少的东西来了。

    吃的、喝的、日常用的,米、面、油调料品等,很快就放在了厨房和卧室里。

    “尹月,你跟刘道长好好商量下修建道观的事情,尽快请设计师帮忙设计,之后我就好请汉坤集团修建。”

    洪土生叮嘱后,就叫上还不舍得离开的汪夏荷、楚天娇和胡玉仙,坐上飞机首先前往了县工商局。

    飞机依旧降落在县工商局大院内,汪夏荷三女下了飞机。

    她们要跟已经等在这里贾芸和马慧莲,去办理金龙集团注册手续,之后还得再刻些公章什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