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6章 谁大谁小?-乡野大刁民-
乡野大刁民

第566章 谁大谁小?

    作为相关利益方,谷总认为必须说服洪土生,否则会在建设和以后的运营中,公司会少赚很多钱,而且他个人的利益也会减少很多,随即让洪土生接电话。

    虽然谷总用了各种以后估算出的数据,试图说服洪土生接受他们公司的规划方案,但洪土生始终坚持他的方案。

    最初谷总还好言相劝,但随着洪土生的坚持,谷总也冒火了。

    “洪少,既然你这么不支持我们的工作,这路就不修了,这总行了吧。”

    听到谷总要挟的话,洪土生更加不会退让,笑道:“行啊!既然谷总不愿意修,我们可以找愿意给我们修的啊!

    我认为国家建设集团和国家工程建设集团的老总,相信他们应该愿意帮着修建吧!”

    “呃……洪少,没有我们省高速公路管理公司授权,是没有人敢在天府省修建高速公路的!”谷总马上说起。

    洪土生不甘示弱的说道:“那我要是找省委白书记和佟省长呢?难道他们做出批示后,你们公司敢发反对?”

    “呃……”

    谷总稍稍一考虑,感觉洪土生的确有这个实力,随即道:“好吧。洪少,那我们公司就按照你所说的,重新进行规划。”

    “那就多谢了!”

    洪土生露出了微笑,看着成彬问起谷总情况,谷总说起必须听洪土生的安排之后,成彬的脸色瞬间变了变,但很快挂了电话后,又恢复了笑容。

    “洪少,不错啊!能说服谷总,挺好的!”成彬看着洪土生赞叹道。

    洪土生随即道:“其实主要是我对这些地方太熟悉了,才有这样的坚持。

    成书记,既然少了三个出入口,能不能把钱投入修建汉王镇通往大天池村密道的工程上呢?”

    成彬苦着脸说道:“洪少,还是不行啊!你也知道的,即便少了三个出入口,但交通建设还差二十多亿啊!”

    “好吧,那如果我自筹资金,修建呢?”洪土生问道。

    “是打算送给我们剑南县一条公路吗?”成彬随即问道。

    洪土生马上说起:“这个现在不行。

    成书记,如果我自筹资金,修建从汉王镇通往大天池村密道的工程,能不能允许我承包并委托我管理大天池村七十年?

    另外在大天池村外,设置一个收费站收费二十年,用来偿还自筹资金呢?二十年后,这条公路我就送给剑南县了!”

    成彬随即皱眉:“呃……洪少,你这个事情之前怎么不对我说?

    我尽快安排组织一个常委会,在会议上大家来讨论这个事情,你看怎么样?”

    “成书记,我赞成土生的建议,我相信其它七位同志,还有成书记,应该同意这事吧?”

    郝仁此时突然这么表态,让成彬有些不知所措,他稍稍一想说道:“开会再说吧!”

    郝仁又道:“成书记,刚开了会,何必又耽误大家时间呢?最近的会议真的太多了!

    索性我给他们挨个打电话,如果大部分同志都同意,就按土生说的办,怎么样?”

    “呃……”成彬有些无语,最近一段时间郝仁都很听话,从没反对过他,怎么现在洪土生来了,他就这么活跃了?

    “成书记,你该不会不同意我的想法吧?”洪土生此时看向了成彬,眼神有些复杂。

    “呃……”

    成彬想了下,他可不敢当着洪土生说不同意,那就只能同意。

    至于其他几个常委,汉王镇书记吴正光跟洪土生关系很好肯定会同意。

    另外纪委书记关东明、人大和政协的两位一把手,肯定不会得罪洪土生,自然也会同意,就这已经是六票了!

    这事木已成舟,洪土生得了很大的好处,但也得满足他的意愿,否则就太吃亏了!

    “洪少,我支持你!

    另外有个事情我在常委会上忘了说,但现在说应该不算迟。

    汪春妮同志对交通局的工作很不熟悉,工作起来很辛苦,她的能力其实主要体现在交际应酬上。

    我打算任命她为县长助理兼驻京办主任,方便代表我们剑南县与燕京各阶层人士和重要领导们交际应酬,顺便帮忙招商引资……

    洪少、老郝,你看这事,你们感觉怎么样?”

    郝仁现在不便表态,他得看洪土生的。

    洪土生想了下,感觉把汪春妮调去燕京是不错的。

    免得汪春妮一直幻想跟他做那个事情,同时也能让她开拓眼界,如果能顺便找个跟她般配的男人那就更好。

    “成书记,不知道县长助理跟交通局长谁大谁小?”洪土生问道。

    “县长助理其实跟副县长都差不多,自然是县长助理的职务要高那么半截。”成彬笑着回应道。

    洪土生点了下头,又问道:“成书记,剑南县驻京办在燕京的环境怎么样?”

    “在六环外的一栋写字楼里,租了一层楼呢。有十几名工作和服务人员,食宿都很不错。”成彬又道。

    “那好!我同意!”洪土生笑着点头。

    “嗯。那就这样吧!

    洪少,欢迎以后常来我这边指导工作,我们也好多多交流,增加了解和彼此的友谊!”

    成彬站起后,跟洪土生又握起了手。

    郝仁随即顺坡下驴的说道:“成书记,我建议,以后开常委会的时候,把土生也邀请来。

    你也知道,土生在剑南县拥有广泛的人脉,国内的工商界人士也都以能认识他为荣。

    如果没有土生,就没有我们剑南县的今天。

    有土生参与会议,我们可以避免走弯路,走错路,做出各种正确的决策!”

    “呃……”

    成彬想了下,当着洪土生拒绝,肯定会得罪他。但要是洪土生也参加常委会,肯定会影响他的权威,甚至很多事情变成洪土生来决策了。

    “洪少不是县委常委,甚至不是公务员。

    我看这样吧……如果以后有更剑南县发展的重大会议,我会亲自给洪少打电话,做出邀请的!”

    成彬说完,随即拿起手机拨通了洪土生的电话,笑道:“洪少,以往我太忙,没顾得上跟你沟通。

    以后要是你有什么事情,就给我直接打电话!

    只要我有空,一定接!”

    “好的!成书记,感谢你了!

    那我明天来签约怎么样?”洪土生笑问道。

    成彬还没听说过承包并委托管理一个村可以长达七十年的事情,担心会出什么政策方面问题,缓缓道:“这事……你跟天池乡方面签约就行了。”

    “好吧。成书记,你继续忙。

    郝叔叔,我们走!”

    洪土生正准备要拉郝仁离开,成彬已经让郝仁留下来,说起还有事情要跟他谈。

    洪土生刚独自走出县府大院,就接到了胡玉仙打来的电话,说起第一批香水已经在网络上被预定和抢购一空了。

    看到现在已经过了五点,洪土生考虑必须回家察看药材长势,另外还要察看佟双儿的恢复情况,随即道:“我明天一早去汉王新城别墅,现在必须回井盐村了。你们办完金龙集团的事情后,就回各自住处吧!”

    洪土生挂了电话,到了飞机旁竟然发到贴着两张罚单,一张是交警队开的违章停车500元,一张是城管队开出的占道经营500元,都要求在一个月内去政务中心去做处理。

    “卧槽!现在这剑南县真的是执法严格啊!竟然给我的飞机贴罚单!难道不知道这是我的飞机?”

    洪土生心里埋怨了两句,但想着事情太小,也没给吉昌贵队长和华局长打电话要求摆平,很快就开着飞机返回井盐村。

    在经过龙蟒山的时候,他发现彭兰儿、林清歌众女,还有周秀宁都在陪着生母刘桂枝和紫月在山上察看,想着还有不少的事情,也就没有停留,直接返回了林家大院的家。

    家里现在只有玉珍、梅朵朵和佟双儿三女,玉珍和梅朵朵还在后院除草,都在洗手之后,赶紧从中门跑出来。

    而坐在轮椅上,在客厅里看医书的佟双儿,则操纵着轮椅,首先到了飞机附近的走廊上,柔声笑道:“土生,你终于回来了。”

    “呵呵,回来了!”

    洪土生很快就到了佟双儿跟前,关心的问道:“双儿姐,你现在后背与头部的伤口怎么样了?能站起来走路吗?”

    佟双儿笑着回应道:“每天喝镇痛液,倒是没感觉疼,而且精神很好。

    每天早晚有香云和蜜蜜用消毒液,给我几处伤口消毒,现在恢复得很快。

    但是虽然不痛了,香云说我的伤口在愈合,在长骨肉和神经这些,我经常感觉很痒,都是忍着没去抓。”

    “嗯,实在很痒的话,可以涂抹上冰清液,也能起到一定的止痒作用。

    要是我现在还有复颜膏就好了,你就不会感到痒,而且不会留下疤痕。

    只能等几个月后,重新配置出来再说。”

    洪土生说完,玉珍和梅朵朵也走了过来,他随即跟二女逐一来了个拥抱,还轻拍了几下她们的后背。

    “朵朵,你又长高了些,骨架也打开了些!”洪土生笑说道。

    “呵呵,是吗?土生哥,我都没觉得呢。”梅朵朵欣喜的说道。

    “嗯,我这也是几天没看到你了,才会感觉特别明显。

    你们俩跟双儿姐休息下,我去后院察看药材了。”

    洪土生说完后,梅朵朵赶忙道:“土生哥,一会儿刘道长会来家里吃饭,在村里的姐妹们都要来。

    但是我做菜不行,玉珍还在学着做菜,你尽快看了药材就出来教我们做菜啊!”

    “好的!”

    洪土生很快就去了后院,听到了声音不大、优雅的古典音乐,看到铁丝网上面架着的树枝树叶又换了一拨新的。

    药材都长高了一截,分蘖出更多的枝桠,老叶子都被摘取下来了,没有任何病虫害,也几乎看不到露头的杂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