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5章 你愿不愿意?-乡野大刁民-
乡野大刁民

第575章 你愿不愿意?

    “好啊!那就这样了。土生,我们骑自行车在井盐村内逛逛怎么样?

    我顺便去请霍家和洪家晚上赴宴,中午我们再回村部怎么样?”郭振东说道。

    洪土生笑道:“师父不用去请了。村里每家每户都有对讲机,应该都知道了,我们去逛逛各个大院与工地吧!”

    “好啊!”

    不久之后,洪土生和郭振东都骑着自行车,出了村部大院。

    一路上骑着自行车,两人又谈了不少关于卫华社的事情,洪土生还提到了研究治疗精神病药物,却制出了新型致瘾毒物的顾林。

    “顾林已经做了完全的变性手术,成为了真正的女孩,也改名为顾玲了。

    她现在正在总部基地学习培训,同时参与试制治疗精神病药物的工作。”郭振东笑道。

    “不错啊!能改邪归正,成为对国家有用的人才,还是挺不错的!”

    洪土生接着又道:“师父,我昨天下午在新北区遭遇了袭击……”

    洪土生随即将情况仔仔细细的说了出来。

    郭振东点头道:“土生,对你被袭击这件事,我来之前已经得知了。

    我记得以往测试过,你对毒素的抵抗力,只是比普通人要强那么一两倍,怎么能适应六个杀手围攻施放剧毒?

    又是怎么能再闻到了不少剧毒的气味后,避开多个狙击手的轮番射击呢?”

    “师父,说起来连我自己都不相信,能在闻到那么剧毒气味下,都像没事一样,但这就是真正的事实了。

    至于原因,我到底该不该对你说呢?”洪土生也是有些犹豫。

    “土生,如果涉及到太过于秘密的事情,那就不用对我说。

    如果不是的话,说出来让师父我知道,也没什么关系吧?”郭振东微微一笑。

    洪土生点头道:“好吧。师父,我还在女儿城的时候,做了一个梦,梦里有个发着金光的影像,说是我的生父。

    而且他说过,再我出生后,和去寻找珍稀药材坠崖后,对我进行过两次强化。

    又说起我回剑南县后会遇到多次劫难,就对我进行了第三次强化。

    等我醒来之后,就在含有剧毒石头的山洞里面待着了。我在山洞里游览了一段时间,也都出现问题,之后就离开了,感觉梦里的事情应该是真的……”

    郭振东表情有些凝重:“土生,看来你的身世真的不简单啊!难怪你这么出色……

    放心,回去之后,我只向元首做汇报,连老庄他们四个都不说。

    另外征求你的意见,暂缓对剑南县撤县设市。

    支线机场你看建在剑南县什么地方为好?”

    洪土生想了下:“嗯,可以建在德孝镇与年画村高速路出入口之间,这样的话,周边的德洋市也能用用这个机场。

    也可以建在汉王镇马尾社区与二环路之间,这样的话,对于游客到沿山各处风景区游览更有利。

    这个事情可以征询下剑南县方面的意见。”

    “那行!我回去就把原话对元首汇报。”

    郭振东说完,洪土生随即道:“师父,等我们骑到林家大院,我把一些化尸水的血水标本,还有带有剧毒的尘土标本给你几份,你拿回基地做研究。

    我在想如果我们社里能有这样的化尸水什么的,以后去国外办事,也能更方便些。”

    “好啊!”

    郭振东接着又问道:“土生,你认为这次的杀手是些什么样的杀手?跟新北区的李家残余分子有没有关系?”

    洪土生回应道:“这次的杀手都是真正的不畏死的杀手,只要没杀死目标,情愿自杀也不留下线索,肯定是一个严密的杀手组织。

    至于是不是李家残余分子花钱雇来的,我也不清楚。如果社里能调查的话,那就好了。”

    郭振东说道:“张威、李虎已经在新北区做暗中调查了。

    我倒希望是这些残余分子,这样倒是简单。

    但我担心是别的人,毕竟你这些年在情场上、商场上,甚至官场上,表现得实在太耀眼了,肯定有不少人嫉妒甚至痛恨。

    要是这些人买凶杀你,那事情就严重多了。”

    洪土生说道:“如果是也没办法啊。如果能把这个杀手组织连窝端,把他们的首脑人物抓起来,那就能得到很多信息了。

    另外,我还有个想法……”

    “什么想法?”郭振东问道。

    “要是社里能收编这些人,去国外执行任务为国效力的话,效果应该不错。”洪土生微笑道。

    郭振东随即道:“嗯,你的想法可以,但实现难度很大。

    我会向元首汇报的!”

    很快已经骑到了林家大院的家门口,洪土生开门后,随即领着郭振东走了进去。

    正在看医书的佟双儿,随即操纵着轮椅迎了过来,洪土生将她对郭振东做了介绍。

    “原来是佟省长的女儿!特级战斗英雄,哈城市女子特警队队长,佟双儿同志!”

    郭振东说起之后,佟双儿赶忙道:“郭叔叔过奖了,现在的我只想做个普通人,工作关系也转到了剑南县,不想再当特警,也不会再当警察了。”

    “挺好啊!但按照你现在的资历,就是当个剑南县的一把手,也是可以的。

    你有没有这个想法呢?”

    郭振东这边在问话,洪土生已经去了他的卧室。

    “我能当剑南县的一把手?

    这可是要管五十多万人啊,我现在只有大学毕业,还没进特警队之前的记忆呢!”佟双儿惊讶的说起。

    “当然能。但因为剑南县的一把手还兼着德洋市委常委,所以你得去燕京党校培训一段时间,才能上任。你有没有兴趣?”郭振东又问道。

    “额,谢谢郭叔叔……我现在的伤还没好呢。等好了之后再说吧。”

    佟双儿现在舍不得离开这里,加上的确要治病,很快委婉拒绝。

    郭振东随即笑道:“哈哈哈哈!佟双儿同志,你很不错!有上进心!

    希望你在伤好之后,能去燕京学习,学习好了之后,估计到那时候剑南县的一把手,也就轮到你来做了。”

    “嗯……到时候看情况吧。”

    佟双儿也没拒绝,她认为如果能当上剑南县的一把手,那肯定能更好的帮洪土生,不然才不想去当官呢。

    洪土生很快就将一大半的标本,还有十几**镇痛液、冰清液、冰清液、麻沸散,这些现在能通过熬煮药材老叶子,之后调配一番就能制作出来的,装进了一个行李包内,很快递给了郭振东。

    之后将四种药液的名称和功效对郭振东说了下,就准备留下来熬煮、调配药液。

    “那好吧,我自己去游览。你留下来陪佟双儿同志。”

    郭振东离开了,佟双儿随即说起彭兰儿和赵冰霜还在后院摘老叶子,她也想去后院,洪土生随即推着她去了后院。

    看到洪土生来了,彭兰儿二女先后跟他来了个拥抱,就将新摘下的老叶子都交给了他。

    洪土生从冰箱里取出十几种老叶子后,随即在饭厅里熬煮起来……

    配制镇痛液、消毒液、冰清液和麻沸散四种药液的时候,洪土生将彭兰儿三女叫到了卧室里,指点教授了一番。

    彭兰儿和赵冰霜越发熟练了配制过程,能独自配制了,洪土生感觉可以放心了,随即拿起残余的生肌膏和消毒液、镇痛液以及棉签,推着佟双儿去了右侧主卧,并关上了门。

    “双儿,虽然你已经说过要做我的女人了,但毕竟现在的你性格跟以往不太相同,而且丧失了几年的记忆,所以在你的伤痊愈之前,我不会占你任何便宜。

    不过现在,我得好好检查下你的伤势,不知道你愿不愿意?”洪土生问道。

    “我也是你的女人,命也是你救的,怎么会不愿意呢!

    土生,抱我到凉席上去!”

    佟双儿既然同意了,洪土生也就不用担心了,他随即搂着佟双儿的双腿和后背,将她平放在了凉席上。

    “双儿,后背有没有疼痛感?”洪土生问道。

    “没有。一直喝着镇痛液呢,我以往说过只有发痒的感觉。”佟双儿回应道。

    “好吧。那我把你翻个面,放趴下!”

    “好的!”

    洪土生将佟双儿放趴下后,随即又对佟双儿说完要撩起她的过膝连衣裙,这样才能检查后背的几处伤势愈合情况。

    “土生,你做什么,我都答应的!”

    现在的佟双儿性格跟以往比就跟变了个人一样,却让洪土生再也感受不到她以往的那种霸道气势,同时总感觉现在的佟双儿是不正常的。

    总是担心她在完全恢复记忆后,重新恢复状态了,会对他有误解。

    “双儿,别这么说,你现在的伤还没好。”

    洪土生说完,首先解开了佟双儿的裙带,接着拉开了她的连衣裙后背拉链,最后才用双手撩起了她的裙摆。

    伴随着裙摆不断上撩,佟双儿那双比起王巧巧还要修长,而且更有弹性的、白皙莹润的腿呈现了出来。

    紧接着,那最为俏挺的仿佛两个小足球的臀儿,几乎将没入两瓣深缝的小布条完全的遮挡住了。

    幸好还有一条红色的细绳,横在蜂腰之下,不然的话,洪土生还以为佟双儿没穿小短裤。

    光凭着这双腿和臀儿,洪土生已经有些热血上涌,他忍不住吞了两口口水,最终将裙摆挽到了佟双儿的香肩上。

    佟双儿穿的是无肩带前开式罩罩,这也方便了洪土生观察她的后背。

    六处伤口,现在都在结疤,仿佛六条大小不同的蜈蚣一般,让原本平滑白润的美背,变得有些难看。

    洪土生瘪着嘴,后悔以往应该保留一些复颜膏。不然的话,佟双儿的背上不会留下任何的伤痕,也不会有肌肉和肌肤生长时,仿佛被虫子叮咬的痛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