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6章 我怎么这么傻?-乡野大刁民-
乡野大刁民

第576章 我怎么这么傻?

    不过现在,只能等到了药材开花结果之后,才能制作出复颜膏了!

    用手指按压了下伤口周围,佟双儿依旧感觉不到疼痛。

    洪土生随即用消毒液为伤口做了消毒,之后涂上冰清液。

    感觉没有必要用生肌膏,等液体被吸收风干后,就将佟双儿的裙子放了下来。

    “土生,我现在的后背是不是丑死了?”佟双儿问道。

    “不丑啊!双儿,你在我眼中是最完美的!”

    洪土生的双手随即又按压在了佟双儿的后脑上,佟双儿顿时感觉有些疼痛,但双手松开后,也就不疼了。

    不过洪土生并不在乎这点疼痛,他在乎说的是佟双儿现在的后脑勺少了厘米宽,四三厘米长的头骨。

    虽然外面的头皮层愈合得不错,但少了那些头骨,可不是小事!

    “现在没有续骨膏,必须尽快把冰火神针学会,让双儿能的头骨尽可能的完整!”

    洪土生消毒后,用生肌膏涂抹在伤口上,很快结束了这个检查过程,将她翻转过来。

    脸色粉红的佟双儿随即坐起,看着洪土生温柔的说道:“土生,我不想坐轮椅了,我想走路,还想去村部参加郭叔叔与霍阿姨的婚宴,你看可以吗?”

    “要不,坐我的自行车去?”洪土生笑说道。

    “额,土生,我们可以走路过去吗?

    村里的路现在都是柏油路了,走起来应该很舒服的……”

    佟双儿期盼的说起,随即从凉席上下来,接着稳稳的站在了地板上。

    “好吧,我们走路去!如果你走不动了,我就背你!”

    洪土生让佟双儿拿了一**镇痛液,他将其它的物品放回卧室,跟彭兰儿和赵冰霜拥抱告别之后,就打上一把遮阳伞,护着佟双儿离开了。

    两人一路上聊着天,洪土生还佟双儿的要求下,从在机场跟她见面,一直说到佟双儿跟着洪土生到井盐村,此时已经走过了赖家大院。

    “土生,我有点累了。”

    其实佟双儿还可以走的,但她想用身体接触的方式,表达对洪土生的好感,故意这样说的。

    “那我背你!另外,你可以喝一口镇痛液。”

    洪土生随即蹲下,当佟双儿将40的超级饱满紧贴在后背时,他感觉无比的舒坦。

    能得佟双儿的再次认可,他心情很好,双手随即搂住她俏挺又极有弹性的臀儿,大踏步的朝着村部走去。

    佟双儿动了几下身子,洪土生越发感触到了她的无穷魅力,忍不住双手捏了几下。

    佟双儿原本粉红的俏脸,变得越发的红润,但对洪土生的动作并不反感,反而感觉很好。

    “土生,接着说啊!

    我跟你比武,你赢了我,当时的我肯定是爱上你了,才会跟着你来这里,怎么会第二天一早就走了呢?”佟双儿催促而又不解的问道。

    洪土生缓缓道:“我当晚没有打扰你,而是和蜜蜜上了直升飞机。

    我估计你半夜起来之后,知道可我跟蜜蜜在飞机上做那男女之间爱做的事情,所以很生气,第二天一早就让我送你离开了。”

    “怎么会这样?难道我不知道家里的姐妹们都是你的女人?

    既然是你的女人,自然是应该跟你做那个的。

    土生,等我好了,我也跟你做,你要对我温柔点,我不想疼,行吗?”

    佟双儿马上温柔的说起,让洪土生感觉有些尴尬,随即道:“双儿,我估计当时你还真的不知道,以为我家里的姐妹就是我的姐妹。

    所以知道是我的女人之后,就很生气第二天一早就让我送你走了。

    当时的你进航站楼的时候,连头都没回一下,之后我给你打电话,你也不接,还把我加入黑名单了。”

    “额,我怎么这么傻?

    土生,像你这样的男人,除了身边女人多以外,简直是完美型的,我怎么会舍得放弃?”佟双儿现在感觉很奇怪的说起。

    “这个我怎么知道?

    双儿,我现在最担心的,就是在你伤口基本上好了之后,就像要做我真正的女人。

    但万一你恢复了记忆,性格也恢复了,到时候又后悔了。那时候的你,可就吃大亏了!”洪土生皱眉说道。

    “不会的!不可能!土生,我做了你的女人之后,肯定会更爱你的!”

    佟双儿越发紧贴着洪土生,还撒娇般的磨蹭了几下,惹得洪土生心火一股股的升腾而起。

    “呃,村部快到了,到时候再说吧。

    双儿,我要放你下来了,村部现在人多,这样背着你不好的。”洪土生说道。

    “嗯,好的,土生!”

    洪土生重新下蹲后,佟双儿依依不舍的下来,之后就跟着洪土生朝着村部走去。

    到了村部,看到众女和刘桂枝、紫月都在忙碌,她满脸笑容的赶紧去了刘桂枝那里……

    洪土生则去了村部会议室,看到张九真三人正在给村民们免费看病,本想要求继续学习针法的他,也只能跟村民们打起了招呼。

    但张九真想要传授针法的心情,比起洪土生还要迫切,他很快就说起要休息了,诊断过眼前的病人,就叫上洪土生去了第一书记办公室。

    不久之后,胡杏林和许名章也来了,继续充当起了洪土生用来施针的模特。

    六点半过后,三十几桌菜已经摆好了,洪土生也掌握了太极针法和阴阳针法,张九真笑着夸奖洪土生是个医学天才,并说起明天就准备教他最精妙的冰火神针。

    还在办公室内闲聊,洪土生听到了五六架直升飞机飞来的声音,随即和张九真三人,朝着东南方的天空望去。

    此时秦奋进打来了电话,洪土生赶忙接通。

    “土生,得知你师父今晚喜宴,我们青坪镇的主要官员,还有灵山村的主要村干部、青灵集团主要高管,都来庆贺了,你欢不欢迎啊?”

    洪土生估计,是秦玉艳对秦奋进说了这事,秦奋进考虑到郭振东是郭为民的小叔,是郭家的人,又是他的师父,这才前来结交。

    他随即笑道:“欢迎啊!叔叔,你们来了之后,我就给你们介绍我师父,还有三位名医!”

    “好的。我们很快就要降落了。到了再说吧。”

    秦奋进挂了电话,洪土生还没放下手机,又接到了卿常贵的电话。

    “土生,我和兄弟们,还有汉坤集团主要高管坐的飞机,就在青灵集团后面。

    到了之后,你可要对你师父,好好的介绍我们这群人啊!”

    “哈哈哈,叔叔放心,我肯定好好介绍!”洪土生笑着答应下来。

    注意到郭振东骑着自行车率先回了村部,身后还跟着童明、童亮和十五名飞行员,洪土生赶紧迎了上去。

    洪土生随即将秦奋进和卿常贵这些人要来的祝贺的事情,对郭振东说起。

    如果是以往,郭振东根本不会跟这些底层官员接触,但现在他娶了霍淑芬,加上又在洪土生老家,也接了地气,随即笑道:“感谢他们!

    不过土生,我现在得去家里洗个澡,换身衣服,还得把你阿姨也接过来。”

    “好啊!师父,你赶紧去吧。”

    洪土生目送郭振东骑着自行车离开之后,就去了刘桂枝和众女身边,闲聊了起来。

    “土生,我爸、我妈、纪叔叔、谢阿姨、还有邓哥、薛姐,也要来参加婚宴,估计现在还在路上呢。”

    林清歌这么说起后,洪土生赶忙问道:“他们是坐车来,还是怎么来?”

    “坐飞机啊,新北区政府是有飞机的。”林清歌笑道。

    “这就好。”

    洪土生笑着点了下头,注意到飞机依旧降落在了村部附近的荒地上,他赶紧叫上周馨雨、林清歌、秦玉艳、卿凤舞、候飞飞五女,朝着那里赶去。

    周馨雨作为郭振东的继女,现在可说是飞上枝头变凤凰了。

    她首先代表郭振东和霍淑芬,对秦奋进、卿常贵这两拨人表示感谢之后,就和洪土生他五人陪着众人去了村部。

    不久之后,身穿传统红色新郎装郭振东,背着红色新娘装的霍淑芬,在霍家众人的簇拥下,走进了村部。

    洪家人现在只要在村里的,也已经来了。

    村里的村组干部、治保队员们,也都赶来了。

    不过现在,众人都没有入座,只因为要等林开泰等人,毕竟林开泰是村里做官最大的!

    当然了,这是他们不知道洪土生的秘密职务,其实他的级别比起林开泰要高一级。

    卫华社的地位,在华夏各部门的排序之中,不亚于纪委。

    纪委一把手基本上是正国级常委,那么卫华社的五名社长就是只听命于元首的副国级。

    只是他们的身份包括卫华社都是秘密的,不能对外公开。

    卫华社的社长之下,则是15个处的处长,按级别来说就该是副部级干部。

    处长之下则是75个科长,按级别就是副厅级干部。

    科长之下,是375个组长,按级别就是副局级干部。

    而林开泰现在还不是锦官市常委,只是新北区一把手,其实只算是县处级干部。

    洪土生此时的手机又响了起来,洪土生本以为会是林开泰打来的,但没想到竟然是佟保国。

    “土生,我听说老包说,你师父郭振东今晚在办婚宴?”

    洪土生笑道:“是啊!现在正在等林叔叔他们的直升飞机来,来了之后,婚宴就开始了!”

    “哦!你说的是新北区林开泰吧?”佟保国笑问道。

    “是的!”洪土生点头道。

    “嗯,很巧啊!白书记、老包和我,也正坐着直升飞机朝着你们井盐村赶来。”佟保国微微一笑。

    “啊?!白书记就是省委白……”

    洪土生的话还没说完,佟保国随即看着身边刚60岁的白进取,笑道:“对!土生,就是我们的头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