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8章 我都听你的-乡野大刁民-
乡野大刁民

第578章 我都听你的

    卿常贵说完,洪土生说起了修建道观和百狼沟温泉疗养院的事情,卿常贵表示设计好了,就可以尽快开工。

    洪土生笑着点头,卿常贵问起没别的事情后,很快叫上侯光辉等兄弟离开了。

    注意到洪土生进了第一书记办公室,跟林清歌聊天结束的林开泰和卿常春两口子,也表示要返回新北区了。

    “土生,清歌忍得很辛苦,能不能让她早点做你真正的女人啊?”卿常春在上飞机之前,对洪土生提出了要求。

    洪土生随即摇头:“不行啊!阿姨,如果发下的毒誓都要违背的话,那我的人品肯定会受到质疑。

    相信你们也不愿意看到我是这样没有信用的男人吧?”

    “唉!好吧!不说了,现在的清歌好让我们心疼啊!

    土生,好好对清歌,可不要喜新厌旧啊!”卿常春又说道。

    洪土生微笑道:“阿姨,放心吧。虽然我一贯坚持一视同仁,但清歌在我心目中的地位,是非常高的。相信她也对你说过了吧?”

    “嗯,那再见了!”

    卿常春八人都上了飞机后,很快就消失在了夜空中。

    秦奋进、秦玉成等人也离开后,喜宴正式结束了。

    霍家和洪家的女人们都在忙着清理和清洗,洪土生则被张九真三人叫上,步行朝着林家大院返回。

    在路上也没闲着,胡杏林开始教授洪土生一些他这些年总结出来的药方了,而这其中就有促进骨头省长与神经、血管恢复的药膳方子。

    眼看已经走到林家大院了,胡杏林最后总结道:“不过土生,这些药方是死的,会受到药材质量的影响。

    另外每个病人都是不同的,还得辨证施治,适当增减。”

    “嗯!我知道了,胡爷爷!”

    洪土生送三人去了林平福家之后,这才返回了家里。

    在家留守的彭兰儿和赵冰霜已经早早的吃过了晚饭,在练了两次七动操后,现在正在给药材施肥。

    洪土生来到后院之后,也跟着她们忙碌起来。

    “土生哥,根据药材现在的长势,你估计什么时候能开花结果成熟呢?”彭兰儿问道。

    洪土生回应道:“我也说不清楚。肯定比起我在城里时期,会提前些。

    估计有些药材下个月,最迟七月就能开花,果实成熟一般都在九月十月吧。”

    “那你要想做出全套的美容和治疗骨伤药品,就得等到十月吗?”彭兰儿又问道。

    洪土生点头道:“是啊。

    不过这次收获之后,龙蟒山庄应该也修建得差不多了,到那时候就可以大面积的栽种了!”

    彭兰儿笑道:“嗯,土生哥,龙蟒山庄的建设速度还是很快的。项目经理说,估计月底就能把主体建起来了。”

    “这就好!以后我们都可以搬去龙蟒山庄,从此不再这么拥挤了。”

    三人给药材施肥结束后,洪土生笑说道:“兰儿、冰霜,我们一起去淋浴怎么样?”

    “额,土生哥,这不太好吧?

    其实,我们一起没什么的,但卫浴间太小了。”彭兰儿有些害羞的说起。

    “呵呵,不小吧?”

    洪土生又看向了赵冰霜,问道:“冰霜,你呢?”

    “只要土生你喜欢就可以,我都听你的。”

    赵冰霜也略带羞涩的表态后,洪土生随即将二女都抱去了右侧主卧的卫浴间。

    帮着二女除去了衣裙,解下了她们的文罩和绳裤,二女也温柔的将洪土生剥得一点不剩。

    为二女戴上浴帽之后,洪土生随即拿起了花洒,在她们的肌肤上喷洒着水滴。

    看到水流和水滴在二女那诱人的肌肤,那绝美而又带着娇羞的容貌,那傲人的身姿上流淌、跌落,洪土生很快浑身发热,动了心思。

    二女也是一样,毕竟好些天没在一起了。

    随即将身体紧贴着洪土生,为他搓洗的同时,也感受着洪土生为她们的搓洗,还不时的发出动情的轻哼声。

    三人浑身都洗得香喷喷之后,洪土生随即将她们放在了凉席上。

    正在跟二女亲热,想着水到渠成后,深入内部不断沟通互动,周馨雨、孔佳人、云想容、田馨、包赛兰、鲁清雪六女骑着自行车回来了。

    得知其她姐妹或者留宿在了刘桂枝住处,或者去了黄家大院的家,穿上睡衣的洪土生随即让她们赶紧淋浴,然后休息。

    此时的洪土生不可能还留在主卧室,随即拿起手机,出了客厅,给汪春妮打去了电话。

    此时的汪春妮已经在燕京驻京办的套房睡下了,看到洪土生来电后,她赶忙停止玩王者荣耀,接通了手机。

    “春妮姐,你现在在哪儿呢?”洪土生问道。

    “呵呵,土生,你想我了?是想要尝尝我的味道吗?要不我马上来找你!”

    汪春妮明白,洪土生是不可能要她的,但还是忍不住以这样说笑的方式,表达对他的爱慕。

    “你还在剑南县?”洪土生问道。

    “额,没了。我在燕京驻京办呢。”汪春妮情绪瞬间低落下来。

    “哦!燕京很不错的,你可以好好的开开眼界。

    对了,春妮姐,我让你观察那个接待办主任方婷,怎么样了?”洪土生很快就转入了正题。

    汪春妮随即道:“嗯,那天你说起之后,我很快就去接待办找过她,发现她果然已经不是纯洁之身,已经变成真正的女人了。

    看来她果然献身给了成彬,才会被成彬任命为接待办主任。”

    “看来这个成彬果然不是省油的灯啊!

    春妮姐,你好好休息,我也要睡了!晚安!”

    洪土生随即挂了电话,想了下,又拨通了肖敏的电话。

    “土生,你现在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此时的肖敏正在属于县委党校开办的北辰宾馆高级套房里看电视剧,也赶紧把声音调小。

    “肖姐,你现在住在哪儿?这两天成彬来找过你吗?”洪土生问道。

    “呵呵,土生,我现在住在北辰宾馆呢。”

    肖敏随即道:“找过啊。

    都是工作上的事情,要求整理党员学习资料,筹备庆祝建党文艺晚会等等。

    想到会在北辰宾馆举办文艺晚会,他特许我住在这里的高级套房。”

    “哦!不错啊!

    除了这个,就没别的?

    比如跟你握手亲近,关心生活方面的事情?”洪土生又问道。

    “没跟我握过手。至于生活方面,也完全没有啊。聊的都是工作。”肖敏回应道。

    “没有就好。肖姐,反正你注意着他一点,他的狐狸尾巴迟早会露出来的。”洪土生提醒道。

    “明白。土生,你放心吧。”肖敏笑道。

    “那就这样吧。晚安!”

    洪土生随即挂了电话,想着韩开平调走之后,也不知道谁成了公安局局长,随即给付兴亮打去了电话。

    付兴亮这两天很郁闷,只因为韩开平离开了,他这个最近立了好几个大功的副局长,却没有升为局长。

    从上面传来的消息称,他刚从特警队长升为副局长,还没多长时间不宜提正。

    对于这个解释,付兴亮并不满意,也想过要找洪土生说说,但想到洪土生每天事情很多,他跟洪土生也并没有什么大的交情,也只能忍气吞声。

    不过现在,洪土生主动打来了电话询问,他自然就说了出来。

    “土生,现任的公安局长耿爽,是成彬从渝城市某区调来的副局长,按理说只算是平调。

    但要说发展潜力,我们剑南县可是比他以往在的那个区大多了!”

    “耿爽!?”

    洪土生想了下,说道:“这么说来,在剑南县的公安系统没有人投靠他成彬咯?”

    “是啊!土生,我们公安系统还是很团结的,并没有出现叛徒。

    但是这个耿爽昨天来了之后,开了个会,要求我们公安系统要完全听从成彬的指挥,据说是要搞什么大行动了。”付兴亮随即道。

    洪土生笑道:“呵呵,应该是全省的打黑除恶专项行动。

    不过付叔叔,剑南县应该没有什么黑势力了,但估计在某些农村会有一些恶霸。

    我建议根据各个乡镇派出所以往汇总的信息,主要去抓那些危害村民的村霸!

    只要把这些村霸抓起来了,根据这些年积累下来的犯罪事实,应该能判他们好几年的。

    等他们改造好回来之后,他们应该也横不起来了!”

    “对!土生,到时候我就通知同志们主要抓村霸!

    但是,万一成彬和耿爽要求我们抓什么黑老大呢?”付兴亮问道。

    “剑南县朗朗乾坤,怎么可能有黑老大?

    付叔叔,你是剑南县土生土长的警官,听说过剑南县有黑老大吗?”洪土生笑问道。

    “乔四应该算吧?但已经死了!”付兴亮瞬间明白的说起。

    “对啊!

    另外,付叔叔,我估计你现在有一肚子委屈是不是?”洪土生又问道。

    “是啊!土生,凭着你带给我的功劳,我有资格当局长的。

    但就因为没投靠成彬,他就把我晾在一边。我不服气啊!”

    付兴亮在洪土生面前没有说什么虚伪的假话,直接把情绪发泄出来。

    “呵呵,放心吧。成彬已经露出了些狐狸尾巴,迟早会露陷的。

    对了,付叔叔,你派几个亲信,暗中保护党校副校长肖敏……”洪土生说道。

    “肖敏?她可是郭……”

    付兴亮赶紧收嘴,明白这话不能说,接着道:“国家的官员,难道会有谁要害她?”

    洪土生很有信心的笑道:“呵呵,我估计成彬对肖敏肯定是有企图的。

    之前他对汪春妮有企图,但汪春妮完全拒绝了他,就被他调去燕京驻京办了。

    但肖敏没汪春妮那么能干,她以往是幼儿园园长,比较单纯,也很容易受害,我估计成彬肯定会对她下手……”

    “哦!不知道肖敏现在在哪?我马上派几个人穿便衣去保护!”付兴亮赶忙道。

    洪土生随即提醒道:“不是保护!是要等成彬对她实施犯罪行动的时候,你的人突然出现在现场!然后拍下视频和照片!”

    “哦!这样啊!那也可以啊!”

    付兴亮瞬间眼前一亮,他现在感觉必须把成彬整倒了,他才有转正的机会。

    “找几个聪明的、平时没怎么露面的女警官,去北辰宾馆高级套房区吧,最好是防患于未然。”洪土生又出了主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