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1章 红配绿-乡野大刁民-
乡野大刁民

第581章 红配绿

    “土生,你看华夏中医大学具体建在那个位置?”张九真又问道。

    “呃……”

    洪土生考虑了下,说道:“那就建在年画村与天然工业园区之间吧。”

    “行!那我们走了!你赶紧去看书!”

    胡杏林叮嘱后,梅朵朵、玉珍、柳香云、阳蜜蜜四女随即送起三人去了林平福家。

    洪土生正安静的在卧室里看着胡杏林给的医书,手机铃声响起。

    看到是佟保国来电之后,洪土生赶忙接通,佟保国随即笑道:“土生,白书记、老包和我,都已经回到锦官市了。”

    “哦!这就好啊!”洪土生咧嘴一笑。

    “剑南县的现在就是个大工地啊!

    到处都在搞规划和建设,相信到了明年,城区面积就会扩大好几倍,上面已经在研究撤县设市的了……”

    佟保国说到这,洪土生随即道:“佟叔叔,估计短期内是不会批准的。”

    “嗯?是吗?”

    佟保国只知道会尽快批准,还不知道更新消息,所以有些疑问。

    “应该是的。”洪土生回应道。

    佟保国笑道:“嗯……土生,剑南县现在的政务管理很严格嘛,工作效率也挺高的,即便是在双休日,很多官员和公务员都没闲着。

    白书记跟我们还夸起了剑南县的领导班子,是拼搏进取、奋发有为的。”

    “是啊!自从成彬书记来了剑南县之后,剑南县的官员和公务员们比起以往的工作量都大多了……”洪土生回应道。

    “嗯,看得出来。

    据说现在的公务员和公务员家属都不允许在公共场合进行就餐、休闲、娱乐了。即便是下班后和假期也是这样?

    否则的话,就会被群众拍下照片和视频,进行举报?”

    佟保国终于问到了一个重点,洪土生点头道:“是啊!公务员和家属们现在遇到放假,都是去了周边区县,不敢再剑南县境内游玩吃饭什么的,就怕出事。

    毕竟原汉王镇增长邓伟,就是被举报了。所以才会被林开泰区长调去了新北区。”

    佟保国随即皱眉道:“哦!还有这事啊!这规定是不是太不合情理了?

    如果是上班的几天公务员不可以在在外就餐、休闲、娱乐,但放假了应该可以嘛?

    另外,家属怎么就不行呢?

    还有公务员如果只是在小吃店、餐馆这些地方自己掏钱吃早餐什么的,难道也不行?

    这些规定,就很不合理嘛!”

    “既然是市委的决定,还通告全县的,公务员和家属们也不能不遵守嘛。”洪土生回应道。

    佟保国随即说起了他的意见:“嗯,关键是管得太宽了!

    对了,土生,我们三个还顺着马尾河的滨河路走了一圈,发现河提的青石护栏都被涂成了大红色。

    另外,河边正在砍那些长势很好的垂柳树。那些垂柳树很多都是几十年的老树了,遮荫效果很好,跟马尾河水相互映衬,是一道不错的风景。

    我问了下,据说是城管局的园林所,要换一批红霞杨树,但都只是碗口大小的……”

    洪土生听到这,也皱眉道:“呃,我这几天在村里,还不知道这些变化呢。

    老垂柳树挺好的啊,换成红霞杨树干什么?

    另外,青石护栏跟河水的颜色搭配起来很漂亮,怎么要涂上大红色?

    红配绿,那是很难看的啊!”

    佟保国笑道:“呵呵,土生,不光是滨河路啊!

    那么剑南县回澜大道上最为著名的标志性明珠塔,也涂上了大红油漆。

    另外在下高速后的迎宾大道,我们还看到城管局的路灯管理所的工作人员,正在将还很新的玉兰路灯,更换为大红色的仿佛一根话筒的路灯,发出的光也是红色的。

    白书记还问过了,那个路灯是不是什么太阳能和风能自发电的,结果还是用电的……”

    洪土生越发感到奇怪:“额,这城管局现在在搞什么呀?

    怎么现在流行红色调吗?那些路灯都还好好的,怎么就要换了?”

    佟保国随即道:“白书记也问过相似的问题,但工作人员只是说,是上面要求的,他们只是做事的,不知道这些。”

    “那你们去城管局问过了吗?”洪土生问道。

    佟保国随即道:“土生,我们是暗访啊!怎么可能去跟剑南县的官员接触?

    要是这样的话,那我们这暗访就没意义了!

    唉!只是可惜那些老垂柳树啊!活得好好的,正在见证剑南县突飞猛进的变化,就被拦腰锯断,尸骨无存啊!”

    “是啊!那你们离开剑南县后,聊了什么?”洪土生笑问道。

    虽然佟保国此时正在办公室里间,但还是将声音变小:“土生,白书记看起来很不高兴,似乎想发火,但又忍住了。

    那时候老包就说起剑南县的城管局正在瞎搞,希望白书记派省纪委的人调查下。

    不过白书记却是摇了摇头,说起城管局没有上面指示,加上没有资金,是不可能搞这些,问题还是出在上层领导上面。

    我当时就说,那会不会是成彬这个一把手要求的,白书记点了下头,说起肯定是成彬,不然不可能这样。

    但是成彬的老领导,现在的副参议长何宽之女,嫁给了他大姐夫的兄弟的儿子,算得上是亲家关系。

    虽然成彬被调到剑南县来,并不是白书记的意思,但何副参议长是找了某副首相。

    之后还给白书记打了电话,希望能好好看待成彬……”

    “呃,没想到成彬竟然还有这么深的关系!难怪能到我们剑南县来摘桃子!

    对了,佟叔叔,我有一点想不通……”土生欲言又止。

    “说吧!两天没在锦官市,文件堆积如山,我马上要看文件了!”佟保国催促道。

    “嗯,何副参议长只是成彬以往的老领导,他怎么对成彬这么看重?

    即便是他去了燕京,还这么照顾?”洪土生问道。

    “成彬以往是何副参议长的秘书,而且当了好几年,也许知道一些事情吧?

    另外,有些老领导眼看退休二三线了,已经没什么前景了,就开始栽培一些靠得住的心腹,把他的人脉资源都用到亲信上去。

    等亲信升上去了,以后他的儿女后代都能获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