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6章 都要十万-乡野大刁民-
乡野大刁民

第586章 都要十万

    “哦!这样啊!”

    洪土生想了下,问道:“有没有人询问镇痛液的来历?或者有人想买呢?”

    蒋勤点头道:“肯定有啊。小溪也不敢说是你做出来的,就推口说是我买的,她也不知道具体在哪买的。

    现在越来越多的人,在给我打电话打听镇痛液的事情。”

    “嗯……蒋叔叔,如果我打算一**镇痛液卖十万块,你认为有没有人愿意花钱买?”

    洪土生问完后,蒋勤稍稍一想:“应该是有人愿意吧,毕竟能完全镇痛,而且让人精神焕发、心情愉悦。但人数肯定不多,毕竟不是所有人都那么有钱。”

    洪土生随即道:“我要卖的自然是有钱,也舍得出钱的富人。

    叔叔这样吧,等周五下午三四点的时候,我让亮哥、也就是童亮,开着直升飞机降落在天大休闲广场,到时候你到那里来,把送来的镇痛液都带走。

    你给小溪送二十**去,其它的都帮我卖了。

    我一**只要十万,你加价卖出去,多余的都是你的。

    另外,镇痛液还可以稀释在纯净水和矿泉水里,作为解暑、提振精神、愉悦心情的饮料来喝。

    至于浓度,顾客自己调配。

    但没有病痛的,最好每天一小口剂量,也就是十到二十毫升就行。”

    “行啊!土生,那就这样吧。

    土生,你不可能就只问小溪的情况吧?”蒋勤又问道。

    “嗯,是啊。蒋叔叔,我要买六架八座直升飞机。

    另外,我还有冰清液、消毒液这两种产品,也暂时定位十万一**,有没有兴趣帮我顺便卖一下?”洪土生又问道。

    “当然可以啊。这两种又有什么用途呢?”蒋勤好奇的问起。

    洪土生微笑道:“到时候我会将用途、注意事项等写在说明书上,你看了就明白。”

    “好!没问题!

    土生,六架八座直升飞机,也是以往的配置要求吗?”蒋勤问道。

    “呃……如果能再配备音响功放播放音乐,再配备个小冰箱这些,能存放冰品和红酒,那就更好了。”洪土生随即提出了建议。

    蒋勤笑道:“行啊,那你打款一亿五千万,我们集团会尽快做好,送到井盐村来的。”

    “嗯,那我马上打款转账。叔叔再见!”

    洪土生挂了电话后,很快将资金打进了东飞集团账户上,现在百狼沟疗养院的建设资金,只剩下了七千万。

    不过,洪土生也不是很担心,毕竟现在忆金兰和牛魔王分店,还有几家井盐村土特产专卖店,已经逐步在德洋市范围内和新北区铺开,本月内都将陆续开业。

    只要生意好,回笼资金的速度会很快。

    另外洪土生也很期待,蒋勤能将镇痛液、冰清液和消毒液很好的推广出去,只要能尽快卖出,也能获得数千万的资金。

    洪土生出了办公室后,又跟童亮聊了一会儿,就去了村卫生站继续为村民们诊治。

    针灸之术和诊断和开药方的能力,在今天得到了更好的强化和熟练。

    为最后一名村民治病之后,洪土生叫上林清歌众女,骑着自行车,一起说说笑笑的,回了林家大院的家。

    吃了晚饭,摘下所有的老叶子后,洪土生和众女都忙着熬煮起了药材原液,之后配制起了镇痛液、冰清液和消毒液。

    “土生哥,你怎么不让蒋叔叔卖麻沸散呢?”云想容问道。

    “麻沸散只需要喝一口,甚至一小口,很快就会昏迷不醒,我担心有人买去做坏事。”洪土生解释道。

    梅朵朵随即道:“可以卖给大医院啊!

    比如我爷爷工作的华西医院,还有张爷爷和胡爷爷他们以往工作的协和医院和复旦肿瘤医院。

    让他们出面,帮你卖就可以了啊!”

    洪土生笑着解释道:“他们能卖出十万一**的高价吗?

    朵朵,你没算过成本。

    如果采用全麻静脉滴注的方式,大医院一次收费八百块,但成本不到五十块,此外就是麻醉师的人工费用。

    我们用天娇矿泉水的空**,装一**麻沸散,也就是550毫升,只能满足十七人到二十人的麻醉剂量。

    也就是说,每个人的麻醉成本是五千以上。要是医院用的话,至少得在成本的基础上加五、六倍。

    这样的话,少说也得收三万以上。

    有几个病人,愿意出这么高的费用,进行麻醉呢?”

    听了洪土生的话后,众女都感觉他分析得很对。

    但很快就有唯一大家族出身的尹月说道:“土生哥,我想应该还是有富豪愿意吧!

    毕竟这是口服,不用打针输液,方便而且没有疼痛。

    另外,也许条件好家庭的小孩子,害怕打针输液的,也愿意以这样的方式被麻醉。”

    洪土生分析了下,感觉也许会有这些舍得花钱的病人和家属,随即出了卧室,打通了住在锦江大酒店豪华套房许名章的电话。

    说了下情况和想法之后,许名章随即笑说道:“土生,你用麻沸散、消毒液、冰清液、镇痛液,在给佟双儿做手术时和手术后,我们就在考虑以后手术时,采用你的这几种药液。

    要是你能提供这些药液,我们做手术的速度会提升很多,效果也会更好,对身体的伤害小,病人也能减轻很多痛苦,以后恢复也能更快。”

    “但是价格昂贵哦!每一**药液,我都要十万!”洪土生强调道。

    “那就只针对非富即贵的病人,相信这些病人愿意花这些钱的!”许名章马上说起。

    “好吧,许爷爷,张爷爷和胡爷爷在你身边吗?我想请他们对协和医院和复旦医院,也推荐使用我这四种药液。”洪土生随即道。

    “土生,你这四种药液,都是用你后院的珍稀药材配制的吧?”许名章问道。

    “是啊!”洪土生点头道。

    “那应该不会有很多吧?”许名章又问道。

    “现在估计,最多能配制出五百**。之后等药材生长起来,才能继续配制。”洪土生回应道。

    “既然这样的话,我可以让华西医院全部全款买下!”许名章很是豪爽的说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