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老子不要了!-乡野大刁民-
乡野大刁民

第6章 老子不要了!

    “土生哥,你好坏呀!”

    彭兰儿娇嗔一句后,羞涩而又大胆的在洪土生耳边轻声道:“36d,你喜欢吗?”

    洪土生夸张的笑道:“哇!36d实在太完美了,我太喜欢了!”

    “嗯,喜欢就好。

    土生哥,你这四年多都干啥去了?你哪来的那一百万呀?

    在外面有喜欢你和你喜欢的女生吗?”彭兰儿连连问道。

    洪土生笑说道:“为了治好你的右腿,我根据医书上说的生长之地,花了将近的一年时间,在那些人迹罕至的深山里,找到了市面上买不到的十几种珍稀药材。

    之后我根据药效情况,不断试验,配制出了能快速治好骨头和经脉的续骨膏,还有治外伤不会留下疤痕的复颜膏。

    经过不断的给人治伤,不断的改进,确定了它们的效果。给彭叔的一百万,就是我挣的治疗费。”

    “真的吗?”彭兰儿感觉有些离奇。

    “怎么?兰儿,你不相信我了?”洪土生问道。

    “相信啊!土生哥,我只是想知道,为人治伤咋这么挣钱呢?”彭兰儿又问道。

    洪土生回应道:“看你给谁治了。

    给大城市里的有钱人治,只要能快速彻底的治好,痛苦少、没有副作用、不留下伤痕,不用你开口,也会给你很多钱。”

    “那是多少啊?”彭兰儿问道。

    “呵呵,几十万、上百万甚至更多,他们眉毛也不眨一下!”洪土生笑道。

    彭兰儿惊讶的“哇”了一声:“土生哥,那你给多少有钱人治过呀?”

    洪土生“嘿嘿”一笑:“兰儿,这事你就不用打听了。反正我们现在有钱了。”

    “土生哥,那你回来,咋还穿得这么简单呢?”彭兰儿不解的问道。

    洪土生想了下,说道:“兰儿,我治好了几个女孩子的伤病,她们家里都有钱有势,又都喜欢我,有事没事就来纠缠我,还争风吃醋……

    我一直挂念着你,感觉续骨膏和复颜膏的配方已经非常完美了,治好你的右腿没任何问题。

    想着跟你一起过日子,也不愁没钱花,就买了一身地摊货,偷跑回来了。”

    彭兰儿芳心暗喜,还有些感动,温柔的问道:“土生哥,那你还去大城市吗?”

    洪土生摇头道:“大城市里的生活太复杂了,我打算就在村里,过简单的生活,跟你生一大堆孩子。”

    “那我给你生两个吧。生多了要遭罚款的。”彭兰儿马上说起。

    “好啊,等你的腿好了,我们就生。我的童子身还给你留着呢……”

    洪土生和彭兰儿说说笑笑的,很快就来到了洪家大院小溪边的家门外。

    玫瑰花形成的天然围墙,现在已经长到了五六米高,用木条做的栅栏门显得很老旧,虚掩着也没上锁。

    周围都是家禽的粪便,家里还传来鸡鸭鹅此起彼伏的叫声。

    洪土生皱了下眉头,将彭兰儿放下后,随即打开了栅栏门,走进了小院。

    一大群鸡鸭受到了惊吓,很快从家里往外跑。

    小院里和三间低矮老旧的茅草房和厨房内,都已经空空荡荡的,除了鸡鸭做窝的干草外,还堆了大量的家禽粪便,散发着难闻恶臭。

    洪土生心情不好的退出来后,又将彭兰儿背在了身上,打算去大伯家问问情况。

    “谁他玛把我的鸡鸭给放跑了?”

    随着愤怒的吼叫声,比洪土生小几天,高大魁梧的洪启波,朝着洪土生二人走来。

    当他看到洪土生还背着彭兰儿后,脸上的怒气越发明显。

    四年多了,没想到这个野种竟然回来了!

    “是我!洪启波,不认识我了?”洪土生冷冷的看着洪启波。

    “你谁啊?”

    洪启波装作不认识,只是盯着彭兰儿看。

    “你可真是眼瞎啊!我是你土生哥!

    我的家是咋回事?谁允许你在我家养鸡鸭的?”洪土生瞪着洪启波,冷冷问道。

    洪启波居高临下的打量着洪土生,看他只有一米七三左右,长得也不太壮实,穿的只是普通的运动服,背着的大背包老旧,估计是在外面混不下去了,随即冷笑道:

    “哈哈……你是洪土生?

    你这个野种,离家四年了,咋有脸跑回来了?是在外面混不走了吧?”

    听到洪启波如此嘲讽,洪土生怒道:“你他玛敢骂我!谁给你的胆子?”

    话音落下,右手手掌已经“啪”的一声扇在了洪启波的脸上,五根红红的指印瞬间显现出来。

    洪启波收势不住,一个踉跄,就栽倒在了路上。

    “洪土生,你!你敢打老子!看老子今天不好好收拾你!”

    洪启波马上爬了起来,朝着洪土生挥舞起了双拳,洪土生只是对着他的腹部踢出一脚,他就一屁股坐到了路上,捂起了肚子喊疼。

    洪启波委屈啊,现在的他看起来比洪土生高大壮实很多,竟然还是打不过他!

    而且洪土生还是当着他一直垂涎的彭兰儿的面,打得他没有还手之力,简直是丢死人了!

    “洪启波,我刚回来,也不跟你废话。

    限你在天黑之前,把我家里清洗干净!另外,把从我家里偷走的东西,都还回来!”

    洪启波艰难的站了起来,捂着肚子说道:“这里早就不是你家了!

    你离家后,过年也没回来。

    大伯、二伯、我爸和小叔,四位长辈商量之后,那些家具、坛坛罐罐、粮食什么的,我们四家都平分了!

    你的家,现在是我养鸡鸭的圈舍,你要住得经过我们洪家长辈的同意才行!哈哈哈哈!”

    听了洪启波狂傲的笑声后,洪土生勃然大怒道:“你们这群混蛋!

    这是我的家,没经过我的同意,凭啥分?我说过要给你们了?”

    “洪土生,你别没大没小的!

    如果你承认是野种,不是我洪家人,那就在外面混到死,也不该回来。

    既然在外面混不走了,现在回来了,想做我洪家人,就得听我洪家长辈的安排!哈哈哈哈!”

    洪启波又得意起来,洪土生看着来气,又一脚将他踢倒在路上。

    “洪启波,这个家老子不要了!

    从现在起,老子跟你们洪家人断绝一切关系,有事也别来求老子!老子不认你们这群混蛋!”

    洪土生说完,背着彭兰儿朝着妈妈的坟地而去,洪启波望着两人离去的背影,咬牙切齿的握紧了拳头。

    和彭兰儿一起拜祭了妈妈,回到她家后,发现彭福海不在,洪土生随即将院门反锁,背着她进了闺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