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3章 意外-乡野大刁民-
乡野大刁民

第613章 意外

    孔信这么一说,洪土生就感觉问题很大,随即道:“叔叔,你就没考虑过,孔家有谁害阿姨这事吗?”

    “我们孔家毕竟是孔圣之后,又是孔武这一脉的,怎么可能有人干出那种事情?”孔信摇头道。

    洪土生没管孔信说的这些,毕竟人上一百形形色色,哪有都是好人的道理。

    他继续问道:“当时,孔大彪多大了?”

    “十九岁啊!”孔信回应道。

    “他当时在哪?”洪土生问道。

    “在武校啊!”孔信继续回应道。

    “那有没有可能,他害死了阿姨呢?”洪土生直接问道。

    “怎么可能?土生,这话你可不能乱说啊!”孔信感觉事情严重,马上板起了脸。

    洪土生也认真起来:“叔叔,这也是我们俩在,我才说的。

    你说肖敏跟阿姨长得有八分相似,更是增加了我对孔大彪的怀疑……”

    “怎么?这个有什么可怀疑的?”孔信问道。

    “我怀疑孔大彪以往喜欢阿姨,求爱不到还是怎么的,就把阿姨推下孔武山。”洪土生随即道。

    “呃,这是什么怀疑?你怎么能有这样的怀疑?”孔信不解的问道。

    “因为我发现孔大彪很痴迷肖敏,经常都在盯着她,而且就在我们去武校之前,他还多次回头看肖敏呢!”洪土生随即道。

    孔信笑道:“呵呵,土生,我感觉你太敏感了。

    我可以这样说,自从肖敏来了我们孔武山庄后,山庄内的女人都失了颜色。

    有句古诗叫做:六宫粉黛无颜色,君王从此不早朝。

    肖敏年轻美貌,温柔大方,我们孔家山庄里住的男人,谁看了不喜欢啊!”

    “喜欢归喜欢,但孔大彪是最关注肖敏的。

    他应该是把对阿姨的感情……”

    洪土生说到这,孔信又板起了脸:“住口!土生,我没计较这些,你却还在说。

    我不相信孔大彪会做出这些事情,毕竟那是他婶子!”

    “呃,好吧,对不起,叔叔,就当我没说。”洪土生也是有些不满,感觉孔信不识好人心。

    孔信见洪土生脸色不行,缓了缓说道:“土生,要是照你这么说,肖敏到我们山庄也有几天了,我怎么就没发现孔大彪有对肖敏任何不好的企图呢?”

    “那是你在啊!孔大彪也知道你喜欢肖敏,所以怕你,不敢搞什么动作。

    要是你不在了,也许就不同了。”

    洪土生说得就跟即将要发生一样,孔信不由得不被触动。

    另外,他也想了解十一年前爱妻是不是被人杀了这些情况,随即道:“那我该怎么办?去外面一段时间,让孔大彪两口子管理山庄?”

    “嗯……”

    洪土生又想了下,说道:“要是能来场意外,你全身缠着绷带,躺在医院,随时生命垂危……

    但结果你却秘密的回了孔武山庄,监视孔大彪的举动,也许几天之内,就能水落石出。”

    “哦?这该怎么做到?”孔信来了兴趣。

    “等我们到了山庄,之后你开车出去。

    我安排一个跟你体型各方面相似的马家人假扮你,再把佳人安排去医院重病监护室照顾你。

    你只需要保护好肖敏就行。”洪土生说完后,随即道:“土生,你又准备用肖敏来做鱼饵?”

    “有你保护嘛。何况她本来就被孔大彪盯上了嘛。”洪土生笑道。

    “好吧。”

    飞机降落在山庄后,孔武和洪土生很快到了聚英殿。

    此时四名便衣和黎勇孝都在里面,见到洪土生后,黎勇孝随即哭着道:“土生,对不起。是我鬼迷心窍,想要捞钱,所以……”

    “不说废话了。证据在哪儿?”洪土生问道。

    “就在山庄内院,我的房间里,我以往用的手机里有冯约翰指使我找人暗杀土生的录音。”

    黎勇孝说完,孔武就离开了。

    洪土生朝着四名便衣递了个眼色,其中一个随即用掌刀砍在了黎勇孝后颈让他昏迷。

    洪土生则从大背包内取出了针具,开始在黎勇孝头部扎满了银针,轮番采用阴阳针法与冰火神针,扎在各种对应部位,开始消除黎勇孝的记忆。

    不久之后,孔信找到了黎勇孝以往的手机,叫上孔佳人一起来了。

    将手机递给了一名便衣,便衣将手机的录音文件播放一遍,确定没有问题后,很快开车离开了。

    而此时孔信则给二姐孔智打去了电话,说起一会儿要亲自送黎勇孝回金河县。

    当洪土生认为,应该已经消除了黎勇孝的所有记忆后,孔信怀揣一**洪土生给的麻沸散,背着黎勇孝去了停车场,之后开车离开了。

    而在洪土生给马三打个电话后不久,他也带着孔佳人,重新返回了市委大院,之后所有人都被安排在了附近的市委招待所休息。

    当洪土生正在对孔佳人五女轮番耕耘的时候,孔佳人的手机响起。

    看到是二姑孔智的来电,孔佳人得知父亲在回来的时候出了“意外”,就跟洪土生坐着市委的车,去了市人民医院。

    彭兰儿四女为了让这出戏更逼真,也都跟着去了。

    重症监护室有一道防弹玻璃窗,可以看到里面的病人情况,但一般人是不允许进的。

    但洪土生是医生,自然就进去了。

    但他检查了一番,过了不久之后,他就摇着头出来,说起孔信活不过明天。

    得知孔信要死,谁也救不活了,哭得最厉害的竟然是孔大彪。

    而其他孔家人,包括因为黎勇孝被抓,本来打算回孔武山庄结果没回,而是下榻某五星级酒店的孔袭人,却都没怎么哭。

    不过孔大彪在哭过之后,就叫上老婆马兰离开了。

    而在不久之后,众孔家人也都陆陆续续的离开了。

    而此时孔智将洪土生叫到了一边,很是歉意的说道:“土生,勇孝对不起你,给你添麻烦了。

    我只想问问,他醒来之后,真的会失忆吗?”孔智问道。

    洪土生点头道:“对!但是请放心,基本的生活能力还是有的,适应一段时间后,他就能过全新的生活了。

    但是我希望,二姑千万不要提起我跟他之间的恩怨,否则我做的一切就白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