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6章 死去活来!-乡野大刁民-
乡野大刁民

第616章 死去活来!

    “哼!对任何人都不要说我跟你做过!否则的话,无论你在哪,我都会杀了你!”

    洪土生并没有领情,此时的他真的很气愤。

    “哦!好的!好的!土生,我发誓,就算是我死了,也不会说出昨晚的事情!”

    孔袭人接着又道:“土生,冯彼得已经得知冯约翰找暗夜杀手组织暗杀你的事情了。

    勇孝竟然录下了录音,现在被华夏方面掌握了,现在要求冯家郑重道歉。

    我已经订了回美国的飞机,准备回去跟冯家人商量怎么办。”

    “怎么办?冯家有多少可用资金?”洪土生问道。

    “应该有上千亿美金吧。”孔袭人回应道。

    “回去之后,告诉冯家人,如果这次不把上千亿美金投资华夏的话,给华夏捐款一千亿道歉也行!否则的话,冯约翰必死无疑!”洪土生冷冷说道。

    冯约翰是孔袭人的继子,但也跟孔袭人经常做那事,孔袭人自然有些维护,赶忙问道:“土生,这事没有商量吗?”

    “对!冯家要敢说半个不字,就等着接受华夏的怒火吧!”

    洪土生说完,很快开门后,“砰”的一声关上离开了……

    叫上出租车重新返回医院,已经是上午的八点多。

    孔佳人五女见洪土生一脸的不高兴,都没问他为什么现在才回来,还很快为他叫来了外卖。

    “叔叔,怎么样了?”洪土生问道。

    “据医生说,就要断气了,我已经通知家里人来了。”

    虽然是作戏,孔佳人依旧很投入,毕竟这关系到能不能查出当年母亲死亡真相。

    “嗯。”

    洪土生吃了外卖后,医生已经说起病人死了,洪土生很快就给孔信换的新手机号打去了电话。

    “土生,我就在肖敏的房间,但昨晚并没有什么异常啊。”孔信有些郁闷的说起。

    “嗯,相信今天你死了,我离开之后,孔大彪才敢动手。”洪土生分析道。

    “好吧,那我只能继续等着。”孔信随即挂了电话。

    不久之后,孔大彪等孔家人来了,将“孔信”送去火化,安葬了之后,在午宴上孔大彪成为了孔家新一代当家人。

    洪土生祝贺之后,下午的两点多,也带着孔佳人五女离开了。

    之所以要暂时带走孔佳人,也是担心孔大彪会对孔佳人下毒手,毕竟孔佳人跟她的母亲也有六分相似。

    跟已经再空中游览了不少区县的雷步施众人,在市委招待所会合之后,三架直升飞机直接朝着云湖村而去。

    现在的云湖村,正在紧锣密鼓的修建公路,村民们也已经开始栽种起了以柠檬为主的柑橘类果树。

    在云湖边,有两艘渔船,洪土生载着雷步施,云福水载着凌云,去了云湖里打鱼。

    而云想容五女则在岸边,看着他们打鱼,说说笑笑的都是非常的开心。

    至于童明童亮他们,则开着直升飞机,带着剩下的几名设计师,在云湖村上空盘旋,让设计师们对云湖村的景区开发有个初步的印象。

    快到四点,洪土生四人打来了几十条桃花鱼,之后洪土生蹬着三轮车载着回了云家。

    剖鱼后,做烤鱼、水煮鱼、油炸鱼、蒸鱼、炒鱼片,洪土生用桃花鱼做了三桌全鱼宴。

    吃过晚饭后,洪土生又领着众人围绕着云湖游览了一番,之后云福水就将雷步施等人安排去了各家各户住宿。

    云福水也没回来,他得陪着雷步施和凌云,顺便保护这两位大佬的绝对安全。

    跟众女简单的冲洗后,洪土生跟五女都挤着睡在了云想容的闺房内。

    虽然拥挤,但洪土生还是忍不住云想容的撩拨,首先对她发动了猛烈的进攻。

    不久之后,云想容再次歌唱起来。

    但是当洪土生离开她,压上了孔佳人之后,她就流泪了,毕竟明天洪土生就要离开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见面……

    洪土生昨晚丧失了很多,现在只能再次养精蓄锐,此时他有些想法,也不知道孔袭人给他吃了什么,竟然身体没有化解,依旧催发了他的情绪。

    跟孔佳人做的时候,洪土生却想到了孔袭人……

    “可千万不要怀孕啊!”

    天还没亮,洪土生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看到是肖敏的手机,他赶紧接通,就听到了肖敏的声音:“土生,孔大彪死了!昨晚喝酒喝多了,在孔武山最高处坠崖死的!”

    “哦!孔叔叔问过什么事情了吗?”洪土生问道。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孔大彪死了。”肖敏说道。

    “好的。那我马上带着佳人回来。”洪土生随即道。

    “可是土生,现在孔信不知道该怎么向孔佳人解释,他没死又活过来的事情,你看怎么办?”肖敏又问道。

    “很简单!就说并不是他发生了车祸,他当时没在车上。”洪土生随即道。

    “但是孔家人会起疑惑的。毕竟孔大彪死了,孔信活了,这个事情会有很多的联想。”肖敏又道。

    “我来了再说!”

    洪土生很快叫上孔佳人,孔佳人明白今天才是洪土生跟她正式分开的日子,但还必须跟着去孔武山庄。

    聚英殿内,孔信依旧坐在主位,孔家人都坐在两侧,但都是阴沉着脸。

    看到洪土生拉着孔佳人进来了,除了孔智和孔礼之外,即便是孔义都没打招呼。

    “呵呵,各位叔叔阿姨好啊!”

    洪土生朝着众人笑着招呼后,又有些孔家旁支的人也跟着回礼。

    当洪土生和孔佳人坐在指定座位后,孔大彪的妻子马兰哭哭啼啼的站了起来。

    “各位孔家的老长辈们,有良心的家族人们,你们可要为大彪做主啊!

    我家大彪死的冤啊!

    昨天当当上当家人,深夜就死在了山脚下!

    而他!他本来是死了的,现在却活过来了!

    我怀疑是他杀了大彪!求大家一定要主持公道啊!”

    马兰的话刚说完,所有人都看向了孔信。

    孔信感觉洪土生说的话,根本不足以让孔家人相信,反而会影响他的声誉,随即道:“这事我不多做解释,是我推孔大彪下了山崖,摔死了也是他应得报应!

    孔大彪做了不少的恶事,这事请土生对大家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