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8章 他是杀手-乡野大刁民-
乡野大刁民

第618章 他是杀手

    “呃……好吧。马兰你继续说。”孔信痛苦的说起。

    马兰看到孔信那么痛苦,随即道:“小叔,不好意思啊。

    但是我要是不说清楚,大家肯定以为我是瞎编。

    孔大彪说过,是跟那个女人睡过几次,才让她怀上的。

    当然了,其实他最初是偷看女人洗澡,拍下了照片,后来就用照片要挟女人。

    女人本来还是不怕的,但他又用女人的女儿要挟,说女人要是不听他的,他会杀了女人的女儿。

    就用这样的方式,让女人怀上了他的孩子。

    后来女人自杀死了,他本想杀了女人的女儿的,但是看到女儿长得跟女人有些像,想着毕竟是女人的骨血,他也有感情,反而对女儿很好。”

    马兰说完之后,孔佳人回想起小时候,孔大彪的确对她很好,也默认了马兰说的话。

    “马兰,除了这事之外,孔大彪还做过什么事情?”洪土生问道。

    “他是杀手。杀过不少人,挣了不少的钱。”马兰这话一出,再次引起了众人的震惊。

    “有证据吗?”

    孔礼现在作为东康县的县长,很担心因为孔大彪的事情泄露,影响了她的仕途。

    不光是孔礼,孔义也担心会影响她丈夫竺光海的仕途。

    “孔大彪的所有秘密,都藏在他练功房内。但是练功房,我是进不去的。”马兰又说道。

    “土生,我们走!”

    孔信说完,随即叫上洪土生,很快去了内院,之后进了属于孔大彪的一个院落。

    洪土生一拳砸开了门锁之后,和孔信进了练功房,却发现里面只有一个蒲团。

    不过洪土生对找东西是有经验的,很快就在夹墙里发现了一个保险箱。

    注意到这个保险箱只是普通保险箱,并没有什么自毁装置后,洪土生几拳砸开了密码锁,取出了里面的东西。

    里面有十几部手机,有几十张银行卡,还有一个上着锁的显得很老旧的笔记本。

    “叔叔,这个你看吧。”

    洪土生将锁扭下来后,随即将笔记本递给了孔信。

    看过笔记本后,孔信皱眉道:“果然是孔信逼死了我的妻子。

    后来我妻子死了,他无处发泄,就以杀人为乐,这些年挣的钱都在这些银行卡,分文未动。”

    “都记录有密码吗?”洪土生问道。

    “有。”孔信说道。

    “那就把这些银行卡都给马兰,记录有密码的纸交给她,让她去取出来,存进她的账户上。至于笔记本和手机都马上毁掉。”洪土生说道。

    “那你帮我毁吧,我去把银行卡给马兰,在给她账户上转入一千万,送她回娘家。”孔信说道。

    “孔大彪虽然坏,但还是得尽快送去火化了,等丧事办完,再送马兰回娘家吧。”洪土生建议道。

    “呵呵,我还要给孔大彪办丧事?

    火化后,骨灰撒在路上,任人踩踏!”孔信愤怒的说道。

    “那也得趁晚上没人的时候吧。”洪土生明白孔信现在对孔大彪的愤怒,随即建议道。

    “行!都听你的。”孔信点头。

    “孔家所有人,还有马兰、肖敏都不能把孔大彪和今天的事情说出去,否则肯定会有被他所杀的人的家属来寻仇什么的。

    另外,也会给你带来麻烦。”洪土生又道。

    “嗯。孔家人不会。相信马兰也不会,否则她应该知道后果。”

    孔信说完,又道:“现在就担心肖敏。她现在还没答应嫁给我。要是她离开了,以后说漏了嘴,我们孔家的声誉就完全没了。”

    “唉!”

    洪土生叹息一声,看来还得他去找肖敏。

    洪土生当着孔信的面,将手机和笔记本拍得粉碎之后,两人离开了。

    刚出内院,肖敏和孔佳人就迎了上来。

    “土生,都办妥了?”孔佳人问道。

    “是啊!”洪土生点头道。

    肖敏此时看着洪土生,有些歉意的说道:“土生,我来这里没几天,就给孔家惹了这么多麻烦,我想回剑南县了。你带我走吧。”

    “呃,肖姐,孔叔叔很喜欢你,希望你能做他的妻子。”洪土生说道。

    “不行!”肖敏摇头道。

    “为什么?”洪土生问道。

    “说不行,就不行!”肖敏见孔佳人在,怎么可能说出心里话。

    “不说理由,我感觉你应该是喜欢孔叔叔,只是还有什么没说的。”洪土生说道。

    “土生,要让我说,就带我先离开这里,我才会对你说的。”肖敏随即道。

    “呃……”

    洪土生考虑了下,说道:“好吧。那就跟我上飞机吧。”

    “土生,我也去!”孔佳人此时竟然没有一点自觉性,还想着跟洪土生在一起。

    “你去给孔大彪送葬。毕竟他以往……”

    洪土生说完,孔佳人马上板起了脸:“土生,你别说那个畜生!”

    “好吧,但你记住了,外人问起话,他永远都是你的好二哥!”

    洪土生叮嘱完毕,叫上肖敏很快上了飞机,离开了。

    飞机起飞后,坐在副驾座的肖敏说道:“土生,要我嫁给孔信可以。但是,你必须陪我睡一觉。

    如果你满足我这个愿望,我保证从此之后当好孔信的老婆,照顾好他,从此不再想任何男人。

    如果你不答应,那我跟你回了剑南县,就永远不会再去孔武山庄了!”

    “呃……肖姐,你实在是强人所难啊!”洪土生皱眉道。

    “怎么?你不愿意?”肖敏嘟起了粉唇。

    “你发个毒誓!昨晚和今天发生的事情都不对任何人说起,从此不再想着我。”

    洪土生说完这话,肖敏瞬间欣喜,看来她的心愿很快就要达到了。

    当肖敏发了一个很毒的誓言之后,洪土生将飞机停放在了某处郁郁葱葱的山丘某处草地上。

    “土生,我们去飞机后面吧!”肖敏注意到周围荒无人烟后,笑说道。

    “好啊!肖敏,我抱你去!”

    洪土生说完,随即抱起肖敏去了机舱内,将座位放平,将她放下……

    下午三点后,飞机降落在了孔武山脚下,孔信和孔佳人很快迎了上去……

    洪土生在前往云湖村的路上,给秦甘省省委书记鹿一鸣打去了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