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0章 老好人-乡野大刁民-
乡野大刁民

第620章 老好人

    “呵呵,郝叔叔,我正在骑车,不知道找我有什么事情?”洪土生依旧笑问道。

    “土生,我跟钟坤明、付兴亮、金家明、米恒通、龙军、于亮文、吉昌贵、苏全德,正坐着特警队的直升飞机前往井盐村,不知道你欢不欢迎啊?”

    郝仁他们已经来了,而且还有付兴亮、龙军这些,他很欣赏的警官,洪土生自然没得说,笑道:“欢迎啊!欢迎各位领导和警官,前来井盐村视察工作!”

    “呵呵,那我们来了再说,你好好骑车吧。”

    郝仁挂了电话之后,洪土生随即给秦奋进和甘建打去了电话。

    回到家后,本来饭菜已经做好了,洪土生又多做了些菜,重新煮了些饭,毕竟要招待郝仁这些人。

    不过众女却是没等这些官员,而是很快吃了晚饭,就都去了后院和厨房忙碌。

    当郝仁九人,秦奋进和秦玉成、甘建和李学民来了之后,洪土生就将两张餐桌拼在一起,招待着他们吃起了晚饭。

    郝仁九人前来,可不是只为了吃饭的。

    刚吃过饭,众人就都坐在了前院纳凉。

    郝仁率先问道:“土生,我现在给你介绍下老付他们的新职务。

    付兴亮同志,现在是县政法委书记兼公安局长,县委常委。

    龙军同志是副局长,于亮文同志是特警队队长,吉昌贵同志依旧是交警队队长,苏全德同志为城关镇派出所所长。

    钟坤明同志现在是县常委兼纪委书记,金家明同志现在是县常委兼天池乡书记,米恒通同志现在是城管局局长。”

    苏全德是忆金兰德孝镇分店店长展红的丈夫,以往是副所长,现在升为了油水最大的城关镇所长,洪土生认为还是挺适合的。

    不过从此之后,展红跟他就隔得有些远了。得让他明白,如果不是展红,他升不到这个位子避免以后他会膨胀。

    “苏所长还是第一次来我们井盐村吧?”洪土生笑问道。

    “是啊。土生,你们井盐村现在就像个大工地,到处都在搞修建啊!”苏全德笑道。

    “呵呵,是啊。

    苏所长,说实话,要不是展红姐,我都没听说过你。”

    洪土生就说了这么多,苏全德就明白了。他笑着道:“土生,展红已经被调到忆金兰总店,暂时担任培训店长和领班的导师了。

    还有几名老店长也都在忆金兰和牛魔王总店内,担任导师。

    据说等总部修建好后,她们还会有新的职务。

    展红跟我很恩爱的,我这一生也多亏了有她这个贤内助。”

    “呵呵,苏哥知道就好。”

    洪土生说完,又看向了以往是党校副校长兼北辰宾馆经理的米恒通,笑问道:“米局长,那些被前任局长破坏的河堤护栏、老柳树、路灯,不知道你是怎么处理的?”

    “唉!”

    米通叹息道:“土生,对于这些跟环境格格不入的东西,我已经要求整改。

    老柳树凡是还有根系活着的,就尽量嫁接上新的枝干,相信还有救,空余不足的从其它地方移植过来。

    护栏要是再刷什么油漆,又是对河堤环境的再次污染,只能等它们以后自然风化变色。

    至于迎宾大道的路灯,我已经提出有各种质量问题,要求退货,反正还没给钱,路灯公司应该会退的。”米恒通笑道。

    “那现在又采用了什么路灯呢?”洪土生又问道。

    “以后一律采用风阳集团的风能和太阳能路灯,智能开关、节能环保,而且简单大方!”

    米恒通的处理方式,洪土生基本上满意,随即道:“恭喜啊!希望米局长要坚持原则不要遇到谁都屈服,听安排。

    还是要根据实际情况,尽量节省,毕竟用的都是百姓的血汗钱!”

    “土生,放心吧,我明白的。

    以后凡是城管局有各种项目的改造,首先在网络上和政务大厅和城管局门口征求市民们的意见。”米恒通回应道。

    “谢谢!看来米局长不管搞企业有一套,搞政务也有一套。”

    洪土生评价之后,又笑着对钟坤明说道:“钟叔叔,以往查孙家父子的似乎,我就听金叔叔说起过你,恭喜你现在终于转正了!”

    钟坤明笑道:“哈哈哈,土生,也是多亏了你。加上原纪委书记不坚持原则。

    但是可惜了老金,按理说他应该当我这个职务的。”

    “老钟,你大公无私,比我合适。我这次能担任新的县委常委,一定好好的把天池乡的旅游观光和种养殖搞好!争取跟青坪镇方面尽量缩小差距!”

    金家明笑着表态后,洪土生笑道:“天池乡以后能通往秦甘省,属于交通要道,肯定有大发展的!”

    “嗯,谢谢土生。我还得靠你尽快投入资金修路啊!”金家明皱起了眉头。

    “放心吧。等我筹到钱就会开始搞的。”洪土生笑道。

    “对了,土生,新来的女书记到底是谁啊?性格怎么样?”郝仁最关心的还是这个问题。

    “佟省长的女儿!”

    洪土生说出这话之后,众人瞬间大惊失色。

    “哇!父女同在一省为官,似乎是官场大忌啊?”郝仁皱眉道。

    “这个有什么呢?反正燕京方面没反对,那就说明没问题。

    内举不避亲,外举不避仇,这才是好的官员。

    怕这怕那,不敢得罪人,上级犯任何错误都不敢说……

    这样的老好人,我看没什么大前途的!”

    洪土生一语双关,但又看似无意识的说出。

    众人听了之后,却都在偷偷的看着郝仁。

    毕竟他们都知道郝仁跟林开泰的关系很铁,而且也算是白书记的人,洪土生竟然直接批评了,实在有些胆量。

    不过众人也都认为洪土生说得对,如果没有郝仁纵容,郝仁如果一开始就拉上以往的那些县委常委跟成彬硬抗,成彬就不会做出那些破坏剑南县社会和生态环境的举动,也不敢轻易的对谁撤职,调换职务。

    像邓伟、汪春妮这些年轻又有能力的官员,就不会离开剑南县。剑南县的某些公务员也不会受到各种处分,甚至无法提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