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5章 准备接诊-乡野大刁民-
乡野大刁民

第625章 准备接诊

    “好啊!土生,你贵人事多,去忙吧。”林开明说道。

    “那我走了。”

    洪土生很快返回了家,跟众女清扫整理起来。

    没过多久,许名章打来了电话,说起在华西医院已经有三名全身瘫痪,身家有几十亿的富豪,都想找洪土生治病。

    只要洪土生能让他们重新站起来,他们都有愿意出一亿甚至更多的资金。

    “许爷爷,这三名富豪的瘫痪病是怎么造成的?有哪些主要症状?”洪土生问道。

    许名章随即道:“主要就是神经系统出了严重问题,但世界上没有医院能治。土生,我认为你完全可以治好的。

    当然了,这是华西医院介绍来的病人,你在治好他们之后,还得给华西医院一成的介绍费。”

    “可以啊!这三名病人什么时候来剑南县?”洪土生问道。

    “看你的准备情况。如果可以的话,一会儿就可以来。”许名章笑道。

    “嗯……许爷爷,你让华西医院告诉病人或者病人家属,先给华西医院预缴治疗费两千万。

    剩下的一亿八千万,我能让他们下地走路,手脚都没大问题后再转入我的账户。”洪土生随即道。

    “土生,要不要签个协议?

    你治好他们后,万一他们耍赖不给钱怎么办?”许名章还是很关心这事的。

    “嗯……不用。如果他们或是他们的家属不给的话,我会让他们付出更多的!”

    洪土生既然这么说了,许名章自然相信他的实力,又问道:“土生,你看这三名病人什么时候来?”

    洪土生想了想:“明天上午八点之前吧。

    就在年画村村口,我的直升飞机会在那里等着他们!

    对了,每个病人只能有最多两名人员陪伴,多了的话,恕不接待!”

    “好。那就这样吧。”许名章挂了电话后,就给华西医院方面打去了电话。

    而洪土生则给郭振东打去了电话,说明了情况,询问诊金怎么缴税的事情。

    郭振东笑道:“土生,这个简单啊。就像你以往那样,收到诊金之后记录下。

    到了年底,一次性按照最高缴税额度百分之四十五,直接转账上缴到国家税务总局的账户上就行了。”

    “好吧!那我按照百分之五十来缴税,而且每次收到诊金后,就尽快缴纳,为国家建设做出我的一点贡献。”

    洪土生挂了电话后,开始考虑从前院的左右两侧开两道洞门,方便以后进出隔壁两家。

    想到这,洪土生随即给唐虎打去了电话,让他赶紧派几名建筑工人前来,另外还得找两道门,一定要在今天都安装好。

    用于针灸的针具和艾条,都要多准备些,毕竟洪土生还要教授彭兰儿、黄仙依六女医术。

    另外还得准备三个煎药机、制丸机和各种优质药材,还要有药柜等等,不可能随时去村卫生站取。

    此外,村里现在有童明童亮和六名女飞行员,三架运输机,三架八座直升飞机。

    但三架运输机是要运货的,而三架直升飞机他经常要用一架,现在村里与外界只能通过空运得用一两架。

    现在又要增加运送病人的,洪土生感觉不够,他随即给蒋勤打去了电话,希望能再采购两架十座直升飞机,但是他现在只有两千万。

    “呵呵,土生,不用你出钱,这次药液卖出去的钱,足够买两架直升飞机了。”蒋勤笑说道。

    “那……叔叔就没赚了啊。”洪土生有些不好意思的说起。

    “下次再赚也没问题啊。

    土生,你又买直升飞机干嘛?难道井盐村就这么缺飞机用吗?”蒋勤问道。

    “主要是用来接送病人。”洪土生回应道。

    “哦!土生,你能治什么样的病人?”蒋勤很有兴趣的问道。

    洪土生想了想:“怎么说呢。

    我收费不会低于一亿,少于一亿我就不治,所以只治身家亿万以上的病人。

    另外,一定要是别的地方治不好、没法治的,但坐飞机来也不会死在飞机上的。

    还有就是,治病之前我得了解下病人的病情,确定能治好,我才会接单。”

    “那要怎么了解病情呢?”蒋勤又问道。

    洪土生回应道:“最新病例报告,拍照之后,可以通过微信、等网聊工具,或者是彩信传送给我。”

    “行啊!土生,要是有这方面病人,我就给你联系。”蒋勤笑道。

    “嗯,叔叔,虽然我们关系很好,但分成不会少你的。另外陪同病人前来的,不能超过两人……”

    洪土生又说了些事情后,这才挂了电话。

    打电话给童亮,安排采购煎药机、制丸机和优质药材,发送到童亮微信上后,洪土生又给刘桂枝打去了电话,之后骑着自行车,去了龙蟒山。

    本来在山腰察看道观和山庄施工的刘桂枝和紫月,发现洪土生来了之后,随即从龙蟒山中部的登山道,顺着一截截的,取自火地山的红色岩石做的台阶,跟洪土生在登山道上相遇。

    “土生,关于用毒药治怪病的方式,现在真的不成熟,毕竟只有不到一成的把握。

    我建议你就不要进行尝试了,避免传出去后,影响你的青年名医形象。”

    听了刘桂枝的劝说后,洪土生说道:“但是刘道长,我认为对于那些必死无疑的病人来说,这怎么说也比起无药可救的好。

    还真的很想试验下!”

    “不行啊!你以后可以试验,但现在真的不行。

    我看还是在道观修建好之后,你再进行试验吧。”刘桂枝说道。

    “为什么呢?”洪土生不解的问道。

    刘桂枝回应道:“只要修好道观,你父亲就可以在暗中帮你了。

    即便不能治好病人,但让病人不会因为服用了你开的各种毒药而死,那还是能行的。”

    “哦!好吧。

    刘道长,我想问问,我父亲到底是谁?”洪土生问道。

    “土生,我也不知道啊。我要是知道,我肯定告诉你啊。”刘桂枝皱眉道。

    “呃,就只能在梦里看到闪着金光的人影,听到声音吗?”洪土生苦着脸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