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9章 什么都知道-乡野大刁民-
乡野大刁民

第629章 什么都知道

    “什么秘密资料啊?”白雪见赵蕾突然不说了,马上催问起来。

    赵蕾看到坐在前面的两名摄像师正在忙碌,随即贴在白雪耳边,小声说道:“你可不要说出去啊。要是被传出去了,我怕是要受处分。”

    “嗯……老师,你放心吧,我谁也不说。”

    白雪心里却默默加了个“才怪”,听着赵蕾说道:“洪土生以往长期在燕京的101医院当医生,那时候名字叫肖学升。

    他见过很多大领导,也包括老元首和现任元首。

    他还去很多大城市给上流社会的人治病,当时主要治骨伤和美容。

    他离开燕京回井盐村后,新闻联播里还播放他是因公殉职,很多国家级老领导参加他的追悼会,骨灰埋进了八宝山烈士陵园。

    当然了,那是他肖学升的身份,现在他是用本来的身份,又给病人治病开始挣钱了。”

    赵蕾说完,白雪小声问道:“老师,照这么说,洪土生以前给上层人士治病,他挣了很多的钱?”

    “是啊。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一直都缺钱。该不会是国家给他没收了吧?”赵蕾皱眉道。

    “不会。是他想着不再用以往身份了,所以把以往挣的钱都捐给国家了……”

    白雪说完,赵蕾瞬间对她有了新的认识:“白雪,原来你什么都知道啊?”

    “额……没有啊。老师,我也是听人说过这一段。”白雪赶忙掩饰。

    “谁啊?”赵蕾对白雪越发的好奇起来。

    “嗯……我在传媒大学的一位同学。”白雪赶忙推的很远。

    “哦?这位同学应该有不错的背景吧?”赵蕾问道。

    “额……应该是吧。她很崇拜以往的肖学升,但是洪土生并不认识她。更多的情况我是不知道的。”白雪说出这话,突然俏脸有些泛红。

    “哦!”赵蕾瞬间对白雪有了更大的兴趣,她感觉白雪的背景应该不一般。

    也许跟白雪好好的相处,对她以后的发展有很大的好处……

    因为拍摄节目的需要,童亮开着飞机,顺着正在修建的井盐村出村道路,飞行在青坪大山的崇山峻岭之中。

    等飞出青坪大山,飞到路口的巡逻岗亭之后,不经过龙蟒山,又顺着青坪大山边缘,飞临村部后,直接飞到了洪土生家门外的村道上停放下来。

    和女飞行员帮着飞机上的六人都下来之后,童亮和女飞行员就飞走了。

    此时穿着白大褂的洪土生、柳香云、彭兰儿,还有天蓝色护士服的阳蜜蜜、梅朵朵、狄艾娜三女,都已经从西侧诊疗区的院门里走了出来。

    跟张九真三人打过招呼,洪土生在路上观察起了坐在轮椅上手脚不能动,脸面部也基本上没反应,年龄才五十多岁的病人时,刚从飞机上下来的白雪也在盯着他看,眼神中流露出一种崇拜和热爱。

    而这一切都被赵蕾看在眼里,基本上明白了白雪应该是为了洪土生,才会来到剑南县实习的。

    不过此时,赵蕾已经安排一名摄像师专门拍摄洪土生对病人的观察,另一名摄像师则对准了手持话筒的她和白雪。

    “各位观众朋友,大家好,我是赵蕾。”

    白雪听到赵蕾已经开始录制节目,她也伸出了空着的右手,露出了微笑:“大家好,我是实习生白雪。”

    赵蕾接着说道:“各位观众朋友,刚才我们已经欣赏了剑南县的风光和正在热火朝天的建设场面。

    现在我和白雪,已经来到了这次采访的终点站,青坪镇井盐村的青年名医洪土生的私人诊所……”

    摄像师随即又拍了下周围的环境,之后又拍了下洪土生和彭兰儿五女,还有张九真三位老人。

    “各位观众朋友,我们现在又要开始拍摄了。

    等洪土生为全瘫病人进行治疗后,我们还会对他和他的医疗团队进行采访。”

    赵蕾说完,摄像师再次对着洪土生和彭兰儿五女进行起了拍摄,毕竟他们都是俊男靓女,很吸引年轻人的目光,能很大程度的提高收视率。

    洪土生让病人妻子和儿媳,推着病人进了没有门槛的诊疗区院内后,很快就推进了以往的堂屋,现在的诊疗室内。

    彭兰儿打开了一组灯,洁白的光线将诊疗室照得很明亮后,洪土生让病人妻子为病人脱去了衣物,只保留短裤后,就将病人平放在了病榻上。

    阳蜜蜜用消毒液为针具消毒,梅朵朵为病人喝了一口镇痛液后,洪土生很快就拿起了银针,开始从头到脚的,顺着经脉和穴道,为病人扎上了粗细长短不同的银针。

    两架**都在拍摄,一架是专门拍摄病人反应的,另一架则主要拍摄洪土生和他身边的彭兰儿五女,偶尔也会兼顾正在观摩的张九真三位老人。

    此时堂屋内很安静,赵蕾和白雪感觉留在这里也没太大的意思,索性叫上病人的妻子和儿媳妇,出了院门后,开始用录音的方式分别采访起了二女。

    “请问张女士,你的丈夫何先生全瘫多少年了?是怎么全瘫的?”赵蕾问道。

    “嗯,我老公全瘫已经快八年了,主要就是晚上喝多了酒,然后在浴城里面跟几个小姐玩,估计还吃了药,然后中了马上风。

    后来虽然抢救过来了,但却瘫痪了,手脚都不能动,只是偶尔能说几个字。

    这些年国内外的名医都找过,但都没什么效果。现在随着老公年纪大了,情况反而更严重了。”

    张女士为了表现她对病人的好,也不怕被人笑话,就说出了以往在她们那个城市传得沸沸扬扬的“马上风事件”。

    “张女士真是巾帼英雄,这些年将企业做得更大不说,还将儿子培养成了接班人。

    希望何先生在洪土生医生的治疗下,能尽快的恢复正常,然后幡然醒悟,从此不再去沾花惹草,好好的回报你这些年的付出。”赵蕾很快就做出了很高的评价。

    “要是真的好了,沾花惹草无所谓。

    但是他跟那个狐狸精生的野种,现在已经十六岁了,狐狸精母子一心盼着我老公早点死,她们才好跟我们争家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