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0章 我很累-乡野大刁民-
乡野大刁民

第630章 我很累

    我只希望老公醒来之后,好好的想一想,那个狐狸精这些年对你有过什么照顾吗?

    你要是敢再跟那个狐狸精来往,还给你那个野种多少钱的话,就真的不是人了!

    只希望在你好了之后,能把所有家产都转到我和儿子名下……”

    其实张女士说这段话的时候,赵蕾已经默默的关了录音笔。避免以后在节目播放出的时候,出现各种问题。

    与此同时,白雪也对张女士的儿媳妇吴女士做了采访。

    吴女士重点说起她嫁入何家这五年来,对公公的各种照顾,如何孝敬婆婆,操持家务,抚养三岁多的孩子……

    但在这之后,吴女士就痛哭流涕的说起,她以往貌美如花,而且是名牌大学毕业生。

    自从怀上孩子后,老公经常不回家。

    生下一对龙凤胎孩子后,姿色消退很多,变成黄脸婆,老公更是在外面养了女人,她希望老公看了节目之后,能幡然醒悟,回到她身边……

    对于这些话,如果是赵蕾的话,肯定不会录制。

    但是白雪却认为这是很大的噱头,还继续鼓励吴女士说下去……

    两个小时过去了,洪土生轮番用起三种针法,耗费大量的元气,同时还辅助以艾灸和冰敷,这才为何先生进行了正面的治疗。

    又是两个小时过去了,洪土生又对背面进行了治疗。

    现在就差被短裤包裹得区域了,洪土生让彭兰儿五女离开,拉上帘子后,这才对这些区域又进行了一个小时的治疗。

    现在已经是下午两点过后了,洪土生将何先生扶起来,何先生已经可以用双手撑着可移动病榻半坐,手脚也能行动了,嘴巴说话的频率也越来越快了。

    他本以为已经好了,却被洪土生要求喝下了一口麻沸散,很快昏睡,再次倒下。

    而就在这之后,洪土生突然取出了一根寸许的金针,对准他的百会穴扎了进去。

    这个金针渡穴的动作,即便是张九真也很担忧,他活了七十多年很少用这个方式,因为稍有不慎,或是针术差了些,就会造成病人死亡或是由于痴呆……

    洪土生在扎了十几分钟后,就抽出了金针,而后清理起了从扎针口涌出的污血。

    为何先生重新穿上短裤,考虑到还在下着细雨,盖上凉被后,他随即取开了病榻的四角扣子,推动着病榻,出了诊疗室。

    而在这之前,彭兰儿五女已经招待赵蕾四女在厨房里吃了午饭,还接受了赵蕾和白雪的采访。

    当然了,赵蕾、白雪都问的是关于洪土生医术成就这些方面的问题。

    彭兰儿五女和张女士、何女士推动病榻朝着住院区而去时,洪土生招呼着张九真三人和两名摄像师进了厨房,吃起了午餐。

    刚吃过饭,白雪就来到了洪土生身边,希望能对他进行采访。

    “对不起,美女记者,我很累。等我休息好后,你再采访吧!”

    说实话,洪土生现在元气损耗太多,并不是可以靠和镇痛液来弥补的,必须睡觉才行。

    目送洪土生从洞门离开后,赵蕾和白雪马上采访起了张九真三人,一名摄像师将**对准了他们,另一名摄像师则去了住院区,准备将**对准病人拍摄。

    “虽然土生的针灸术是我教的,但我看得出来,他现在正在进行融合精炼,正在创造新的针法……

    另外,土生不是我的弟子,我们是医道方面平等交流的朋友。

    还有土生以后将是总校设置在剑南县的华夏中医药科技大学的校长,我和老胡不过是副校长,小许则是教导主任……”

    张九真的话让白雪很震惊,没想到这位中医药界的泰斗,竟然把洪土生拔得这么高。

    而此时赵蕾采访胡杏林和许名章后,也是感觉他们对洪土生医术极为推崇,忍不住问道:“这么说,在病人何先生醒来之后,他就能恢复正常咯?”

    “那是当然!”许名章很有自信的说起。

    胡杏林接着道:“恢复正常是肯定的。但我了解土生,他治病追求精益求精,不留任何遗憾。

    我估计还会给病人开几天的中药,甚至要求留在住院区,再观察两三天,才允许出院离开。”

    “那我们不是害得继续留在这里?”赵蕾皱眉道。

    “可以留下一名摄像师和一名记者,到时候会派直升飞机送你们离开的。”

    许名章说完后,赵蕾随即看着白雪道:“白雪,这样吧,你和胡哥留在这里。

    我们再去灵山村风景区和青坪镇录制节目,等病人何先生醒来后,我们看情况还来不来。

    你经常跟我保持联系就行。”

    “好的,老师!我会努力做好的。”

    白雪赶忙点头,心里却和感激赵蕾给她提供的这次机会。

    不久之后,梅朵朵和阳蜜蜜过来了,邀请众人都去住院区那边,说起那里的环境很好,让张九真三位老人也好好的休息。

    去了住院区后,张九真三人都去设置成病房的卧室休息了,而胡摄像师在之前也被安排休息。

    此时在何先生的病房外,也就是以往的客厅,现在的家属等候休息区,张女士和吴女士也都睡在了沙发上。

    “五位姐妹,你们不休息吗?”白雪看着彭兰儿五女问道。

    “不休息,我们都要等着病人醒来,顺便察看病人睡觉这段时间的情况。”

    虽然彭兰儿这么说了,但很快这里就只留下了她和阳蜜蜜,柳香云、梅朵朵和狄艾娜三女都从洞门返回了家。

    趁着这个机会,白雪又以采访录音的形式,询问了不少关于洪土生的问题。

    彭兰儿二女能回答的就回答,不能回答的就扯开话题。每隔十分钟,她们俩就会进去察看何先生的情况。

    一个小时后,柳香云三女重新返回,彭兰儿二女则离开了。

    等彭兰儿二女一走,白雪又问起了三女更多关于洪土生的事情,最终问到了洪土生的感情方面。

    “他是个感情非常丰富,情商很高的医生!”柳香云总结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