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4章 我们来了-乡野大刁民-
乡野大刁民

第644章 我们来了

    洪土生露出了微笑,看来百狼沟温泉疗养院就要开始动工了!

    飞机降落在村部,洪土生骑着自行车返回家里后,就跟等着他的众女吃起了早餐。

    “土生,你这样来来回回的太累了,不如让小溪以后周末就来村里治疗吧。”包赛兰建议道。

    “可她在治疗之后,就会回燕京那边的大学,怕耽误时间啊。”洪土生皱眉道。

    “但下次的话,我觉得还是可以让她来村里,姐妹们都可以认识下她。”胡玉仙说道。

    “嗯……下次再说吧。”

    洪土生说完,又问道:“那个白雪呢?”

    彭兰儿笑道:“走了。昨晚吃过晚饭就走了,说是要回电视台制作彩凤节目,加上来的时候走得匆忙,衣服什么的都没带。

    但是仙依已经看出来,她是来了月事,只能急匆匆的走了。”

    “走了就好。有她在,我感觉很麻烦。”洪土生松了口气。

    “土生,她到底是谁家的闺女啊?”楚天娇问道。

    “估计是秦甘省某位领导的。”洪土生回应道。

    “嗯。土生,你感觉白雪怎么样?”尹月问道。

    “说实话,我有你们已经足够了。”洪土生说道。

    “土生,我们相信你说的,毕竟女人多了也是很麻烦。

    毕竟你得对每个姐妹都要进行安慰,很耗费时间和精力。

    但是,有些女人你不得不接受,不然就是不给她所在的那个家族脸面。

    现在的你,也算是政治联姻的受害者,已经是身不由己了!”尹月笑着总结道。

    “唉!没办法啊!”

    洪土生叹息一声后,说道:“趁着冯家的病人还没来,我们去大通铺吧,我要挨个安慰你们!”

    “好啊,但是你休息好了吗?”贾芸问道。

    “那是自然!走吧!”

    洪土生说完,随即抱起了贾芸,除了月事来了,和不能跟洪土生做那个的之外,其她姐妹都跟在了身后……

    冯家的冯氏集团,为了向华夏道歉,这次派出了五十多名高管,和两百多名陪同人员,乘坐者冯家的私人飞机,首先到了燕京。

    一部分人受到了诸葛首相的亲自接见,暂时留在了燕京。

    另外两部分人马,分别乘坐包机前往了秦甘省和天府省。

    而负责送脑瘫的冯珍妮来治病,送冯约翰来井盐村郑重道歉的,则是孔袭人。

    当孔袭人刚从锦官市机场跟众高管分开,只带着十几名保镖和特护,上了高速公路,护送着冯约翰兄妹朝着剑南县而来的路上,就给洪土生打来了电话。

    可惜的是,洪土生的手机竟然关机。

    孔袭人有些无奈,直到车队下榻到了锦江大酒店,还去忆金兰总店吃了午餐后,这才又给洪土生打去了电话。

    而此时洪土生这才懒洋洋的接通了电话。

    “喂!是大姐啊!”洪土生笑道。

    “是啊。土生,我们来了。”孔袭人温柔的说起。

    她想到这几天应该来的月事还没来,就很担心是否怀上了洪土生的孩子。

    要是真的怀上了,要不要打掉?但是那么优秀的男人的孩子,要是打掉了,会不会遗憾终身?

    “在哪?我马上派飞机来接你们。”洪土生问道。

    “锦江大酒店。”孔袭人说道。

    “嗯……除了你、冯约翰、冯珍妮,还有照顾冯珍妮的两个普通人之外,我不允许别的人来我们井盐村。”洪土生冷冷说起。

    “好的,一定照办。”孔袭人马上说道。

    “那你们再等等,可以先去附近的苏绵公园游览下。”

    洪土生说完就挂了电话,之后出了后院卧室,洗漱淋浴后,换了套衣服,这才给童亮打去了电话。

    冯约翰来道歉,甚至发毒誓,都不能消除洪土生的顾虑,唯有让他忠诚,才能避免以后出问题。

    何况冯约翰作为冯家以后唯一的直系男性,迟早会继承冯家家业,还包括冯氏集团和天龙会,只有获得他的忠诚,才能更轻松的掌控冯氏集团和天龙会。

    但是要怎样才能让冯约翰吃到他的血液,确保忠诚呢?

    在孔袭人五人来之前,洪土生考虑了下,最终决定在晚餐里面加入血液。

    考虑了下,洪土生去了厨房,取出一支随身携带的银针,戳破手指,将几滴血液滴入了醋和酱油之中。

    洪土生也不知道这点血液够不够,但父亲在梦里也没说剂量。

    洪土生也不敢多滴,毕竟血液多了,醋和酱油就压不住那股血腥气味。

    出了厨房,去了后院后,就对正在跟众女一起除草、松土、摘老叶子的赵冰霜说起,今晚要多做几道凉拌菜,多放醋酱油。

    赵冰霜答应下来之后,洪土生就叫上彭兰儿五女,先后去了诊疗区和住院区,察看了一番。

    在空中的时候,孔袭人实在没想到剑南县比起很多大城市还要热闹,到处都在搞修建。

    而到了深山里的灵山村后,更是感觉这里丝毫不亚于剑南县城,依旧是热火朝天的场面。

    就在她以为这里就该是井盐村后,飞机飞过了龙蟒河后突然抬高,飞进了青坪大山之中。

    不到四点半,飞机终于降落在了诊疗区院外,孔袭人闻到了一股股浓烈的熬煮的中草药气味。

    洪土生领着彭兰儿五女前来迎接后,孔袭人和冯约翰,还有两名特护,护着坐着轮椅的脑瘫女孩,金发碧眼但还有些华裔容貌的冯珍妮下了飞机。

    “洪少,对不起,以往的事情是我做错了,我发誓以后再也不敢有任何针对你的动作了,如果我违反了誓言,我就被人马上暗杀死掉。”

    冯约翰此时像个被斗败了的公鸡,看到洪土生后就赶忙道歉起来。

    虽然洪土生身边的五女看着都是各具特色的美女,但冯约翰现在实在没有兴趣去欣赏。

    这段时间里,他被父亲冯彼得安排的人严密保护着,完全禁止出天龙庄园,就是担心他会被华夏的人秘密暗杀掉。

    而他也因为整天担惊受怕被杀掉,加上得知暗夜杀手组织基本上被瓦解,而且暗夜杀手组织的大部分人都成了华夏的人,更是害怕这些弃暗投明的杀手来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