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5章 扶我起来-乡野大刁民-
乡野大刁民

第645章 扶我起来

    “呵呵,冯少,没事的。既然你道歉了,以往的事情就算了。

    等我为你妹妹做个基本治疗,让她先站起来后,你就先回美国吧。”

    洪土生说完,就迎着五人进了诊疗室。

    抱起冯珍妮放在病榻上后,洪土生就让特护除去了冯珍妮的衣裙,只剩下了印有卡通图案的罩罩和短裤。

    不得不说的是,虽然冯珍妮是脑瘫加全瘫,但身材很有料,可惜的是全身各处除了眼睛有些神采之外,却是很僵硬,一动不动的。

    幸好冯家足够有钱,护理到位,她的手脚等才没有变形。

    洪土生检查了下,皱起了眉头,他发现现在的冯珍妮不光是神经系统有问题,还有严重的肌肉萎缩,体内各器官退化,也许大小脑也有退化。

    他随即将这些问题对孔袭人和冯约翰说起,孔袭人赶紧从挎包里将各种英文报告单取出,交给了洪土生细看。

    等洪土生看完,已经到了五点半,也该吃晚餐了。

    孔袭人毕竟是孔佳人的堂姐,另外洪土生还想看着冯约翰吃下带有血液的凉拌菜品,索性邀请五人都去了家里。

    洪土生还亲自推着冯珍妮进了饭厅,安放在了他和孔袭人之间。

    今晚的菜以凉拌菜为主,此外还有炖汤和蒸菜,这也是为了满足怀孕的任红秀所需。

    看着众女和孔袭人五人都吃得很开心,虽然冯约翰还偶尔的会去看一眼另一桌的楚天娇,但他却实实在在的吃了不少的凉拌菜,甚至还用凉拌菜的汤汁伴着饭吃。

    洪土生比较放心了,他认为冯约翰应该会有所改变,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起效果。

    晚饭之后,洪土生和柳香云、彭兰儿,还有孔袭人五人又去了诊疗室,洪土生在柳香云二女的辅助下,为冯珍妮喝乐儿两口镇痛液,之后就针灸起了全身……

    从不到六点半,一直忙碌到凌晨两点多。

    当洪土生为冯珍妮针灸过头部之后,冯珍妮突然扭动起了脖子,双手和双脚都开始动了,嘴里还发出咿咿呀呀的声音,最后冒出来几个英语单词:“扶我起来。”

    洪土生随即扶起了冯珍妮,冯珍妮随后又用华语说道:“我要走走。”

    “好啊!”

    洪土生随即抱起冯珍妮,放在了水泥地面上,冯珍妮朝着前面走了两步后,就歪倒了,但却是躺在了洪土生的怀中。

    “太好了!妹妹终于又能走路说话了!”

    冯约翰惊喜的说起,看着洪土生将冯珍妮抱着重新放在了病榻上。

    “冯珍妮,你好好休息,先喝点麻沸散,睡一觉吧。”

    洪土生说完,让彭兰儿给冯珍妮喂了一勺麻沸散,冯珍妮很快睡了过去。

    “洪少,我想回美国了,求你尽快治好我妹妹。多谢了!”

    此时冯约翰已经想着离开了,毕竟这里有楚天娇,他担心看到楚天娇后,到时候又控制不了情绪。

    “那我马上安排人送你离开。”

    洪土生给童亮打去了电话后,就和众女推着冯珍妮去了住院区的一号病房,让孔袭人三女都在里面的空病榻上休息之后,就和柳香云、彭兰儿回家了。

    洪土生正在跟柳香云和彭兰儿一起淋浴的时候,飞机开来接走了冯约翰。

    虽然睡得晚,但洪土生七点多的时候就已经起来。

    简单的吃了早餐之后,就去了诊疗区,为冯珍妮抓了通经活络的药,用煎药机熬煮起来。

    光吃药是不够的,洪土生又选取了一些强身健体、益气养生的药膳材料,返回家里,让赵冰霜熬煮起了药膳。

    冯约翰在上午起来之后,就给洪土生打去了电话,再次表达起了对他的感激,之后还表态以后一定加强跟洪土生的联系,多听他的话。

    至于楚天娇,他已经不再去想,以后也不会再想。因为他觉得楚天娇只有洪土生才能配得上。

    洪土生感觉应该是血液起到了一定的作用,微微一笑,祝冯约翰一路顺风。

    冯约翰在跟冯氏集团高管们,在酒店会议室内开了会后,就在十几名保镖的护送下,去了锦官市机场……

    上午十一点半,当洪土生领着玉珍和狄艾娜,端着装有多个袋装中药液和纸盒装药膳粥来了住院区,放在了冰箱内后,孔袭人三女就迎了上去。

    洪土生说了每天饭前给冯珍妮喝三次药液,饭后两个小时给她吃药膳后,孔袭人就拉着洪土生单独去了后院。

    “土生,我好像是怀孕了。”孔袭人小声道。

    “恭喜啊!”洪土生微笑道。

    “但是应该是你的。”孔袭人苦着脸说起。

    “那就打了吧。”洪土生说道。

    “不行!那是你的孩子,我一定要保护好他,让他安全的生下来。”孔袭人马上语气坚定的说起。

    “这样不好吧。你的老公会怀疑的。”洪土生说道。

    “我不管,即便是跟冯彼得离婚,我也要保住孩子!

    土生,要不我现在就给他打电话,说我怀上了别人的孩子,不回美国了。”孔袭人坚定的说道。

    “可我不可能要你!而且一旦得知你给他戴了绿帽子,他肯定会杀了你!你可要想好了!”洪土生叮嘱道。

    “呵呵,土生,你错了。我陪过不少的达官显贵睡觉,说起来是他的妻子,但其实只算是他用来拉拢人的工具。

    他才不会在乎,我跟谁睡过觉呢。”孔袭人说起后,又想到了以往跟她经常睡觉的冯约翰。

    “但是,你怀上的不是他冯家的血脉,他肯定不会允许你留下外人的孩子。”洪土生又说道。

    “呵呵……我有办法了。

    放心吧,我不会拖累你,肯定会把孩子生下来,也许以后还能继承冯家的产业。”孔袭人笑着道。

    “什么办法?”洪土生好奇的问道。

    “土生,本来我是不想对你说的,但是我感觉不能隐瞒你。

    我可以说这是我跟约翰的孩子,他肯定不会舍得让我打掉。”

    孔袭人想要依偎在洪土生身边,但洪土生却离她远远的。

    她有些伤感的同时,又认为洪土生做得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