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5章 烫手山芋-乡野大刁民-
乡野大刁民

第655章 烫手山芋

    想着吃了早饭就要睡觉,洪土生叫上冯珍妮去了卧室,又给她做了半小时的针灸加推拿。

    “土生哥,我的病是不是快完全好了?”冯珍妮问道。

    洪土生点头道:“嗯,之前以为需要半个月,但我每天两次为你治疗,加上这里环境很好,你的心情也很好,恢复得特别快。

    预计明天你就可以回家了。”

    “可是,我不想回去呀。

    在这里很单纯,又有这么多姐妹们陪伴我。我要是回了美国,估计就得去读书了。”冯珍妮皱眉道。

    “读书好啊。你这些年被病情耽误了,现在就得奋起直追,努力学习。

    好了,我要去吃饭了。”

    洪土生话说完就离开了,冯珍妮本想说点什么,也只能忍着,赶紧穿起了衣物。

    吃过早餐后,洪土生淋浴后,很快就在左侧主卧室睡了过去。

    当他被田馨叫醒时,已经过了下午三点,剩下的三名病人已经到了诊疗区。

    “土生,中午的时候,有个叫黄明的给你打来了电话,得知你在睡觉,就没跟我说什么,之后就挂了电话。”田馨说道。

    “哦!”

    洪土生估计黄明打电话来,是关于金家长生集团的事情,但他现在没空,到了诊疗区后,就开始为一名已经喝了麻沸散的偏瘫病人做起了治疗。

    一直忙碌到深夜11点多,洪土生为最后一名病人做完了治疗,开了药方后,阳蜜蜜去抓药,梅朵朵、玉珍送病人去了住院区,他则返回了家里。

    吃过晚饭,继续睡觉直到第二天八点多这才起来。

    刚打开门,洪土生就看到冯珍妮和吴宓宓都在门口等候,他随即招呼了一声。

    “土生哥,我姐已经走了,爸爸妈妈和她让我就在这里,一直到大学开学才离开。”吴宓宓笑着道。

    “嗯。既然在这里,那就跟着香云和蜜蜜学一些医术吧。”洪土生点了下头。

    “土生哥,我的袭人妈妈下午就要来接我离开了。”

    冯珍妮虽然不舍得,但已经治好了病,也不可能不走,毕竟她得回国学习。

    “既然这样,那我再为你做一次治疗,等你离开之前,做最后一次治疗。”

    洪土生说完,随即拉着冯珍妮进了卧室。

    冯珍妮跟以往一样,正准备除去所有衣服,洪土生赶忙道:“珍妮,不用了。

    不用再做针灸了,推拿下就行了。”

    “额,土生哥,我想让你再看看我现在的样子,虽然还很丑,但我相信,等你下次再见到我,我会变成漂亮的天鹅的!”

    冯珍妮说完,依旧坚持着除去了所有的衣物,洪土生索性取来了冰清液和褪毛膏,问冯珍妮做了一番简单的美容,之后又为她推拿了一番。

    一个多小时之后,洪土生这才吃了早餐,此时冯珍妮和吴宓宓,已经被彭兰儿等女带去了外面,欣赏起了火地山的风光。

    “土生,八名病人二十二亿,已经转入你的账户了。你是不是该给黄明打个电话过去?”田馨将手机递给洪土生的同时问道。

    “嗯,田馨你去外面散步吧。”

    “好的。”

    田馨笑着离开了,洪土生随即去了卧室,将11亿缴税,接着给黄明打去了电话。

    黄明随即问道:“土生,你对元首提议的事情,获得了绝大部分大家族的同意,毕竟这是关系到我们国家未来,和每一个有孩子家庭的大事。

    现在长生集团所有药品都在进行检查,主要负责人和生产负责人被抓了十几个,涉及到的官员更是抓了几百个。

    当然了,不可能有金家人,但金家的属下人等是无法避免的。。

    因为长生集团预防针的事情,金家昨天上午已经派人花费重金找死者和病人家属私了了,从昨天下午起,社会舆论和网络媒体报道上,基本上没有这些消息了。

    但是,因为这事,金家害怕再出事,牵连到他们本家,打算把长生集团这个烫手山芋,低价转让出去,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接手?”

    “多少钱啊?”洪土生问道。

    黄明随即道:“长生集团净资产约为一百亿,但以后还要面临巨额罚款等等,金家作价五十亿打算卖出,从此退出医药行业。

    不过现在正是风口浪尖,没人敢接手……元首的意思,是让你买下来。

    反正你现在学会了张老的针灸和胡老的医方之后,挣钱的速度越来越快,也不在乎钱,迟早捐给国家,就等于是变相的国有化了。”

    “可我现在只剩下11亿了。等过几天行不行?”洪土生皱眉问道。

    “土生,你可以借钱嘛!等过几天再还。”黄明出起了主意。

    “可我没有借钱的习惯。习惯了有多少钱办多少事情啊。”洪土生回应道。

    “那我把金家家主金远辉的电话给你,你跟他谈谈,看看可不可以先暂付11亿,之后再付39亿?”

    黄明也没管洪土生要不要号码,随即说了出来,之后就说起还有要紧事,就挂了电话。

    洪土生本来对长生集团是不感兴趣的,但想到是元首的要求,还是给金远辉打去了电话。

    看到是洪土生的电话,这两天正有些焦头烂额的金远辉,马上接通了电话。

    “哈哈哈哈,土生,我等你打电话来,已经很久了!”金远辉笑道。

    “金爷爷,听说那么要将长生集团转让出来?”洪土生问道。

    金远辉感慨的说道:“是啊!土生,我们金家家里没有一个对医药行业懂行的。

    下面长生集团的人乱搞,害得我们金家现在声誉严重受损,而且地位下降很多。

    害得家族不少官场成员因为这次事件无法晋升,估计还会损失上百亿,实在是很惨痛的教训。”

    “是啊。不懂行的人去搞医药行业,的确是不行,很容易出大事的。

    金爷爷,长生集团的股份,你打算卖多少钱?”洪土生问道。

    “五十亿。土生,长生集团净资产就超过了一百亿,最高时期市值千亿。

    昨天跌停,今天开盘继续跌停,但市值现在还有五百多亿,规模很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