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9章 真正背景-乡野大刁民-
乡野大刁民

第659章 真正背景

    实不相瞒,她们都是我家里的姐妹,我是想着一个人无聊,顺便带她们出来旅游的。”

    “唉!你的名声太大了,而且你还那么有本事,长得又年轻英俊,我第一眼看到你就动了心思。

    要是你没带她们出来,我完全可以陪你在里面好好的睡一晚。”

    金碧玉大胆的说起后,洪土生咧嘴一笑:“金姐,你别开玩笑了。金家可是国内三十大家族之一,你怎么可能看得上我?

    再说了,你应该交往过不少男朋友吧?也没必要跟我交往。”

    “额……”

    金碧玉听洪土生这么一说,就是嫌弃她已经跟几个男人睡过了,瞬间凉了大半截,随即瘪嘴道:

    “土生,据说你在燕京的时候,有不少的大家闺秀喜欢你,但都得等到明年三月十一日之后,才可以跟你联系,是不是啊?”

    “金姐,你说笑了,我都没去过燕京。”洪土生赶忙否认。

    “呵呵,那时候你不叫洪土生……”

    金碧玉说到这,洪土生打了个呵欠,说道:“金姐,我得休息了。你也去忙吧。”

    “嗯,土生,要不去隔壁套房坐坐?我可以陪着你聊天,安排人去送合同也是可以的。”金碧玉再次发出了邀请,还紧贴在了洪土生身上。

    洪土生赶忙脱离开,说道:“金姐,谢谢你的热情。但我不过是个小农民而已,受不起你的热情款待。

    好了,我去休息了。”

    洪土生说完,赶忙退回套房,并关上了门。

    金碧玉瘪了下嘴,心情有些不爽。

    她相信,如果刚才不是洪土生,而是别的男人的话,恐怕都会争先恐后的跟着她去套房,成为她的裙下之臣。

    但是洪土生,却是个例外……

    将合同递给了较远处的一名女保镖后,两名保镖随即离开。另外两名保镖则护着她去了隔壁套房。

    泡在浴缸后,金碧玉打通了父亲金远辉的电话,汇报起已经签了合同,争取让中原证监局明天九点前批准后,有些郁闷的说道:“爸爸,谁说洪土生很好色的?”

    金远辉随即道:“燕京各大家族的家主,谁不说他好色啊?

    即便是两位老元首,他们也说土生是年轻人,爱美之心比较强烈,家里的姐姐妹妹很多。

    但他对国家做出的贡献极大,也没危害社会,没结婚也不违法,所以不能对他有歧视性的对待。”

    金碧玉马上说道:“那他怎么看不上我?难道我的姿色差了吗?还是我年纪太大,他看不上?

    但是,像任红秀、田馨这些女人,年纪不是比我更大吗?”

    “他是怎么说的?”金远辉问道。

    “他说我交往过不少男人,明显是嫌弃我。

    但是,任红秀、马慧莲、贾芸、姚小燕、何春梅这些女人,不都是有过男朋友,甚至有过丈夫和孩子的吗?

    他怎么就不嫌弃呢?”金碧玉又不满的问道。

    “嗯……”

    金远辉想了下,说道:“碧玉,我认为应该是时间不对。

    那时候土生刚回去,有些饥不择食。

    但现在他的女人多了,肯定就要追求什么纯洁之类的了。

    算了,你也不要再去对他示爱了,注定徒劳无功。

    你的大侄女玉儿年轻漂亮,姿色不亚于你,你大哥从小管教不错,虽然去国外留学多年,但应该还是纯洁的。

    我让玉儿赶在明天九点之前到这里来,她跟土生见面之后,你就可以离开了。”

    金碧玉想到计划失败,不由得皱眉道:“额……爸爸,可我要是不在,土生能管束好长生集团那一群人吗?”

    “如果他连这点能力都没有的话,元首会授意他来接收长生集团这个烂摊子?

    好了,我要休息了,你也早点休息。”

    金远辉随即挂了电话,之后就给江海直辖市副市长,四十二岁的大儿子金兴国打去了电话,提出要让从新加坡高中毕业回来,刚满十八岁的金玉儿,去担任跟洪土生联姻的人选。

    “爸!我不同意!不是之前已经决定好了,让我妹妹去吗?”金兴国皱眉道。

    金远辉随即道:“土生现在已经看不上找有过男朋友的女人了,她没有这个资格,只有玉儿够这个资格。

    如果玉儿不愿意的话,我就只能安排你三叔的孙女月儿了。”

    “那就安排月儿去啊!她长得不错,从小就崇拜洪土生,可惜一直没机会认识洪土生。”金兴国随即道。

    “那你还想不想晋升了?”金远辉问道。

    金兴国回应道:“想啊。但是我晋升跟洪土生有什么关系?”

    “难道你没看出来,凡是跟土生有关系的,女儿、侄女什么的是土生家姐妹的,在官场上都顺风顺水吗?”金远辉说道。

    “呵呵,那就让月儿去吧。她是我侄女,要是真的因为洪土生,我们金家有了更大发展,我也能沾光。

    至于玉儿,我可是不希望她,跟洪土生这个有很多女人的男人混在一起。

    这样的话,我感觉丢人,而且玉儿也不会有幸福。

    我的女儿,怎么说也应该嫁给一个配得上她的,一心一意爱她的年轻男人!”

    金兴国这么表态了,金远辉也不好再说什么,索性直接挂了电话,给三弟金远行打去了电话……

    金兴国见父亲直接挂了电话,考虑了下,赶紧给岳父吉安华打去了电话,说了下刚才的情况。

    “什么?你竟然反对亲家的安排,不愿意安排玉儿跟土生见面?

    你啊!难怪你好几年了一直是副市长,实在没有觉悟!

    你可知道土生的真正背景?

    难道你愿意看到几年之后,你父亲这一脉没落下来,沦落为旁支,你三叔那一脉成为金家的主家,从此享受起与土生联姻带来的巨大好处?”吉安华痛心疾首的质问道。

    金兴国越发好奇的问道:“爸,洪土生一个西部偏远地区深山里的小农民,他有什么背景?

    不就是因为医术不错,当过101医院的保健医生,认识不少退休和没现任的大领导嘛!

    除此之外,他还有什么背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