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7章 现在后悔了-乡野大刁民-
乡野大刁民

第667章 现在后悔了

    “元首,金霍快不行了,他的家属想要我给他治病……”

    洪土生说完,东方胜有些激动:“土生,这是真的吗?”

    “是啊!”洪土生点头道。

    “那你开出二十亿美元的价格,但又要说华夏政府方面愿意资助金霍,祝愿他早日康复,与家人在华夏各地游览!”东方胜随即道。

    “行!”

    洪土生很快回复了孔袭人后,不到半个小时,又打来了电话,表示可以接受华夏方面资助。

    洪土生再次跟东方胜联系,东方胜很快安排就在英国的国航客机,取消客运航班,将金霍一家男女老少,全部运送到华夏的绵洋市机场。

    当然了,洪土生也不会再留在洛水市,而是要在井盐村为金霍治疗。

    通话结束后,洪土生喝了两口镇痛液,又为第五名脑瘫少年治疗起来。

    为第六名脑瘫少年治疗完毕,已经是星期一的八点左右。

    吃了早餐,只睡了一个多小时,洪土生就被金月儿扶着去了股东大会所在的会议室。

    洪土生懒洋洋的说起了现在长生集团改名为长生药业股份总公司,是隶属于金龙集团旗下。

    但现在长生药业,面临着至少一百多亿巨额罚款和赔偿,长生药业的产品声誉严重受损很难再销售出去,此外还面临着很多员工离职的困境。

    但他会努力,争取在年底改善长生药业的困境,希望股东们都要有信心,千万不要抛售股票,造成更多的散户抛售。

    不过洪土生并没有说出如何改善长生药业的困境,众多股东都是消息灵通人士,知道长生药业一旦开始缴纳罚款和赔偿,就将资不抵债,产品也卖不动。

    原本对洪土生还有点信心的,都没了信心。

    他们纷纷离席,打电话要求操盘手抛售长生药业的股份……

    讲话后不到五分钟,洪土生就又被金月儿搀扶着离开,很快就上了劳斯莱斯防弹车,很快离开了。

    没有资格参加会议的金玉儿,目睹着洪土生和金月儿、秦玉艳和曹婉婷离开的全过程,微微一笑道:“他果然是个心狠手辣的男人,但这样的手段,的确很管用。”

    在车上,洪土生枕在秦玉艳的肩头,懒洋洋的给康清华打去了电话下,询问对长生集团的处置情况。

    “土生,你怎么了?有气无力的?”康清华问道。

    “给六名脑瘫患者治病,实在累坏了!”洪土生回应道。

    “嗯,那你注意休息。”

    康清华接着道:“根据元首和首相指示,对长生集团合计处罚金额为110亿,处决董事长、总裁、负责生产的副总裁、华中制药基地负责人、第二制药厂厂长、生产劣质疟疾预防针剂的车间主任。

    处决涉及权钱交易的与劣质疟疾预防针剂相关的十几名地方卫生系统官员。

    另外地方数百名卫生系统官员判刑,还有长生集团几十名中高层管理判刑!

    销毁长生所有不合格药品,合格药品可以继续生产、销售和使用……

    但估计也不会有什么人,愿意继续销售和使用长生集团的药品了。”

    “嗯,谢谢康爷爷,这个消息发出去了吗?”洪土生问道。

    “准备联系你之后,就发出去。”康清华说道。

    “那就等到下午三点后发吧。”洪土生说道。

    “土生,这个消息一发出去,长生集团的股票至少会贬值九成,你能承受吗?”康清华问道。

    “我无所谓,但就是那些小股民太惨了!”洪土生叹息道。

    康清华叹息道:“唉!股市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市场经济,就是这么的残忍。”

    洪土生瘪嘴道:“嗯,我会在卫生部消息发出之后,发布我的倡议,希望小股民们不要抛售股票,我争取在年底挽回他们的损失。”

    “嗯,这事我管不了。土生,你好好休息。金霍一家已经上了飞机,希望一到井盐村,你就为金霍进行治疗。”康清华说完,就挂了电话。

    现在收入36亿,洪土生还是很快将其中的18亿缴了税。

    虽然有19亿,但洪土生还是感觉不够,毕竟对病人的赔偿款还是个未知数,而且会持续多年。

    在下午的三点多,洪土生和金月儿三女乘坐直升飞机返回井盐村时,他看到长生药业的股票又是一字无量跌停。

    写好了号召小股民们不抛售长生集团股票,表态努力在年底挽回他们的损失。

    希望他们从明天起不再看股票,等到年底再操作后的倡议书后,就发到了金碧玉的微信上,让她通知证券部发出。

    金玉儿看了洪土生的倡议书后,笑问道:“姑姑,你觉得洪土生的这些话,是真心的,还是故意的?”

    金碧玉回应道:“当然是真心的,但也不完全真心,也有故意在里面。

    真真假假、虚虚实实,这才是做大事的男人。

    但我相信洪土生的表态,长生药业的市值在年底肯定能恢复到出事前的水平。”

    “那我们金家,什么时候扫货呢?”金玉儿又问道。

    “土生收购长生五成五的股份,花了十亿,但马上还要花一百多亿。

    按照这么算的话,市值降到200亿左右,也就是再跌一多半,就可以扫货了。”金碧玉笑道。

    “姑姑,我们金家是不是把洪土生给坑了?但他那么聪明的人,怎么愿意被坑呢?”金玉儿又问道。

    金碧玉回应道:“自然是元首和首相的意思。

    也许是对土生的一种考验吧,加上那时候也没谁愿意接手长生,元首和首相也是为了保护我们金家,才让土生出面……”

    “姑姑,我感觉洪土生人品不错,要不是他出面背锅,我们金家真的会很惨。”金玉儿突然说道。

    “怎么了?现在后悔了?

    看到金月儿跟着土生离开了,你羡慕了?”金碧玉笑问道。

    “没有。他那么多女人,我很厌恶的!”金玉儿赶忙说起。

    “呵呵,说实话,我很喜欢土生,不然我才不愿意留在这里坐镇。

    不过接下来的日子,可就难熬了,长生集团自少会有一个多月的停产整顿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