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 难办啊!-乡野大刁民-
乡野大刁民

第68章 难办啊!

    只有三十多岁、戴着眼镜的金家明,很快就看过了这些书面材料。

    将书面材料传给其它三名调查人员后,他皱眉说道:“光有你们的简单资料是不够的,打官司肯定打不赢。

    要是能有你们获得赔偿款实际金额、带有隆旺建筑公司公章的实际票据,加上你们签名这样的证据,用来跟国家规定的赔偿标准加上保险公司赔偿金做对比,那就很有说服力了。”

    “额,金组长,隆旺建筑公司给我们的承诺书,我们签字、按了手印之后,就被收走了,根本就没有多余的。”霍淑芬皱眉说道。

    “这就难办了!”金家明摇头瘪嘴道。

    洪土生突然想起林秀娥的承诺书,赶紧掏出,打撑后递给了金家明,问道:“金组长,你看这个行不行?”

    金家明看过之后,依旧摇头道:“土生,你看这个承诺书,签名和按手印的地方都被撕了,但这还不是最关键的。

    最关键的是,这个随便那个地方都能打印出来的承诺书,上面没有任何手写的签名,也没有隆旺建筑公司的公章。

    你说这个也能作为证据?”

    洪土生看了下,点头道:“是啊!

    不过,金组长,根据这个情况,完全可以判定宋太旺父子是早就有预谋,做了这样周密的安排。

    我甚至怀疑,他们故意制造我村建筑民工意外死亡事故,获取保险赔偿金。”

    “是啊!金组长,自从宋太旺当村长后,这几年我们村死了五十多名建筑民工,真的很不正常啊。”李学民赶忙道。

    金家明抬了下眼镜,点头道:“嗯,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宋太旺父子就不光是涉及少赔偿身故款的事情了,他们已经涉嫌多起谋杀案和骗保案。

    另外,我对各位透露下,宋太旺父子的房地产公司,最近收取了三千多万的购房预付款。

    但他们预售的楼盘根本就没有动工修建,或者进展极其缓慢,很不正常……这还涉及到重大诈骗罪。”

    “啊?他们父子俩不是还有建筑公司和房地产公司在吗?”甘建忍不住问道。

    金家明笑道:“建筑公司和房地产公司所属的所有建筑物和购置的地皮,早就抵押给银行了。

    他们父子这一跑,银行只能拿这两个公司抵债,但估计都没法抵扣够,因为还涉及到他们弄虚作假,夸大两个公司实际价值的问题。

    不过这是顾组长他们那一组在调查,我也只是听说了下。”

    “金组长,那这么说,赔偿款的事情……”

    洪土生还没说完,金家明点了下头:“难!难办啊!”

    “呃……县里能不能帮忙解决部分?”洪土生又问道。

    金家明拍了拍洪土生的肩膀,说道:“土生,这事你得找郭书记。”

    金家明说完,又对李学民说道:“李支书,你们井盐村的问题很多,不用调查我也能从宋太旺这个村长身上发现……

    不过,郭书记已经打过招呼,既往不咎,但再有情况一定加倍处置。

    希望你们村两委能重新开始,努力把井盐村搞好,早日实现村民们的共同富裕!”

    “多谢!谢谢金组长理解支持!”

    李学民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了,他和甘建等人看了下洪土生,心中还是非常感激。

    “好了,我们也该走了。不然直升机停在大院里,你们的村民大会就不好开了。”

    金家明说完后,四十多岁的曹昆对李学民说道:“李支书,正如金组长所说,你们村问题极大。

    但现在有土生在这里坐镇,我相信你们应该不会再犯以往的错误。

    另外,我提醒一句,无论任何村组干部,平时跟我关系怎么样,要是再犯,那就从头算起!该坐牢的坐牢,该枪毙的枪毙,绝不姑息!”

    “明白!明白!”李学民赶忙点头。

    “好了,李支书,村组干部选好之后,记得及时上报党委,等村里的事情忙完,星期一全部来乡里接受专门培训。”

    吴正光说完又看向洪土生,说道:“土生,你不愿意做官,乡里也不能强迫。

    但我希望你担任井盐村村民总代表,有对井盐村所有村组干部进行监督、举报、制止他们再犯错误,甚至犯罪的全力,还有提出对他们提出意见和建议的权力,这个总可以吧?”

    “嗯,吴书记,我听你的!”洪土生咧嘴一笑。

    “那我们都走了,不打扰你们开大会了。”

    吴正光六人刚走出会议室,就看到了肖敏,吴正光赶紧揉了几下眼睛,小声问道:“你是肖敏吗?”

    “呵呵,吴书记,你说呢?”

    听到还是老婆的声音,吴正光欣喜的笑道:“老婆,你怎么变这么漂亮了?我怎么感觉比起我认识你的时候更漂亮呢?”

    “呵呵,自然是土生为我做了美容治疗。我们还是赶紧回去吧!”

    肖敏感觉现在无数的村民都在看着他们,赶紧说道。

    “土生,多谢了!”

    吴正光对着洪土生感激说起,他现在的心情极为激动,甚至有想将肖敏就地正法的念头。

    洪土生谦虚的说道:“吴书记,这只是举手之劳而已,主要是肖阿姨天生丽质、底子好,不然也难恢复得这么年轻漂亮。”

    “呵呵,土生,总之我很感激你,以后肯定会报答你的!”

    肖敏说完,挽住了吴正光的胳膊。现在这么一对比,就仿佛父女一般。

    两架直升机离开后不久,绝大部分在家的村民们都带着小板凳来了,现在都坐在属于各组开会的区域内。

    赖永清、黄芙蓉、伍为贵、王文武、黄强、张光明这六名村组干部,还有小学校长王道贵、村卫生站站长易开东都没来,包括他们的家里人也是如此。

    “李书记,赖永清他们都没来。”甘建在身边,小声道。

    “没来就没来吧,他们不来说明心里有鬼。另外,他们也不可能有继续做村组干部的资格。”

    李学民让甘建等已经内定的村组干部和洪土生坐在主席台后,由米龙主持起了村民大会。

    “各位村民,我们今天召开村民大会,就是选村组干部的。

    为了不耽误大家的宝贵时间,现在请村长候选人甘建同志发表竞选演说!”

    甘建说得很短,也就两分钟时间。

    说完之后,就有人站起来表示反对,而他恰恰是唐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