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别急-乡野大刁民-
乡野大刁民

第7章 别急

    相比起秦玉艳的大闺房,这个闺房只有不到十二平米,还是粗糙的水泥对面,也没天花板,显得非常简陋。

    但只要有彭兰儿在,她坐在被单上,洪土生就有入洞房的感觉。

    “兰儿,我来看看你的右腿,赶紧把裤子脱了。”

    洪土生从衣柜里取出大背包后,马上说起。

    “土生哥,我们啥时候洞房呀?我好想好想现在就把身子给你……”彭兰儿大胆的说起。

    洪土生咧嘴一笑:“嘿嘿,别急。

    我们刚才已经一起跪拜了妈妈,就算妈妈也认了你这个媳妇儿。

    我为你治好腿伤后,随时都可以洞房。还是我来帮你脱吧。”

    彭兰儿穿的是天蓝色的牛仔裤,系着亲自做的绣花腰带。

    洪土生解开腰带后,随即将她的裤子拉了下来。

    虽然彭兰儿穿的是很普通的白色碎花平角短裤,但显得很清新,还隐隐散发着一股纯洁女孩特有的幽香。

    洪土生盯着看了几眼,骆驼趾没有秦玉艳的肥美,估计是一线天,依旧显得很诱人,忍不住吞了几口口水。

    定了下心神,将视线移开,伸出双手握起了彭兰儿的右腿,按捏起来。

    彭兰儿常年走山路,加上做农活、家务,一天都没偷懒,她圆规般的双腿没有一点赘肉,显得非常紧致。

    当洪土生双手不断下移,到了膝盖附近后,捏到那里的骨头形态不太正常,随即说道:“兰儿,你忍着点,你这里骨头长歪了,我得重新为你纠正过来。”

    “嗯……”

    彭兰儿应了一声后,洪土生的双手马上开始使劲。

    刚开始还没觉得怎么样,但彭兰儿很快就感到骨头裂开一般的剧痛。

    “啊……好疼啊!土生哥太疼了!”

    彭兰儿咬着牙,迷人的杏眼瞬间流出了痛苦的泪水。

    “兰儿,你忍着点。

    要是给你喝麻沸散的话,虽然不疼,但会影响效果,要多耽误半个月才能治好。

    以往骨头没接好,我得重新为你接上。实在忍不住,你就狠狠的掐我,把痛苦都发泄出来。”

    洪土生话音刚落,手上的力气再次加大,彭兰儿疼得连连惨叫,双手索性掐起了洪土生的腰。

    彭兰儿的手劲比一般女孩子要大,洪土生忍着疼,为她重新接上骨头,接着用手指理顺,确保不会产生骨刺。

    “土生哥,我右腿现在动不了了。”

    彭兰儿虚弱的说出,此时的她浑身香汗淋漓。

    “没事。我马上为你敷药膏包扎。”

    洪土生随即取出墨绿色药膏**,为彭兰儿的膝盖和周围涂抹上续骨膏后,很快包扎好。

    紧接着洪土生的双手再次往下按捏,到了脚踝那里后,又发现接骨不正,还得断开重新接上,然后涂抹续骨膏,包扎好。

    彭兰儿的右腿已经没了知觉,现在也不知道疼痛了,她默默的看着洪土生做完后,担心的问道:“土生哥,我的右腿还能好吗?”

    “兰儿,放心吧。最迟三天,你的右腿就能恢复知觉。半个月后,就能下地行走。一个月后,就能完全恢复正常了。”

    彭兰儿皱眉道:“土生哥,咋这么久呢?”

    洪土生笑道:“俗话说伤筋动骨一百天,我治骨伤已经是最快的了!

    如果是初次接骨的话,最多半个月就能完全好。

    但这次是把长好的骨头关节重新分开纠正再接上,所以时间长了点……

    兰儿,这几年我不在家,实在委屈你了!”

    洪土生深情的看着彭兰儿,双手捧着她的俏脸,对准她那诱人的粉唇,轻轻的吻了上去。

    虽然从小到大被洪土生亲过很多次,但隔了四年多,身体完全成熟,跟以往的感受也完全不同了。

    彭兰儿感到一股强烈的电流从嘴唇触及全身,让她浑身麻酥酥的,俏脸顿时变得通红。

    发现洪土生的舌头已经在玉齿关外徘徊后,彭兰儿乖巧的轻启开玉齿关,将他的舌头迎了进来。

    伸出香舌,彭兰儿开始迎合起了洪土生的唇舌互动,也不断的噘着嘴,搅动着舌头,与洪土生深吻起来。

    洪土生吞了几口香津,不再满足只是亲吻,他很快就解开了彭兰儿的天蓝色小碎花蝙蝠衫,看到了将36d饱满包裹得严严实实的后开式黑色罩罩。

    伸手在彭兰儿的玉背后一搓,洪土生已经解开了她的罩罩,接着双手将罩罩往上移,随即紧紧的抓握住了36d。

    弹性十足,细嫩柔滑,简直是极品!

    双手揉捏一番,感觉软中带硬,夹捏着两颗粉色明珠,感受到36d饱满越发的挺拔。

    彭兰儿此时已经动情,她娇喘连连,心跳不断的加速,人也越来越慵懒无力。

    她感觉应该主动做点什么,随即将双手从洪土生精壮的胸膛,朝着全是腹肌但并不突兀的小腹移动,感觉好有男人味……

    “砰砰砰……砰砰砰……”

    随着连续的踢门声,外面传来了男人的吼叫声:“彭兰儿,快开门!再不开门我们就要撞开了啊!”

    “兰儿,外面有不少人来了,你赶紧穿好衣服,好好躺着休息。”

    洪土生离开正握着不断膨胀的火烫阳刚,不舍得松开的彭兰儿,关上闺房门,很快到了院门口。

    “谁啊?”洪土生冷冷问起,透过门缝看到外面来了一群人。

    “村治保队的!我是治保主任甘建,你是洪土生吗?”高大健壮的甘建高声问道。

    “是啊!”洪土生没有急着开门,但回应了一声。

    甘建马上说道:“最近县城里出现了多起抢劫杀人案,据说歹徒已经逃往西北部山区,很可能流窜到了我村地界。

    你先跟我们去一趟村部,确定你的真实身份后,你再回来!”

    “哦?咋这么凑巧?甘叔,四年多不见,你已经当上治保主任了,恭喜恭喜啊!”

    洪土生随即打开了门,甘建马上领着十几个挎着猎枪,戴着红袖标,全是甘家大院的青年治保队员,走进了院里。

    “甘叔,你看我是不是洪土生?”洪土生笑看着甘建问道。

    甘建上下打量了一番洪土生,确定是他后,随即问道:“你妈叫啥名字?我女儿叫啥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