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章 杀狼-乡野大刁民-
乡野大刁民

第77章 杀狼

    “不用了。你们不要随便走动,就在家里待着。

    有任何不对劲,都关好客厅防盗门,躲进正房里。”

    洪土生叮嘱后,很快换上衣裤,关上院门离开了。

    回到家还不到六点,赵冰霜正在教秦玉艳做早饭,洪土生跟二女招呼过后,随即进了客厅,发现彭兰儿正坐在沙发上看医书。

    “土生哥,你回来了!”

    彭兰儿也注意到了洪土生,马上微笑着喊道。

    “嗯。兰儿,今天是第八天了,让我来看看你的恢复情况!”

    洪土生随即轻轻抬起彭兰儿的右腿,撩开了她的齐膝青花连衣裙,看到她现在穿着的是布料较少的纯白绣花小短裤,露出大片白皙莹润的肌肤,显得格外诱人。

    “兰儿,现在的你越来越时尚了!”洪土生夸赞道。

    彭兰儿笑着回应道:“土生哥,都是清歌姐教我穿衣搭配的。”

    “嗯,我要为你捏骨检查了。有情况就告诉我!”

    从大腿根部,一路向下轻轻的捏,边捏边问感觉如何。

    “不疼!”彭兰儿一直这么笑着回复着。

    “很好!都矫正过来了!”

    洪土生对这次的康复情况很满意,随即为彭兰儿解开了右腿的绷带和纱布等。

    现在右腿还残留着药膏和一股淡淡的药香,洪土生又去卫浴间接了热水,为她清洗干净。

    再次仔细察看后,洪土生取来了一双棉拖鞋,为彭兰儿亲自穿上后,说道:“兰儿,你走几步试试!”

    “嗯……”

    彭兰儿随即在洪土生的搀扶下站起来,接着缓缓迈开了步子。

    从客厅走到主卧室,又从主卧室回到客厅,洪土生感觉应该没什么大问题,随即松开了手。

    “兰儿,现在你自己走走看看,就在客厅走,步子要小,不要走太久。”

    洪土生看着彭兰儿缓步走了几圈,没发现有瘸腿现象,随即笑道:“这一周内,慢步走或久站最多五百米,就必须坐下休息。

    一周之后,每次可以走两三公里,必须是在平地上,可以小步走。

    之后再过一周,可以平常走路,每次走四五公里,就能完全好了!”

    “嗯!土生哥,我现在都感觉我的右腿好了!”彭兰儿笑说道。

    洪土生摇头道:“不!那只是表象,还有很多微细的血管神经骨质等没有长好。

    越是这样,越得注意。下个月十五号,你就可以完全好了!”

    “好吧!我都听你的!”彭兰儿乖顺的说道。

    “走,我们去厨房看看!”

    洪土生说完,扶着彭兰儿去了厨房。

    得知彭兰儿可以下地走路了,二女都很开心。

    秦玉艳接着问道:“土生哥,我呢?完全好了吗?”

    “我还没检查呢。走吧,我先去给你检查下!”

    洪土生说完,拉上了秦玉艳回了客厅。

    撩起秦玉艳的明黄短裙后,看到她穿的鹅黄小短裤也比起以往布料少了很多,几乎就是比基尼的样式,堪堪遮住了芳草区和羞人之处,特别的勾人,忍不住吞了口口水。

    “玉艳,你穿这么少,不怕出事吗?”洪土生笑问道。

    秦玉艳毫不掩饰的说道:“在家里怕什么?我是你的女人,只要你喜欢,我不穿都行。

    要是出去的话,我会穿打底的裤子,防止走光的。”

    洪土生点了下头:“嗯,最近不要出去,就留在这里。我要给你检查了!”

    洪土生从两条大腿一路下捏,她的反应都很正常,也没摸到任何异常。

    洪土生欣慰的笑道:“玉艳,你恢复得很好,应该算是好了!

    但这几天也不要太累,就在家里多走动走动,可以适当的做做体操,活动关节什么的,但不要走坑坑洼洼的山路。”

    “好的!谢谢土生哥!”秦玉艳也很高兴。

    “对了,玉艳,要是你想回家,下午我送你回去。”洪土生笑道。

    “土生哥,有你的地方,就是我的家啊。”秦玉艳又表达了态度,看着洪土生满脸柔情。

    洪土生劝说道:“可你现在已经好了。叔叔、阿姨都很想你,你也该回去看看他们了。”

    “那你回家的时候,记得来接我!”秦玉艳赶忙道。

    “好啊!”洪土生笑着点了下头。

    很吃过早饭,洪土生说起要去山里打狼,三女连连叮嘱他注意安全后,他前胸挂着个书包,背上放有猪草刀和干粮、水壶的背篓,出了院门,朝着西边的九鼎山而去。

    春暖花开,山里的野生动物较多,野狼们白天很少来前山,都是在山后的山谷里活动。

    洪土生一路上找了很多拳头大小的石头,都放在了书包里,作为杀狼的必备武器。

    九点左右,洪土生来到了被村里人称为恶狼谷的山谷内。

    此时的恶狼谷,处处山花烂漫,土拨鼠、野兔、香獐、野羊、野驴、野鹿等野生动物不时可见。

    “嗷嗷嗷……”

    洪土生已经听到了狼嚎,瞬间兴奋起来,赶紧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而去。

    拐过一个弯,洪土生已经看到了六头青灰色的野狼,此时正在围捕一头香獐。

    不过香獐蹦跳的速度并不慢,很快就逃出了野狼的视线。

    野狼们有些失望,但很快就发现了洪土生,随即相互发出了嚎叫声,似乎在商量,要不要进行围捕。

    很快,六头野狼达成了一致意见,发出“呜呜呜”的低沉声音后,朝着洪土生飞奔而来。

    洪土生要的就是这个效果,当六头野狼距离他不到百米之后,他的双手马上朝着最前面的两头狼,激射出了两块石头。

    “嗷呜!”

    “嗷呜呜……”

    两头狼的头部被砸出了两个大洞,瞬间脑浆崩裂,倒在了地上。

    剩下的四头狼此时正处于高速奔跑中,还没收住四肢,洪土生又拿出了两块石头,又砸中了两头狼。

    现在只剩下两头狼了,距离他已经不足三十米,它们已经注意到了四名同伴倒地,此时正在痛苦的挣扎,它们犹豫了下,还是朝着洪土生冲了过来。

    洪土生也没多想,又是两块石头扔出去,剩下的两头狼也痛苦的倒在了地上,不断的哀嚎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