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谁敢?-乡野大刁民-
乡野大刁民

第8章 谁敢?

    “我妈叫洪友香,你女儿叫甘倩倩,今年20岁,只比我小一个多月。

    倩倩学习很好,以往经常找我辅导功课,我也在你家里为她辅导过。

    倩倩现在应该上大学了吧?”洪土生笑问道。

    “嗯,下半年就大三了。”

    甘建得意的点了下头,接着又道:“把**拿出来让我看看。”

    “**?”

    洪土生离开家时,才十五岁多,没领到**。

    他身上倒是有在三年多前,有人帮忙办的**,头像是他,但姓名、住址、生日等信息都对不上,绝不能让甘建看到。

    “咋地了?”甘建似乎发现了情况,紧紧的盯着洪土生。

    洪土生假装摸了下,皱眉道:“呃,咋回事呢?下飞机还在,咋现在不在了呢?”

    “不在了?”

    甘建皱起了眉头,想了下说道:“洪土生,你离家的时候,年纪不够十六岁,应该还没有**吧?”

    洪土生赶忙道:“有啊!我临走时去县公安局办了一个。”

    “那咋会刚回来就丢了呢?”甘建质疑的问道。

    “丢了就丢了,我明天去乡派出所补办一个,不就行了?

    甘主任,你别像审犯人一样审我,我又不是坏人!”洪土生很不满的说起。

    “好吧。明天我派几个治保队员跟你一起去。”

    甘建对洪土生的身份没有怀疑,但却怀疑他有重大问题,随即指着敞房里的三匹马,问道:“那三匹马是咋回事?

    我记得彭木匠家里没养马吧?”

    “那三匹马……”

    洪土生正考虑怎么解释,堂屋内突然传来了平头保镖的求救声,他随即皱起了眉头。

    “洪土生,怎么回事?谁被关在堂屋里了?”

    甘建一个眼色过去,两个治保队员就到了洪土生身边。

    正准备把洪土生的胳膊抓住,洪土生马上摆脱开,笑着说道:“别误会。里面是钱理发的两个保镖,还有媒婆……”

    “钱总!洪土生,你竟敢把钱总的人关在里面,你活腻了啊?”

    甘建指着洪土生,顿时严肃起来。

    “没关!他们刚才是睡着了,我怕他们受凉,所以把门关了,我这就去打开。”

    洪土生说完,准备分开治保队员,去找彭兰儿拿钥匙,但队员们都围得很紧,生怕他跑了。

    “你们这是干嘛?我真不是坏人!赶紧给我让开!”洪土生怒道。

    “洪土生,你以往突然走了,隔了四年多又突然回来,我们哪知道你是不是坏人?

    何况,你现在竟然关了三个人,还夺了他们的马,已经是犯了绑架抢劫罪,至少判刑十年以上!”

    甘建扣的这个帽子,实在是挺大的,换做是普通人早就吓尿。

    但洪土生却不吃这一套,他随即指着甘建怒道:“甘主任,可别对我泼脏水!你真要治我,小心把你自己害了!”

    “嗬!你威胁我?”

    甘建左手一撩上衣,右手突然从腰间取出一把手枪,指着洪土生冷冷说道:

    “你绑架了三个人,还夺了价值二十多万的财物,难道你敢说不是?

    兄弟们,把他给我绑了!明天送到乡派出所去!”

    “谁敢?”

    洪土生怒目圆睁,没惧怕小小的手枪,环顾四周的治保队员,很是威严的说起。

    治保队员们有些发怵,都知道洪土生小时候力气就很大,不少人还被他打得哭爹喊娘。

    他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不敢上前。

    “呵呵,洪土生,我知道你很能打。

    还没回我们村,就打了钱村长的亲弟弟,还打伤了我的结拜兄弟苟安全。

    不过,这里可不是钱沟村,这里是你老家井盐村。

    你们洪家一大群人,还有彭木匠和彭兰儿都在这里,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

    你要是敢反抗,他们就是共犯,都会被我们治保队抓起来,所以你……”

    甘建的话还没说完,洪土生的手突然就抓住了他持枪的右手,只是一扭,他感到右手已经脱臼,瞬间发出了杀猪般的惨叫。

    洪土生将手枪拿好后,随即一拉甘建,将他抱在身前,用手枪指着他的脑门。

    “现在枪在我这里了!

    我不懂怎么用枪,甘主任,我要是不小心走了火,可别怪我啊!”

    看洪土生的表情,现在仿佛想要吃人一般,甘建感觉很可怕,赶忙道:“土生别冲动,有事我们好商量。

    我女儿倩倩这几年来,可一直都念叨着你的好啊!”

    “刚才怎么不说?现在怕我杀了你,就提起了倩倩?

    倩倩跟我是兄妹情深,但你这个瞎了眼,跟狗结拜的贱人,跟我却没什么交情。

    你信不信,我要是杀了你,屁事都不会有!”

    洪土生如此狂傲的说话,让甘建从心底感到害怕的同时,还瞬间生出了想法。

    “洪土生从小脑子好使,自学了多年的医术,力气又大。

    在外面混了四年多,现在身手很好。

    莫非是有了啥大靠山,不然连手枪都不怕,敢这么硬气的对老子说话……”

    “怎么了?甘主任,你再不说话,这枪可就要说话了!”洪土生冷冷的提醒道。

    “兄弟们,都散开,先去外面等着!我有事想跟土生单独聊聊。”

    甘建这么一说,治保队员们也不想惹麻烦,很快退出了院子,还将院门关上。

    “说吧,聊啥?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做!”洪土生催促道。

    “土生,先把我放了,手枪还我!”甘建露出一个勉强的微笑。

    “手枪只有军人和警察才能用,你用是违法的。”

    洪土生双手用力捏握了下,手枪枪身和枪管已经变形,这才给了甘建。

    “你!唉,算了!”

    甘建叹息一声,还是将手枪重新放回腰间,这才问道:“土生,这几年你去干什么了?

    倩倩每次打电话回来,都会先问你回来没有。”

    “呵呵,甘主任,你别用倩倩跟我套近乎。

    兰儿才是我要娶的老婆,倩倩跟我只是纯粹的兄妹。”

    听了洪土生这话后,甘建突然有些遗憾,但现在打听洪土生这几年做了什么才是最重要的,他又问了起来。

    “我做什么事情不需要对你说。

    我回来后没有警察来抓我,说明我没有违法,就这样!”洪土生很是生冷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