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章 修路-乡野大刁民-
乡野大刁民

第88章 修路

    “好啊!”

    洪土生随即将贾芸抱起,让她趴在浴缸边,将丰臀抬高对着他后,他随即对准入口缓缓的抵了进去。

    感受到无比的软嫩湿滑,还被紧紧的夹握着,比起少女的双手捏握还要舒服,稍稍体验后,他缓缓的耸动起来。

    “啊!喔!额!好舒服!”

    主动和被动是有区别的,贾芸感觉现在才像是正在跟男人在做,而之前只是热身。

    “真的啊?要不要我再快一点?再进来一点?”洪土生笑问道。

    “不用了。土生你每次都抵到我最深处了,可不要再用力了,我怕被你玩坏了,以后就没得玩了。”

    贾芸想到洪土生那吓人的凶器,也是有些担忧。

    “好吧,我会注意的。”

    洪土生说完,还是加快了速度,而且越发的深入,能让四分之三的东西都进入里面,让不断吟唱的贾芸感觉到比起上次还要充实。

    洪土生毕竟还没多少经验,他也不想换姿势,又经过了十几分钟后,他终于再次的喷发,让贾芸发出了更为舒畅的叫声。

    此时的他也趴在了贾芸的背上,双手不断的抓握揉捏着峰峦,身体还在缓缓的耸动着,直到喷发完毕为止。

    贾芸大叫之后,喘起了粗气,此时浑身都泛出红晕,看起来极为诱人。

    但洪土生此时却用双手为她揉捏挤压了一番小腹和双腿内侧,还巧妙的按了几个后腰穴位,防止贾芸怀孕。

    虽然贾芸说她安了避孕环,但洪土生不太相信她说的话。

    毕竟凭着孙家的条件,应该是不担心生下来养不起的,所以也没必要避孕。

    他担心贾芸要是怀上了他的孩子,会带来一连串很严重的后果,所以他必须为她用推拿手法避孕,做到防患于未然。

    “土生,你刚才给我按揉的好舒服啊!”

    贾芸又转过身,跟洪土生面对面的坐在了浴缸里,面色慵懒的说起。

    “我再给你全身做做推拿,就得回去了。”洪土生笑着又从贾芸的头部按揉起来。

    “额,土生,能不能抱着我睡一觉呀?”贾芸期盼的问道。

    “不行。万一姚小燕醒来,发现我不在,那就失信于她了。”洪土生赶忙道。

    贾芸感觉不能强迫洪土生,随即指着他的额头,笑道:“你啊!还是那么守信用。好吧,你去吧。”

    洪土生感觉有些话必须现在说清楚,否则以后会很麻烦,随即道:“贾芸,今晚的事情,谁也不要说。另外,我不可能承认你是我的女人。

    要是承认的话,会给你带来很多麻烦,甚至有生命危险。

    何况你毕竟还是孙明义的老婆,即便孙明义和他爸死了,我也不会承认。

    你要是想改嫁什么的,我也不会阻止。”

    贾芸明白洪土生的意思,笑道:“土生,我能以残花败柳之身跟你做了两次,还要了你的童子身,已经很满足了。

    放心吧,我永远不会对任何人说是你女人,只在你一个人跟前,我才说是你的女人。

    我不会改嫁,也不会找别的男人,情愿以后被人说成是寡妇。

    只希望你能做我和小儿子的靠山,多多照顾我。

    要是我实在很想你了,希望你能适当的满足我的需要就可以了。”

    洪土生笑道:“贾芸,要是有你看得上的男人,你就嫁了吧。

    实在不愿意找别的男人,我也不强迫你。

    你放心,只要你还没有别的男人,我就会照顾你们母子,不让你们受欺负的。”

    “土生,谢谢你!你永远是我的高中好同学,好同桌,你看行吗?”贾芸笑问道。

    “行啊!亲爱的贾芸同学,我走了!晚安!”

    洪土生又亲了一口贾芸,随即出了浴缸,用浴巾擦干水后,他拿着衣服,很快离开了。

    贾芸现在很慵懒,她继续泡在浴缸里,回味着刚才。

    虽然只是一种姿势,但贾芸依旧感觉比起以往跟孙明义多种姿势舒服充实很多。

    “从明天起,我得健身了,必须恢复到高中时候的完美身材!

    必须讨土生的欢心,不能让他看着厌恶,以后就不跟我做了……”

    贾芸想到这,也赶紧出了浴缸。

    天刚蒙蒙亮,姚小燕已经醒了过来。

    她没开主灯,很快坐起后,就看到洪土生依旧和衣而睡,现在似乎睡得正香。

    姚小燕感觉时不可失,很快下到地板上,到了洪土生身边,正准备去脱洪土生的裤子,洪土生已经醒了过来。

    “哦!天亮了!姚小燕,你咋不穿衣服呢?”洪土生上下打量着姚小燕问道。

    “土生,我……我想亲亲你!”

    姚小燕没想到洪土生这么敏感,现在有些骑虎难下。

    “以后吧。我出去打几个电话!”

    洪土生很快就从姚小燕身边离开,出了卧室门后,首先拨通了卿常贵的手机。

    “卿叔叔,早上好!”洪土生笑着招呼道。

    “土生,我汉坤房产中介公司的主管,今天会带着林秀娥去房产局过户商铺。

    估计明天就可以为赵冰霜办商铺过户手续,你明天记得叫赵冰霜本人带上**来县城一趟。

    另外,你们村的建筑工人们技能不错,而且吃苦耐劳、不惹是生非,汉坤建筑公司方面的主管,对他们都很满意。”

    听了卿常贵的主动介绍后,洪土生笑道:“谢谢卿叔叔关照。那我明天带赵冰霜来县城。

    对了,卿叔叔,我们井盐村想扩建村道,还有一条从村里到青坪乡能通汽车的砂石路,不知道需要多少资金?”

    “全部修成砂石路吗?村道估计有多长,从村里到青坪乡的路有多长?”卿常贵问道。

    “对!都先修成砂石路。

    我们村住的地方是个小盆地,南北两端较窄,宽度最少是三、四千米。中间较宽,最多是九千多米。

    南北长度最短是七八千米,最长是一万三千多米。

    小盆地的总面积大概有五十多公里,有二十多个大院和一个村部,我希望能让每个相邻的大院都能通可以开汽车的砂石路。

    另外从出村的青坪大山脚下的四岔路口,经过龙蟒河铁索桥,到钱沟村地界,要翻过三座山,大概有四十多公里。

    从钱沟村地界快到钱沟村村部,都是河堤小路,还有十来公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