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修个大山庄-乡野大刁民-
乡野大刁民

第9章 修个大山庄

    甘建无奈的说道:“好吧。不过,现在堂屋里那三个人我得带去村部,马也得牵走,明天好送他们出村。”

    洪土生马上拒绝:“明天我要让他们带我去找钱理发。

    钱理发用卑鄙的手段敲诈勒索彭叔,用来逼迫兰儿嫁给他,实在可恨。

    这些事我会亲自处理好,不需要你治保主任出马!”

    甘建也很强硬的说道:“不行!你把人和马关在这里,就是绑架和抢劫,我不能看着你违法。

    作为村治保主任,如果不知道这事,那就是失职,知道了就更得管了!”

    洪土生认为甘建说得有道理,加上一直把人关在堂屋里的确有些麻烦,他想了下说道:“那就把他们和马带去村部吧。

    但你不能放了他们,我明天还得让他们带我去找钱理发呢!”

    “我用啥理由关着他们?我不能知法犯法啊!”甘建说道。

    “你刚才不是说怀疑有抢劫杀人犯进了我们村嘛!就用这个名义!”洪土生笑道。

    “好吧,你赶紧把门打开,我好带他们去村部。”甘建催促道。

    “甘主任,我提醒你。要是你敢放了他们,我来村部找不到他们的话,别怪我不客气。”洪土生冷冷说道。

    “放心!放心!”甘建赶忙保证。

    “好吧。”

    洪土生重新为甘建手臂复位,很快进了闺房,对彭兰儿简单说了下情况,拿着钥匙打开了堂屋。

    看到两个壮汉保镖都已经醒来了,其中一个壮汉嘴里已经没了塞的布条,洪土生伸出手掌连续砍在两人的后颈上,再次将他们打晕。

    不久之后,甘建已经指挥治保队员将三人放在三匹马上,先带走了。

    “甘主任,别忘了我说的话。”洪土生叮嘱道。

    “不会忘,放心吧。”甘建赶忙表态。

    “不送了!”

    洪土生将院门关上后,又回到了彭兰儿的身边。

    “土生哥,我还是担心他们把钱理发的人带走后,私下放了。

    即便不放他们,但万一有人给钱理发通风报信咋办呢?

    我们村可是有几十个人,在钱理发的矿业公司挖矿呢。”彭兰儿皱眉说道。

    “哦?这事挺难办,只能看情况说话了。”

    洪土生皱起了眉头,接着道:“那个钱沟村的治保主任苟安全,很认真的说过不再跟我作对的,结果一回头就喊甘建来抓我了!

    这村里的套路,不比城里少啊!”

    听了洪土生的感慨后,彭兰儿“噗呲”一笑,说道:“土生哥,要是这里待不惯的话,你带我和爸爸去城里吧。”

    洪土生赶忙摇头:“不行!一旦去了城里,她们会很快找到我,我就没办法跟你过安静日子了。”

    “他们?他们是谁?土生哥,你得罪谁了?”彭兰儿关心的问道。

    “没得罪谁。就是城里那几个女孩子,为了跟我在一起,整天明争暗斗的,让我烦得很。

    不过还好,她们只知道我这几年用的化名和假身份。

    我回来时也没坐飞机火车,轮换着坐了好多趟出租车和公共汽车回来,加上这里是深山,她们应该找不到我的!”

    看到洪土生露出得意的微笑,彭兰儿也很开心,但突然有些内急,羞涩的说道:“土生哥,我想嘘嘘。”

    “嘘嘘?”洪土生一愣。

    彭兰儿顿时羞红了脸:“嘘嘘就是撒尿啊。土生哥,我现在右腿不能动,只能靠你帮我了。”

    洪土生看着彭兰儿的右腿,随即说道:“我抱你去。”

    “嗯……”

    洪土生随即以背对他的方式,抱起彭兰儿,朝着后院的茅厕走去。

    茅厕处在两个猪圈之间,又窄又臭,过惯城市生活的洪土生很不习惯,到了柚子树下后,将双手逐渐移到了彭兰儿的腰间。

    彭兰儿赶紧松开腰带,自己将裤子往下扒,露出了白花花的小腹和葫芦底美臀。

    “土生哥,我好看吗?”彭兰儿脸蛋通红的问道。

    洪土生赞叹道:“是最好看的一线天!两边也没什么杂毛,上边还有漂亮的倒三角,实在既粉嫩好看又很健康!”

    “嗯,土生哥,我想撒尿了!”

    彭兰儿说完,就想撒出来,但也许是紧张和兴奋,一直就出不来。

    洪土生随即用双手抬着美臀,也下蹲后,口中发出“嘘嘘”的声音,彭兰儿平缓了下心情后,一道水流瞬间从一线天上方激射而出。

    听着“潺潺”的流水声,看着彭兰儿那娇羞的表情,洪土生很陶醉。

    有这样深爱他,死心塌地等他的彭兰儿,已经足够了!

    她们只要找不到,两三年内应该会死心……

    “土生哥,我嘘嘘完了。”

    彭兰儿已经将裤子拉了起来,发现洪土生在想事情,赶忙提醒道。

    “哦!好吧。”

    洪土生为彭兰儿绑好腰带后,随即站起,将她面对着抱好,一路跟她亲吻着,回了闺房。

    正在亲热之中,彭福海在外面喊起,洪土生赶忙将门打开,看到他双手提了两大包卤菜和凉菜。

    “彭叔,干嘛这么破费呢?我们三个人也吃不完这么多啊。”洪土生笑着说道。

    彭福海笑道:“土生,你刚回来,还挣了那么多钱,算是衣锦还乡,给彭叔我长脸了。

    我请了三位本家叔叔来吃饭,好把你跟兰儿的婚事定下来。

    另外,即便我们去县城里买房子买商铺,这老家的房子也得重建,不然住着也不舒服。”

    洪土生认为彭福海想得周到,赶忙道:“彭叔,我以后就住这里了,不会去城里住的。”

    彭福海笑道:“好啊!那这里以后就是你的家了!

    土生,我考虑把这个家修大些,打算把外面的自留地围进来。

    去伍为贵组长家买这些菜的时候,我就请了他,打算商量圈地的事情,估计一会儿就要来了。”

    洪土生一拍大腿,笑道:“好啊!

    彭叔,要是能把这后面的龙蟒山围起来,修个大山庄,那就更好了!”

    “围龙蟒山?修个大山庄?土生,这得花多少钱啊?”彭福海皱眉问道。

    “彭叔,钱不用担心。关键是能不能围起来?伍组长做得了主不?”洪土生问道。

    彭福海笑道:“他肯定不能,但宋太旺村长能啊!”

    “哦!宋太旺不是在县城搞建筑公司吗?咋回来当村长了?”洪土生好奇的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