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章 幕后老大-乡野大刁民-
乡野大刁民

第95章 幕后老大

    “嗯,乔家四兄弟用的手机呢?”韩开平又问道。

    “我没发现。估计他们藏起来了,或者被开车的人带走了!”洪土生回应道。

    韩开平皱眉道:“难办了。不好查啊!”

    洪土生随即道:“韩局长,你们可以分析一下嘛。

    在剑南县有能力搞到**,很容易了解到我的行踪,还具有极强的反侦察能力,还能让乔四一伙来去轻松,对剑南县城情况很熟悉。

    这样的人,在剑南县应该不算多吧?”

    韩开平听了后,瞬间想到了一个人,想到周围的人都不算是他的嫡系,索性沉默不语。

    “土生,我非常怀疑是局长的儿子赵航程!”龙军没那么多顾虑,马上笑着说起。

    “赵航程?!我跟他好像没什么仇吧?”洪土生皱眉说道。

    “你认为没什么仇,但他应该不是这么想的。”

    龙军接着分析道:“首先,他一直在追求林书记的女儿林清歌,是局里甚至县里很多人都知道的。

    你的出现,让他丢了丑,而且林清歌也离职了,他没机会再近水楼台先得月了。

    更重要的是,因为祁队长是赵局长的心腹,导致赵局长牵扯到宋太旺父子潜逃的案件,很可能被免职,甚至深入调查后出现更严重的情况。

    宋太旺父子潜逃,说起来也是跟你有很大关系。如果没有你,宋太旺父子就不会潜逃。

    赵航程肯定非常恨你,想要除掉你!

    他自己开了个保安公司,这几年在剑南县还垄断了河沙开采,在社会上极有势力。

    除了他之外,我实在想不出还有谁有这个能力让乔四一伙来去自如!”

    洪土生想了下,又问道:“赵航程会打枪吗?”

    “会啊!经常去山上打猎!枪法很好,我是见识过的!”肖慈兴赶忙说起。

    洪土生恍然大悟道:“难怪啊!难怪!在苏绵公园和苏绵公园周边,我总共被暗杀了四次。

    第一次是一个人。

    第二次我听乔四四兄弟谈话,已经确定是乔大、乔二和乔三。

    第三次是乔四四兄弟,幸好我的苦肉计起了效果,不然这三枪就白挨了。

    而第四次就是刚才在我去察看乔二的时候,感觉跟第一次被暗杀情况很相似。

    如果是赵航程的话,那么这一切就不难理解了!”

    洪土生说完,看到韩开平已经在给郭为民打电话汇报情况了。

    郭为民听了几句后,马上做出指示:“既然赵航程很可能是乔四一伙隐藏在幕后的老大,那就先抓起来审问再说!”

    韩开平马上皱眉道:“可是书记,赵航程毕竟是局长的儿子,而我只是代局长。局长虽然还在接受调查,但职务还在。

    要是我下命令的话,有些不合时宜啊。”

    “那就执行我的命令!马上抓捕赵航程!出了事我担着!”

    郭为民发出命令后,韩开平马上立正敬礼:“是!请书记放心!”

    话音落下后,在场的肖慈兴等人都打开了警用对讲机,命令属下警察们在他们的带领下马上出发去抓捕赵航程,都很快离开了。

    韩开平也命令下属通知各乡镇派出所在各个路口设卡,防止赵航程逃走。

    看到洪土生自己站了起来,韩开平赶忙将他搀扶着朝着公园大门口而去。

    “韩局长,我除掉了乔四四兄弟,不想让人知道。但我想要奖金用来修井盐村的路,应该没问题吧?”洪土生忍着痛笑问道。

    韩开平马上说道:“没问题!

    土生,这次能除掉乔四一伙,基本上是你的功劳,可惜你不想让人知道。

    局里只要领到公安部的奖金,就马上以捐款的形式,全部捐给井盐村作为修路的专项资金,你看怎么样?”

    “太好了!谢谢韩局长!预祝韩局长能顺利升为局长!”洪土生咧嘴一笑。

    “呵呵,多谢吉言!

    土生,看起来你的身体的确没什么大碍。

    你不去医院,打算现在去哪?”韩开平笑问道。

    洪土生回应道:“我想回贾芸家里,希望韩局长能派人开她的车送我回去。

    另外,希望韩局长能尽快帮忙找到贾芸的儿子还有保姆。

    如果确定赵航程是乔四一伙的幕后老大,那么抓到他,就能找到保姆和孩子。”

    “好!你尽管放心!我送你回去!”

    韩开平扶着洪土生上车后,在两辆警车的护送下,亲自开着车送他进了贾芸家。

    洪土生没让韩开平继续扶他,送走韩开平,忍痛将大门关上后,很快进了主楼客厅。

    正要上二楼,穿着睡衣的赵冰霜已经走了下来,很快到了他身边。

    看到洪土生脸色不还太,而且衣裤烂了几个洞,还有少量血迹,赵冰霜马上关心的小声问道:“土生,你受伤了?”

    洪土生小声回应道:“没事,一点小伤。乔四四兄弟都被我杀了,但还不知道孩子和保姆的下落。对了,贾芸她们呢?”

    “她们应该都睡着了吧。土生,你现在要不要喝水?”赵冰霜问道。

    洪土生点头道:“嗯,那就给我倒一大杯水,加一小撮的盐。”

    “那你先在沙发上坐着休息一下。”

    不久之后,洪土生喝下了一大杯生理盐水,又说道:“冰霜,我想去简单的擦洗下,能不能扶我去卫浴间?”

    “好啊!我们小声说话,不要吵醒了芸姐她们。”

    赵冰霜随即搀扶着洪土生上了二楼,进了单独的卫浴间内。

    赵冰霜找了个椅子,让洪土生坐下后,温柔的说道:“土生,你现在行动不便,就让我为你擦洗,好吗?”

    “嗯,那就麻烦你了。但涂了药膏的地方不要沾水。”洪土生笑道。

    “嗯!土生,我可是你的保姆,说什么麻烦?难道你还不清楚我的心意?”

    赵冰霜马上不高兴的说起,但双手没有闲着,很快就除去了洪土生的上衣。

    “土生,你的左胸,伤得重吗?”

    赵冰霜皱着秀眉,双手抚摸着左胸附近的精壮肌肉,心跳瞬间加速,呼吸变粗,秀脸也突然红了。

    “呵呵,放心!我是故意受伤的,所以有分寸。另外我也用随身带着的伤药治过了,两三天就能好上大半。”

    :兄弟姐妹们,已经可以为本书投鲜花了,老洪跪求鲜花,感谢大家的订阅、打赏和鲜花。请相信老洪,本书会越来越精彩,越来越有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