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章 你坐好-乡野大刁民-
乡野大刁民

第96章 你坐好

    看到洪土生一直在笑,赵冰霜估计不会很严重,随即取来了毛巾,泡上热水扭干后,首先为他洗了脸和手,之后就为他的上身擦洗起来。

    “土生,你能站起来一下吗?”

    赵冰霜很快就为洪土生擦洗了两遍上身,准备为洪土生擦洗下身了。

    “冰霜,下面还是我自己来吧。”

    洪土生想着跟赵冰霜最多就是搂搂抱抱,也没太过亲密的接触,感觉让她擦洗似乎不太合适。

    “不行!你现在伤成这样,我不放心。

    我扶你起来,你自己把皮带和裤子都脱完了!”

    赵冰霜带着些命令的口吻说起,洪土生反而很吃这一套,也没说什么,很快就脱了下来,褪到了脚踝边。

    赵冰霜瞬间震惊了,她没想到洪土生的宝贝就像是婴儿的手臂一般,忍不住就生出了些生理和心理上的反应,还连连咽了几口口水。

    不过赵冰霜还是很矜持的,她又看到了在左侧小腹的枪伤,随即皱眉道:“土生,你受伤的那里,不会影响你以后要孩子吧?”

    洪土生笑道:“呵呵,放心!

    当时子弹射入的时候,我浑身肌肉是紧绷的防御状态,加上我在翻转的过程中,已经卸掉了子弹的大部分冲击力,所以伤得不深。”

    “好吧。那我继续给你擦洗吧!”

    赵冰霜将小腹和双腿,还有屁股,都为洪土生擦洗一遍。

    热水清洗毛巾之后,赵冰霜下蹲后,双手就带着毛巾朝着洪土生双腿之间的宝贝而去。

    “这里我来吧。”

    洪土生注意到赵冰霜竟然没穿罩罩,那两团傲挺的峰峦仿佛两只大白兔一般,正在不断的摇摆跃动着,惹得他连连吞着口水,赶忙说道。

    “这有什么呀!我来!你坐好!”

    赵冰霜很快用毛巾热敷上了宝贝,随后来回的轻轻握着擦洗,很快就感受到宝贝开始发生了膨胀。

    “冰霜,你擦洗好了吗?”

    洪土生此时有些受不了了,他又注意到赵冰霜穿的竟然是布条般的小短裤,浓淡相宜的芳草隐隐显现出来,引得他的反应越来越强烈。

    “别急啊!土生,听说你还是童子身?是要留给兰儿妹妹吗?”赵冰霜此时有些动情的问道。

    “呃”

    洪土生感受到赵冰霜突然取下了毛巾,此时的双手正在不断的捏握着宝贝,感觉到极为舒坦,随即说道:“冰霜,你要是想,我可以给你。

    但是,你不可以对任何人说!”

    “真的啊!?”赵冰霜喜出望外,她实在没想到洪土生说得这么直接,说明洪土生对她是有感情的。

    “真的!”洪土生马上点头。

    “可是,你现在有伤啊!”

    赵冰霜很期盼,但看到洪土生有三处枪伤后,又怜惜的说起。

    “这个无所谓,我想满足你的愿望,同时也想让你尽快成为真正的我的女人!”

    洪土生此时也是被撩拨得性起,不然也不会这么说。

    “不会影响你的伤势吗?”赵冰霜问道。

    “不会!”洪土生说道。

    “那我再给你擦洗一遍吧”

    赵冰霜没有直接答应下来,她准备看情况再说。

    再次为洪土生擦洗下身后,赵冰霜发现宝贝变得更加的雄壮,她忍不住问道:“土生,我该怎么做呀?”

    “你坐到我身上来。”洪土生笑道。

    “可是你的右腿有伤”赵冰霜很想,但也很犹豫。

    “没事!来吧!”洪土生鼓励道。

    “那我把裤子脱了。”赵冰霜赶忙道。

    “不用!稍稍拉开就可以了!”

    洪土生说完,随即将赵冰霜面对着他抱到了身上。

    一手抱着赵冰霜,一手扶着宝贝,缓缓将她放下来后,宝贝对准了布条拉开,还很粉嫩的豁口。

    随着赵冰霜的身体下沉,宝贝已经缓慢的进入了豁口。

    现在的豁口早已经湿漉漉的,而且极为温润,但刚进入了一小段,就遇到了阻碍。

    “啊!疼!好疼!土生,我不想要了!”

    赵冰霜感受的疼,一种是空虚之处被撑开火辣辣的疼痛,还有一种是身体被穿破的刺痛。

    “忍着点,很快就好了!”

    洪土生安慰的说起后,马上吻住了赵冰霜动情的红唇。

    感受赵冰霜正在努力的抬起臀,想要脱离开,他随即一狠心,猛地一挺,戳破一层薄薄的隔膜。

    赵冰霜瞬间感到身体破裂,发出了“啊”的一声惨叫,眼泪也不争气的流出。

    不过幸好洪土生已经封堵住了她的嘴,不然这声音肯定会惊动贾芸四女。

    洪土生随即不再继续动作,停下后,脱离开赵冰霜的红唇,关心的问道:“冰霜,是不是很疼啊?”

    “呜呜呜,太疼了!土生,你太狠心了!”

    赵冰霜抽泣着说起,还挥舞起了粉拳,轻轻的捶打在洪土生的后背上。

    “不把你变成真正的女人,你就享受不了以后的幸福。”洪土生笑道。

    “可是,好疼啊。”赵冰霜继续流着泪说起。

    洪土生用唇舌舔吸了泪水后,说道:“那今晚就这样吧。我们以后再来,怎么样?”

    “嗯。”

    赵冰霜看样子是比较敏感,怕疼的女人,洪土生也不想强求。

    虽然一小半被紧紧包裹的感觉,比起任何女孩子的双手捏握要舒服很多,但洪土生还是缓缓的将赵冰霜抱起,脱离开他后,放在了一旁。

    “土生,太疼了,我清洗下就去休息了。”

    赵冰霜看着已经红肿,还在流淌着少许鲜血的豁口,嘟着小嘴说起。

    洪土生马上道:“我帮你啊!冰霜,要想不疼的话,我有止血粉,可以止血消炎镇痛,你要不要弄点进去?”

    “真的吗?”赵冰霜此时瞪大了眼,笑问道。

    “当然是真的!不然我受了伤,怎么没喊疼呢?”

    洪土生接着道:“就在我外衣的内包里有个小**,里面装的是白色粉末,你取出来。”

    “好啊!”

    赵冰霜很快下蹲找到止血粉后,洪土生揭开盖子,倒在了还带着血迹的宝贝头部,笑着对她说道:“冰霜,赶紧坐上来!”

    “啊!?还坐啊?”赵冰霜害怕的说起。

    “不坐怎么能好?只有这样才是最好的给药方式啊!”洪土生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