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章 骗人-乡野大刁民-
乡野大刁民

第97章 骗人

    赵冰霜想了下,感觉的确是这个道理,随即点头道:“好吧。”

    跨坐在洪土生大腿上后,赵冰霜扶着宝贝对准红肿的豁口,缓缓的往下沉。

    “啊!好舒服!感觉好清爽啊!”

    赵冰霜没想到止血粉真的很有效果,所到之处一片清凉,再也感受不到疼痛了!

    “舒服吧?我再给你的小嘴巴涂上一点。”

    洪土生又倒了点止血粉,涂抹在了豁口周边后,红肿几乎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退着。

    “太好了!太舒服了!土生,我还想要!”

    赵冰霜感觉现在就怎么跟洪土生结合,已经不过瘾了,她需要更加深入的爱!

    “止血粉不多了,再说已经足够了。”洪土生赶忙道。

    “不是!我想要你再继续进去!我现在好想好想!”

    赵冰霜话音刚落下,洪土生马上搂住了她的纤腰,将她继续下沉,很快就直抵花芯。

    “啊!太美了!太美了!土生,能再动一动吗?”赵冰霜很是兴奋的说起。

    “已经到底了。再动你会受不了的!”洪土生赶忙道。

    赵冰霜看到还有三分之一没进,只能感叹身体太浅,期盼的问道:“那能不能换个其它姿势?”

    “好啊!你趴在椅子上,屁股翘高一点”

    洪土生将赵冰霜抱起放下后,他也起身站起。

    赵冰霜马上按照洪土生所说,趴在了椅子上,将蜜桃臀翘得老高,姿态极为诱惑。

    将宝贝对准豁口,缓缓进入,刚耸动几下,就发出了身体碰撞后的迷人“啪啪”声,赵冰霜很快发出了越来越大声的“额额喔喔”的叫喊声。

    “冰霜小声一点,不要惊动了别人!”洪土生赶忙提醒。

    “好的。”赵冰霜点头后,声音果然变但很快又控制不住情绪,再次“嗯嗯啊啊”的大喊起来。

    洪土生不想再提醒她,随即将头伸到了她的嘴边,很快吻住了她,紧接着将舌头启开了她的玉齿关,随即在她的檀口中搅动起来。

    赵冰霜的声音变得含混起来,她感觉口越来越干,很快就像洪土生一样,吞咽起了两人混合后的口水,感觉非常的香甜。

    这样的姿势的确很好,因为有蜜桃臀遮挡,等于延长了深度,让洪土生能进入四分之三。

    而且在赵冰霜极为动情后,她的身体又有所延长,能让宝贝几乎完全被包裹夹弄住。

    “舒服啊!”

    洪土生感觉很美妙,随即加快了节奏,此时赵冰霜突然脱离开了洪土生的深吻,发出了最为大声的叫喊声。

    “土生,我受不了了!我要喷水了!”

    赵冰霜话音落下,随即喷发出了一大股的透明汁液,不断的击打在宝贝尖端,同时还在不断的收缩着。

    洪土生感觉越来越紧,同时感到极为震撼,仿佛触电一般,他再也忍受不住,随即喷射而出。

    这个力度,比起赵冰霜的喷发要强很多倍,而且持续了两三分钟。

    在这几分钟里,洪土生又不断的耸动一番,让赵冰霜享受到了双重的快乐。

    终于,两人都停止了动作,洪土生的双手随即在赵冰霜的腹部和小腹按揉了一番,之后又在后腰按了几下,其实是使用了避孕推拿手法。

    “土生,你的按揉好舒服啊!”

    赵冰霜回过头,看到洪土生的脸就在旁边,随即又亲吻上了他的嘴唇。

    “呵呵,冰霜,我们该休息了。明天还得去房产局呢。”洪土生叮嘱道。

    “好吧。土生,你出来吧。”

    赵冰霜虽然舍不得,但还是跟洪土生脱离开。

    两人用毛巾为彼此擦洗了下之后,赵冰霜亲了一口洪土生后,穿上睡衣离开了。

    洪土生围上浴巾后,抱着衣裤也出了门,此时发现穿着睡衣的秦玉艳竟然就在门外,不由得吓了一跳。

    “土生哥,你刚才跟冰霜姐在里面干什么呀?”

    秦玉艳很快依偎在洪土生身边,含情脉脉的问道。

    “没没干什么。”洪土生赶忙道。

    “骗人!我都听到了!冰霜姐叫得可凄惨了!”秦玉艳嘟着小嘴说起。

    洪土生马上装作恍然大悟一般,发出“哦”的一声,接着道:“我回来的时候,她下楼来迎接我,在楼梯脚崴伤了。

    我就带着她到这里来,给她治伤了!”

    “是吗?”

    秦玉艳对洪土生的话,有些怀疑,她指着洪土生涂着药膏的地方问道:“这是什么?”

    “一点小伤,很快就好的。”洪土生回应道。

    “芸姐的儿子还没找到吗?”秦玉艳又问道。

    “没有。估计明天一早会有消息的。”洪土生说道。

    “土生哥,我今晚一个人睡,有些睡不着。你能不能陪我?”秦玉艳双手在洪土生胸膛上抚摸起来。

    洪土生爽快的说起:“陪你可以。但我发过毒誓,在你二十岁之前不可以跟你做男女之事,要确保你的贞洁。”

    “太好了!只要你陪我睡觉,我就很满意了。我们走吧!”

    秦玉艳随即拉起了洪土生,洪土生随即“哎呦”一声,说道:“玉艳,我的右腿也受了伤。你扶着我吧。”

    “嗯!”

    秦玉艳随即搀扶着洪土生,洪土生也搂着她的腰,同时居高临下的看着她,发现竟然穿着罩罩和平角短裤。

    以往不是已经穿布条小短裤了,怎么突然就变保守了?

    洪土生稍稍观察并感受了下,随即明白秦玉艳是来了月事。

    “难怪她睡不着啊!还好,这样的话,她就不会东想西想了!”

    跟着秦玉艳进了她的卧室后,洪土生躺在被单上,将浴巾扯下后,就那么光明正大的睡了过去。

    “啊!太大了!”

    秦玉艳没想到洪土生现在这么随意,她赶紧将主灯关上,为他盖上凉被后,也钻进了被窝。

    不久之后,秦玉艳发现洪土生已经完全熟睡,她却因为跟洪土生睡在一起,加上来了月事,更加的睡不着了。

    最初的时候,秦玉艳是穿着睡衣,依偎在洪土生身边的。

    但很快她就感觉洪土生火气很好,让被窝越来越热,随即脱掉了睡衣,娇躯紧贴着洪土生,感觉特别的舒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