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章 大哥的大哥-乡野大刁民-
乡野大刁民

第98章 大哥的大哥

    但是没过多久,秦玉艳又不满足了,她的双手从洪土生的脸部抚摸到胸膛,又从胸膛抚摸到腹部和小腹,最终到了她认为很大的那里。

    随着她的抚摸,之后无意识的捏握,原本瘫软的那里,逐渐发烫发硬,变得更加的雄壮。

    “好吓人啊!

    幸好土生哥现在还是童子身,要是哪个女孩子跟他做了的话,肯定会被戳死的!”

    秦玉艳想到这,忍不住打了个颤,赶紧将那里放下,又去方便了一次。

    回来之后,她考虑了下,又将另一套凉被打开,没敢再跟洪土生睡一个被窝了!

    上午八点过,洪土生醒来后发现秦玉艳早已不在了,他赶紧穿衣起来,在洗漱和下楼时,给秦奋进、卿常贵和林秀娥先后打去了电话。

    昨天林秀娥总共花了将近九十万,买下的距离仁泽电梯公寓不远的,滨河路三个总面积有九十多平米的店面,已经完成了过户。

    原本林秀娥是打算出租的,但按照洪土生之前的建议,已经请汉坤装修公司搞起了装修。

    其中的一间将建成食品冷藏冷冻库,另外两间则将进行具有山野特色的简单装修,作为井盐村土特产专卖店。

    洪土生在这里又给林秀娥和彭福海提了些建议后,就领着赵冰霜和秦玉艳再次坐上卿常贵派来的车,在一辆警车的护送下,朝着房产局而去。

    赵冰霜还在办房产过户手续,直升飞机已经到了,洪土生独自上了飞机后,朝着黄芙蓉的家而去。

    在半空中,洪土生给黄芙蓉打电话说了很长时间,在发誓满足黄芙蓉提出的要求之后,黄芙蓉答应取出那两千万。

    洪土生没想到宋太旺竟然让黄芙蓉把两千万现金藏在猪圈下面,还让她养了一头猪,就是用来掩人耳目的。

    洪土生来的时候,黄芙蓉已经挖出了用塑料布包裹了很多层的四个大皮箱,和他一起把钱放进了直升飞机里。

    “土生,别忘了早点回来。记住你的誓言。”黄芙蓉提醒道。

    “放心吧!”

    在飞往汉坤建设集团的途中,洪土生接到了韩开平打来的电话。

    “土生,实在很遗憾,暂时没抓到赵航程,估计走漏了风声,让他提前逃了。

    但根据在他几个住处搜查到的一些东西,已经可以判定他窝藏乔四四兄弟,另外还犯了多项其它罪行,现在通缉令已经发出去了!”

    洪土生早就估计到了这个情况,马上问道:“韩局长,贾芸的儿子和保姆呢?找到了吗?”

    韩开平皱了下眉头:“呃土生,请转告贾芸,我们暂时没有查找到她儿子和保姆的下落。

    让她不要伤心,毕竟她还年轻,以后还可以嫁人再生。”

    听韩开平说的话,估计凶多吉少,洪土生随即道:“韩局长,你就说实话吧。”

    “唉!”

    韩开平叹息一声后,说道:“那个年轻的保姆应该是被乔四四兄弟轮流强暴了多次,之后被掐死掩埋在了城东新区的一处空地上。

    贾芸的儿子,刚满一岁,没了保姆照顾,一旦哭闹就会引起别人注意。

    凭着乔四四兄弟绑架撕票的一贯残忍手段,肯定很难活命。”

    “卧槽!”

    洪土生忍不住骂了一句,感觉实在对不住贾芸。

    本来赵航程和乔四四兄弟是针对他的,但知道了贾芸跟他的关系后,这才想到了绑架贾芸儿子引出他来的主意。

    说起来还是因为受他牵连,才导致贾芸失去了她的儿子。

    “什么?”

    韩开平一愣,洪土生赶忙道:“韩局长我没说你。我是骂赵航程和乔四四兄弟。”

    韩开平点头道:“对于这些人面兽心的家伙,你的确该骂!

    另外,我们也调查到在宋太旺父子刚逃亡之时,就跟乔四四兄弟联系过,估计是出了佣金杀你。

    根据推测,当时赵航程应该是对你进行了一次暗杀,后来了解到乔四四兄弟也想杀你,就引来了他们,又有了后来几次对你的暗杀。”

    “嗯,估计就是这样。现在查到宋晓伟下落了吗?”洪土生又问道。

    韩开平摇头道:“没有。他联系乔四用的手机号码,早已经打不通了。”

    洪土生听了,又皱起了眉头:“他和赵航程还在逃,对于跟我关系不错的人,始终是极大的威胁。

    韩局长,你看这事咋办啊?”

    韩开平想了下,说道:“土生,我考虑过这事。

    赵航程和宋晓伟已经逃出剑南县了,短时间肯定不敢回来,而且不怎么敢轻易联系杀手对付你们。

    只要在剑南县境内来一次打黑除恶专项行动,就能震慑住那些蠢蠢欲动的,想要对付你们的那些社会大哥。

    这样的话,短时间内应该不会有谁威胁到你们的安全。”

    “难道不能把他们都抓起来吗?”洪土生问道。

    “他们之中一大部分人,现在都混成了企业家,有些甚至完全洗白,成了省市县的代表和委员。

    做事只需要动动嘴,他们手下的手下的朋友、亲戚等带的小混混,就会去为他们卖命,根本就不可能牵连到他们。

    所以,你的想法是不可能的!”

    韩开平说到这,想了下说道:“土生,我知道卿常贵董事长跟你关系很好。

    你请他对外发句话,通知一下那些社会大哥,比起我们警察打电话警告管用。”

    洪土生瞬间恍然大悟:“呃,韩局长,你的意思是说,卿叔叔是剑南县社会大哥上面的大哥?”

    “我可没这么说。土生,你给卿常贵好好说说吧。我也要向郭书记汇报情况,看看要不要来一次打黑除恶专项行动了!”

    “好吧。”

    洪土生想了下,给卿常贵打去了电话,说出贾芸的保姆和儿子出事,担心别的跟他关系好的人也出事,还叮嘱卿常贵要注意安全。

    卿常贵听了,骄傲的笑道:“哈哈哈,土生,你太小看叔叔了。

    叔叔在这剑南县,甚至在德洋市,都不可能有谁敢对我下手。

    土生,贾芸这事我之前不知道。现在既然知道了,我肯定会帮你度过难关,确保不再出现贾芸这一类的事情。